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杨毅侃球:安灯泡非火箭三巨头 续约神将坐等勇士变天?

我们都知道他会留下来的。

他果然还是留下来了。

休斯敦火箭队日前和球队主力中锋克林特·卡佩拉达成了一份5年8000万美元保障,外加1000万美元浮动,最高金额可达9000万美元的合约。对这支上赛季刚刚创造队史最佳战绩的联盟劲旅而言,这笔续约正式标志着,火箭队这一个波诡云谲的夏天就要画上句点了。

一个不出所料的结果,一个合情合理的价码,并不代表着这是一次风平浪静的签约。

在经过漫长角力之后,双方注定将携手走一段更漫长的路。

卡佩拉有价无市?

卡佩拉在过去一赛季的表现有目共睹,他是联盟最快进步奖评选排名第二的球员,常规赛场均13.9分10.8篮板1.9封盖的贡献,已经让这名四年级生跻身联盟一线中锋的行列。

而季后赛前两轮系列赛,先后对阵全明星中锋卡尔-安东尼·唐斯、最佳防守球员鲁迪·戈贝尔,卡佩拉把这两位劲敌安排得明明白白,更是一举拥有了讨要高薪的资本。

7月1日自由球员市场开启后,卡佩拉团队很快放出了风声:他们想签下的是一份类似于雷霆中锋亚当斯、爵士中锋戈贝尔那样的合同。

简单翻译一下:亚当斯和戈贝尔,在2016年就分别和球队完成了提前续约,分别和母队签下了4年1亿美元、4年1.02亿美元的合同。卡佩拉想要的就是一份类似4年1亿美元的新合同,以他上个赛季和这两名中锋的表现对比来看,这样的要价也在情理之中。

但对卡佩拉和他的经纪团队而言,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他们并没有太多讨价还价的主动权。

卡佩拉在今夏属于限制性自由球员,只要有任何球队给他开出高额报价,火箭要想留人就再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只能选择匹配,否则就只有放这位主力中锋离队一条路——可问题是,期待中的大合同始终没有到来。

中锋球员在2018年的自由市场上迎来了前所未见的寒冬,随着小球风潮盛行,中锋在NBA赛场上俨然成为了恐龙一般的生物,他们是曾经的统治者,如今却已经失去了话语权。以考辛斯签下一年迷你中产533万美元为代表,布鲁克·洛佩斯(一年338万美元)、努尔基奇(4年4800万美元)、诺埃尔(2年375万美元)等人都没有拿到舆论预期中的合约,小乔丹虽然从独行侠拿到2410万的年薪,可合约长度也只有一年。

和前两年工资帽大涨,球队挥舞着支票簿胡乱签人的状况不同。卡佩拉不仅赶上了中锋的冰川时代,甚至签约大环境也不甚理想,自由市场开放没几天,所有30支球队中还拥有2000万美元薪金空间的队伍就只剩国王一支,可这并不是一支对吃饼型中锋求贤若渴的球队。

随着国王队和“反悔党”的两名新成员别利察(3年2050万美元)、费雷尔(2年615万美元)相继签约,国王的薪资空间缩水到只剩1100万美元,联盟其他29支球队的空间则均在200万美元以下——卡佩拉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折了。

卡佩拉只剩和火箭续约这一个选择了,当然他可以签下为期一年的资质报价,这样明年他就将成为完全自由球员,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但这就基本上代表着和老东家撕破脸了,而且历史经验也告诉他,这是铤而走险的一步。

还记得莫泰尤纳斯吗?当初拒绝了火箭一份3700万美元的续约报价,如今已经沦落到了CBA的赛场上;还有我们上文提到的诺埃尔,也曾经拒绝过独行侠的4年7000万美元,号称要在日后寻求一份顶薪——结果,期望中的顶薪变成了2年375万,诺埃尔只恨悔不当初。

卡佩拉还没有那么傻,现实摆在眼前。据《休斯敦纪事报》的老记者费根透露,火箭此前曾经报给过他一份5年8500万,外加500万美元奖励条款的合同被拒,可一转眼主动权就转回到火箭手中了。

火箭仍在“待天下之有变”

莫雷最终又抽出了500万美元的奖励条款,将固定合同降低到5年8000万美元,而卡佩拉如果达成奖励条件,每年最多还可以拿到额外的200万,其中50万美元需要他全赛季达到65%的罚球命中率(上赛季为生涯最高56%),50万美元是需要防守篮板率超过30%(上赛季30.8%),100万美元则是球队打进西部决赛后的奖金(后两项卡佩拉上赛季均已达成,被视作易获得奖金)。

这是一份有趣的合约,同时也完美地诠释出了火箭队的计划。

此前在谈到火箭为保罗豪掷4年1.6亿美元时,我们就曾说:火箭的目的正如诸葛孔明隆中对,“待天下之有变”。如今和卡佩拉的续约,更是可以再度印证这一观点。

首先,火箭欣赏卡佩拉。如前所述,在目前的市场条件下,火箭完全可以尝试进一步压价,但他们最终给出了5年8000万以上的合约,这恰恰体现出火箭管理层对这位年轻中锋的重视。

在续约完成后,火箭管理层立刻把各种溢美之词一并奉上,莫雷说“他是完美符合现代篮球需要的中锋”,德安东尼则夸奖“卡佩拉的重要性不逊色于队内的任何人”,这些话虽有客套成分,却也多半是事实。

上赛季卡佩拉打出生涯最佳表现,不仅各种高阶数据分外华丽,而且从最现实的角度来说,他和保罗、哈登共同出场的比赛前36场取胜35场,全年总战绩包括季后赛都达到54胜7负。

所以“安灯泡”的名头听着响亮,但老将底薪加盟的安东尼已经把辉煌留在了过去,卡佩拉和保罗、哈登才是真正的火箭三巨头。

其次,火箭需要卡佩拉。上赛季卡佩拉在常规赛的表现已经毋庸赘述,但在西部决赛中,火箭重用死亡五小,塔克成为内线支柱,卡佩拉的重要性似乎有所削弱,为此也有舆论认为:既然火箭是要瞄准勇士,就不必在卡佩拉身上花费过多。

可问题在于,火箭的对手是勇士,却又不止勇士队,甚至新赛季的勇士都不再是过去的那个勇士了。

在面对勇士以外的任何一支球队时,比如季后赛前两轮对阵森林狼、爵士,卡佩拉的表现甚至还要好过常规赛阶段,他的终结效率、内线防守能力都令人称道。

而新赛季的勇士队在得到考辛斯之后,比赛终结时刻是否使用死亡五小尚未可知,火箭倘使放弃卡佩拉,到时又有谁能够限制考辛斯呢?

最后,火箭和卡佩拉能够成就更好的彼此。在莫雷的建队理念中,“效率”是魔球理论里最重要的一个单词,莫雷恨不能火箭的所有进攻都在三分线外和篮筐下完成。2017-18赛季的火箭队场均扔出42.3记三分,创纪录地成为NBA历史上第一支三分投得比两分多的球队,但与此同时,卡佩拉则以65.2%的投篮命中率领跑联盟,终结了小乔丹在这个项目上连续5年的统治,“饼皇”的名声也因此不胫而走。

卡佩拉14岁学习篮球,原本只是在内线缺乏进攻技巧的糙汉,可因为保罗、哈登的双重引导,原本的问题完全被消弭于无形,靠着自己足底轻快、跑跳能力出色,他反倒在篮筐附近变成了顶尖级别的终结者;而对火箭而言,卡佩拉的存在同样也能够给“灯泡”提供巨大帮助,使他们在场的选择始终保持多样化。

所以,火箭在这个夏天可以放走阿里扎、可以放走巴莫特。他们都是火箭防守体系的重要组成,但在管理层看来,终究是可以被替换的部分,只有哈登-保罗-卡佩拉才是球队的根基。

记得吗,追梦格林已经表态:2020年合同到期后不会降薪,他会追求一份超级顶薪合约。而火箭,则至少能够把哈登、保罗、卡佩拉的铁三角全部留用到2022年。

本文内容转自微信公众号:杨毅侃球

免责声明:腾讯体育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herrylw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