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惨!林丹讨薪变“秋菊” 世界冠军被欠400万竟成被告

林丹讨薪变“秋菊”,走上漫漫维权之路。

核心要点:

  1. 对方不接受仲裁结果,已提交法院进行诉讼,林丹反而成为被告。提出上诉,就要走一审的流程,一审不接受,可能还要有二审,没个“一年半载”的根本没有结果。
  2. 劳动仲裁开庭的那天,因为队员拿不出当时签订的合同原件,对方甚至不承认他们之间的劳动关系。
  3. 粤羽俱乐部运营负责人付迅称政府合作款项未到位是欠薪症结,河源政府:不是政府合作项目,也没有任何契约。
  4. 羽超联赛运转困难,俱乐部经营不职业,运动员维权意识淡漠,凡此种种,造就了林丹这样的“秋菊”。

撰文/张楠

编辑/谢凤梅 张蕾

2018全英赛林丹最终没能夺冠,留下不小的遗憾。但是他去年世锦赛和这次全英赛能连续打进男单决赛,这是很多目前世界一线男单主力球员都无法做到的。

35岁的超级丹依然对赛场内有着超强的控制力,可是,赛场外,很多事儿却不在他的掌控之中。

林丹收到劳动仲裁裁决书,本以为讨薪终于有了一个好结果。

被粤羽俱乐部欠薪400万将近一年,终于在今年2月13日收到广州市越秀区劳动仲裁委员会支持讨薪主张的仲裁裁决书。大家都说,林丹讨薪终于有了一个好结果。

就在林丹从全英回国的第二天,律师和经纪人前往广州正式向广州粤羽俱乐部递交了仲裁生效证明,然而对方给出的回复是:不接受仲裁结果,已经提交法院进行诉讼。果然在3月22日,林丹透过微博无奈地表示:“第一次当被告竟然是因为讨薪!比赛我们打了,薪水不付还要浪费诉讼资源。粤羽请尊重事实,别再给羽毛球运动抹黑。”

这个结果在预料之外,因为人心向善,总是对美好的结果充满幻想;这个结果也在预料之内,因为明知对方拿不出钱,推翻仲裁走诉讼流程,这是最好的拖延时间的办法。现实总是会在这个时候狠狠敲碎那面美好的镜子。

就算他是林丹,也无能为力。

队员拿不出合同 对方竟拒绝承认劳动关系

《吐槽大会》上,林丹穿着帅酷的机车衣,双手始终插在兜里,调侃国足的时候,也不忘拿自己被欠薪的事儿开玩笑。全场哈哈大笑,被欠了400万还能这么轻描淡写。

林丹在脱口秀节目上调侃自己被欠薪

从林丹第一次在微博上曝光2016-2017赛季羽超联赛自己效力的广州粤羽拖欠他和其他5名队友薪水,到他上《吐槽大会》已经过去8个月。

去年5月,欠薪的事最早出现在林丹的微博上。记者微信询问讨薪的细节,原本已经到机场,马上要坐飞机前往黄金海岸参加苏迪曼杯的他忍不住发来数条语音吐槽。在林丹看来,他按照合同完成比赛,甚至为俱乐部站台。结果比赛打了,台也站了,一切却变成了空头支票,等于一个冬天给人白打工了。他很难理解,怎么会有人失信到这个地步?

广州越秀区劳动仲裁委员会接受林丹和其他五名队友的仲裁申请是在2017年11月。开庭那天,除林丹之外,其他队员拿不出当时签订的合同原件,对方甚至不承认他们之间的劳动关系。而据运动员一方称,双方在签署协议之后,粤羽俱乐部提出要拿回去盖章一并还回,事后并未兑现。而运动员一方谁都没想起来追要。

幸好,林丹等队员到底打了几场比赛、为俱乐部站了几次台,都是公开可查的,这使拿不出合同的运动员一方最终胜诉。

林丹代表粤羽俱乐部征战羽超联赛

2018年2月25日,第一封裁决书送到了广州粤羽俱乐部的手中。3月9日,第二封裁决书送到了惠州起跑线文体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起跑线),也就是故事的又一个核心人物付迅手中。从2015年开始,广州粤羽俱乐部和惠州起跑线签署了长达四年的合作,把整个俱乐部的运营权交与起跑线去负责。正因为此,讨薪引发了三方纠纷。

讨薪的6名球员中有两人只被拖欠了1.5万元,已经完成支付。按照15天的生效期,包括林丹在内的4名队员通过律师把仲裁生效证明送到了广州,等待执行。

“按照流程,对方有权不接受这个劳动仲裁的结果,向法院提出上诉。如果提出上诉的话,就要走一审的流程,一审不接受,可能还要有二审。”一名曾处理过劳动仲裁的律师向记者介绍说,一旦到了法院上诉的流程,没个“一年半载”的根本没有结果。“我经手过一个案子,2016年10月提交的,2018年3月才开庭。因为法院每天要审理的案子太多,并不可能在某一个期限内规定开庭时间,到了上诉阶段,真的只有一个字——‘等’。”

原以为裁决书下来,林丹就能拿到自己被欠的400万薪水,但殊不知这也许才是另外一条路的开端。

付迅称政府合作款项未到位是欠薪症结 河源政府:不是政府合作项目

林丹第一次在微博上提出欠薪的事情之后,付迅就成为整个事情的核心人物。

付迅是公司的监事,也是股东之一。

从天眼查看,他是惠州起跑线文体发展有限公司的监事,也是股东之一,但实际上,他是俱乐部运营方面最主要的管理者。2015年,付迅拿到广州粤羽俱乐部四年羽超联赛的运营权,俱乐部的实际控股人是广州羽协,并无实质的管理层,其总经理高军,是广州羽毛球队的总教练,羽超联赛的时候还得坐在场边指挥比赛。羽协人士皆为运动队出身,不了解职业俱乐部的运作,所以把俱乐部的实际运营权外包给了起跑线。

2016年11月,付迅代理经营的广州粤羽俱乐部在羽超联赛中以200万的价格摘牌林丹。同年,粤羽俱乐部的主场由广州市迁到了河源市。

”受到球迷的热捧

河源距离广州两个半小时车程。联赛实行一周三赛,由于赛程密集,林丹索性一整周就猫在这个小小的地级市里。整个联赛期间,林丹踏踏实实地打球。代表粤羽参加的第一场比赛,是他“出轨门”后首次公开亮相,全场都是谢杏芳的“娘家人”,却并没有出现嘘声,都在为林丹加油。作为俱乐部的招牌,林丹很称职。

季前赛结束,按照合同,粤羽应该支付第一笔费用,但当时俱乐部提出“有困难”。林丹也没犹豫,又接着去打了季后赛的比赛,还帮忙站了一次台。

林丹第一次微博透露自己被欠薪的第二天,付迅自称也“忙活了一天”,四处借钱填窟窿。当时付迅接受采访说,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把钱还清。他还特别强调,也是因为赞助商突然出现问题,才会无法支付这些队员的薪水。

粤羽的冠名赞助商为“河源农商银行”,据银行和俱乐部双方证实,早已经支付了全部赞助费。那么,三角债的第三方究竟是谁呢?

据付迅透露,粤羽把主场从广州搬到河源,是因为河源市政府希望借羽超联赛打造形象。后由于政府领导班子变动,影响了那一年粤羽主场和河源市的合作,导致一笔合作款项始终没有拿到,也就无法支付包括林丹在内的球员的薪水。

根据公开资料,2017年6月,河源市原市长彭建文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2017年12月,原副市长谢耀琪在家中坠楼身亡。整个2017年,河源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对18人采取了“两规”、“两指”措施,移送司法机关处理19人。

关于究竟何时能完成对林丹等球员的支付问题,腾讯体育也询问了付迅。付迅坚持称,政府的合作款项无法到位的话,以他目前的情况,也无法筹到足够资金,而其现有账户上的钱跟欠付林丹的薪水相比,只能算是杯水车薪。

为此,腾讯体育也找河源政府和体育局方面进行了核实。据知情人透露,广州粤羽落户河源并不是什么政府合作项目,是纯粹的商业化运作赛事。而河源市政府当时确实有意给一些补助性的资金到俱乐部,因为时任领导比较重视体育,希望通过大型体育赛事对外宣传河源,更有利于推动全民健身工作的开展,但是这个补助性资金并不是合作,也没有任何的契约。

不过,这比所谓的补助性资金申请的流程也非常复杂,并非承诺的相关领导一个人所能做主的,需要几个部门协调走流程。政府领导层出现变动之后,体育局也一直在积极争取协调。但目前来看这比补助资金基本已经停滞,前后也咨询了市里面的情况,以及相关律师,包括检查监督审批,给出的意见都是支付依据不足。不过,经手体育局的一些合作款项目前都已经支付给起跑线工作,并没有存在任何拖欠的情况。

“迁主场到河源,是一个纯商业化的运作。请不请林丹来打比赛,是需要俱乐部自己去评估市场的,票务卖得好、赞助到位,支付林丹的薪水是没有问题的。出现这样的问题,是因为他们俱乐部对于市场的评估不到位、不科学,或者薪水订的过高,超出了他们的商业运作基础。”对于整个商业化运作过程比较了解的知情人士这样透露,把那笔只是某领导口头承诺的补助作为俱乐部运营的重要资金,原本就是不符合商业化运作规律的。

林丹等球员的生效证明送达之后,法院有权对惠州起跑线文体发展有限公司进行账户查询。“最终查询到资产数额,并会规定期限内支付。如果在规定时间内拒不执行,那么就会被列入资产风险的黑名单。”相关劳动仲裁的律师这样分析,“但这个账户查询其实也是有限的,比如提前进行资产转移等等,也许就很难查证。”

“我们的态度一直是非常正面的,也从来没有回避这个问题,毕竟人家付出劳动,我们应该给人家薪水。现在我们能做的还是努力推进这个事情,毕竟也回避不了。”付迅说。

讨薪林丹竟变被告 问题究竟出在哪儿?

球员努力打球,为俱乐部争得名声与利益,却换来俱乐部的失信,这其中的责任应该由谁来承担?

林丹加盟粤羽

有人把矛头指向羽超联赛的组委会,这样失信的俱乐部怎么能参加羽超联赛?对此,中国羽协负责人表示,2016-2017赛季广州粤羽俱乐部是达到参赛资质的,那个赛季参赛是符合流程的,欠钱只是赛季进行中遇到的问题。

在得知林丹等球员讨薪的消息之后,羽超联赛组委会责成广州粤羽俱乐部在2017年11月15日之前解决欠薪问题,否则将根据联赛纪律处罚规定的相关条款,给予取消其羽超联赛参赛资格的处罚。粤羽最终未能按期解决,遂被取消参加2017-2018羽超联赛资格。这也是羽超联赛开始以来,组委会做出的最重的处罚。

有人也会产生这样的疑问:为何季前赛结束后,林丹等球员能够容忍俱乐部拖欠薪水,不仅没有拒绝参加季后赛,甚至没有把情况及时上报给中国羽协?

林丹之后,王仪涵曝粤羽拖欠自己薪水至今仍未结清。

就在林丹首次发表微博声明广州粤羽俱乐部欠薪之后几个小时,已经从国家队退役的王仪涵也在微博上表示,粤羽拖欠自己2013-2014赛季的薪水;一个月后,来自中国台北两名选手蔡嘉欣、李胜木也发表微博,表示他们跟王仪涵同一个赛季效力与粤羽,也被拖欠了工资。如果不是林丹的微博,也许大家的被欠薪都会成为秘密。作为职业球员,在维权问题上“碍于人情”,也凸显了不职业的一面。

也有人质疑林丹400万的薪水过高。以羽超联赛目前的发展水平,这样的天价的确是联赛所难以承载的。2014年,为了确保国家队优秀运动员的收入,联赛规定了年薪下限,按照成绩分类,A类,即有奥运冠军和世锦赛冠军头衔的运动员,年薪不得低于50万,这让各个俱乐部运作艰难。当时的林丹因为身价已经飙升到100万,而八一队无法支付这样高额的年薪,导致林丹当赛季整个季前赛只能作壁上观。同年,蔡赟和于洋也出现了无人摘牌的情况。

2010年,中国羽协曾经明确提出,将球员整个赛季的薪水限定在50-150万。但随后仍有少数俱乐部和运动员身价飙高,这个限薪制度并没有持续落实。

这些年羽超联赛一直是勉强维持,连续两年没有冠名赞助商,而是依靠几家装备赞助商以抓阄的方式分摊赞助所有的队伍。除了青岛仁洲、厦门特房拉到了有实力的赞助商,能够职业化运营之外,大部分羽超联赛的参赛队依旧偏向体制内运作,直接把地方队拉来完成比赛,广州粤羽俱乐部即是其中一员。运动员、教练员出身的球队成员,丝毫不懂得职业化运营的模式,正是因此,出现了起跑线这样的代理运营公司。可一旦出现问题,这就变成更加复杂的三角债。

羽超联赛运转困难,俱乐部经营不职业,运动员维权意识淡漠,凡此种种,造就了林丹这样的“秋菊”。

林丹吃的一大亏,给所有职业运动员上了一堂维权课的同时,也在警示,中国体育的职业化仍有诸多尚待完善的地方。

据悉,中国羽协目前正在进行届中调整,新的领导班子对于职业联赛做了新打算新规划,希望这次调整能够给羽毛球职业化带来新的面貌。

相关新闻:

本文系腾讯体育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oseli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
热门视频
热门专题
视觉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