无障碍说明

苏群:真理被砍11刀后与抑郁症斗争 是篮球拯救了他

18年前,未满23岁、只打了100多场NBA比赛的皮尔斯被扎11刀,大难不死,后来成为NBA运动寿命最长的明星之一。这其中的曲折经历,现在由皮尔斯亲口说出,这是第一次。

本文节选自ESPN的长篇深度报道《向NBA的心理健康问题坚决斗争》(The courageous fight to fix the NBA's mental health problem),作者是ESPN著名的女记者杰基-迈克穆伦(Jackie MacMullan)。这篇文章深度剖析了NBA球员遭遇焦虑和抑郁的现状,勇敢地向公众坦白自己有过抑郁经历的是勒福与德罗赞,但遭受折磨的球员可能在三分之一以上。

勒福、皮尔斯、博什等球星都出来接受了采访,全部文章ESPN将分五次刊登,这是第一期中皮尔斯那部分。

2000年9月25日,在波士顿的巴兹夜总会,保罗-皮尔斯被身扎多刀。有一处刀伤深达7吋(接近18厘米),距离心脏不过数吋。由于肺部萎陷,皮尔斯接受了紧急手术,后来他说,那件厚厚的皮夹克救了他的命。

作为凯尔特人队的招牌明星,他惊人地及时康复,在接下来的赛季打满了82场。大家都惊讶于他的身体恢复速度如此之快,但皮尔斯却在默默地同事件带来的心理创伤作斗争,这一过程持续数年,才算痊愈。

皮尔斯第一次谈起抑郁症,说发作起来让你全身无力,心神沮丧,他不得不请求警方,为他在麻省林肯市的家提供24小时全方位保护。

“我被扎了11刀,”皮尔斯跟ESPN记者说,“我感觉自己像困在一个盒子里,走投无路。

“我同抑郁症斗争了整整一年,只有篮球拯救了我。”

出院后很久,皮尔斯依旧紧张不安、心神难宁、焦虑万分,甚至难以入睡。球队催促他去寻求心理治疗,但他谢绝了。“我心想,‘我自己可以挺过去,’”皮尔斯回忆说,“自己的事,自己负责。”

然而,好几个星期过去,皮尔斯仍不敢自由出入公共场合,事件带来的创伤让他自信全无。被刺几个月后,有一次他在波士顿的莫尔顿牛排吃饭,餐厅经理拿着一台内部电话找他,说有个朋友一定要跟他通话。他拿过电话,那头有个恶狠狠的声音冷笑着说:“我会杀了你。”这件事,又让他深受焦虑之痛。

“这样,我变得更加妄想多疑,”皮尔斯说,“我哪儿都不想去,警察在我们家门口守了几个月,生活陷入一团乱麻。

“我认为,这是我这么快回到球场的原因。我坐在家里,胡思乱想那件事,一点用都没有。我不错过每一次训练,几个小时坐在场边,那样让我有安全感。我巴望着训练永远不要结束,否则我又得回到那个让我担惊受怕的世界里去。”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皮尔斯在2000-01赛季平均得25.3分和6.4个篮板。对凯尔特人队来说,那个赛季混乱不堪,只胜了36场,主教练皮蒂诺中途辞职。皮尔斯不在乎,篮球是他的避风港湾。

“我无法接近人群,”他说,“如果来到人多的地方,我内心就开始颤抖。我花了好几年时间,才逐渐克服。如果我在走路,有人撞我一下,哪怕擦一下,我都会吓个半死。”

在2000年那个赛季的揭幕战之前,凯尔特人队做了一次推广活动。他们让球员站在球馆入口处,球迷鱼贯而过闸机时,他们跟球迷打招呼。皮尔斯也同意参加,可是活动快开始时,他的心率激增,手心出汗,开始喘不上气——他的恐慌症发作了。

“我跟球队讲,‘我不行,’”皮尔斯说,“(第二年)我以为自己好多了,但只持续两分钟,那种恐慌的感觉又来了。我当时才明白,自己有问题了。”

皮尔说,他现在想起来,后悔当时没有听凯尔特人队的建议,去找心理专家。他决定自己解决创伤后的紧张,反而加重了抑郁,远离朋友、家人和队友。

“我本该早一点打开心门,”皮尔斯坦陈,“这种病在吞噬我的生命。最后我开始跟家人交流,终于有了作用。

“我意识到,‘早一点就好了。’我跟每一个人都说,有需要,去求助。我深受抑郁之苦——太苦了。我再也不想经历那种感受。”

以上内容来自微信公众号:苏群

免责声明:腾讯体育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herrylw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