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专访延边主帅:本土球员不职业 我真没人可用

体坛+特约记者古乐奇延吉报道

从输给建业之后到客场打申花再到主场告别战,记者想约朴泰夏聊一聊多次被他婉拒,“这个时候不方便说什么”。在执教延边队三年间,朴泰夏与媒体关系处理还算得当,甚至还会与熟悉的记者开开玩笑,或许是降级之后心情糟糕,他几乎拒绝了所有媒体采访的要求。几经协调,朴泰夏终于给了记者20分钟面对面的时间,因为被禁赛三场,这甚至是朴泰夏在延足降级之后首次面对媒体。

延边降级

2014年12月5日,刚在中甲降级的延边长白山宣布签约朴泰夏,这位从未在任何一支球队有过主帅履历的韩国人在延边收获话语权。曾经辅佐过两任韩国国家队主帅的经历是他履历中的重要组成,“希望能在延边队检验我的执教能力,也希望未来能有机会到更高平台上证明自己”,上任第一天,朴泰夏的话说的非常直接。没想到,朴泰夏在延足一干就是三年,2015赛季的神奇冲超让他一举超越了当年的韩国儒帅崔殷泽,成为了延边球迷心目中的神奇教头。

回顾朴泰夏在延边执教三年的战绩,2015年率领延边长白山以递补身份留在中甲,以17胜10平3负的成绩夺冠并逆袭冲超;2016赛季,率领中超升班马取得10胜7平13负的成绩,排名第九提前两轮保级;2017赛季遭遇“二年级墙”,5胜7平18负,排名倒数第二提前两轮中超降级。高开低走,让朴泰夏走下了神坛,尤其是刚刚过去的赛季,朴泰夏也遇了他执教三年间最大的信任危机,两次向俱乐部递交辞呈,首次听到了下课声。

执教延边队三年,朴泰夏率队在联赛中取得32胜24平34负,90场联赛能有这样的成绩对于延边这样的中小球队来说,已是不错的书面成绩,冲超让朴泰夏如神一般存在,升班马赛季,朴泰夏也曾让延边惊艳中超,然而到了今年,朴泰夏和延边富德如同一艘突然失去动力的客轮,漂浮在茫茫大海中,找不到前进方向,是外因所致?还是自废武功?回顾这三年,尤其是降级的2017,朴泰夏不情愿地打开话匣子……

剖析降级:伤病是主因 引援是败笔

“外界都说延边降级是因为没有赞助商,但我不认同,年初球队冬训期间,伤病情况太严重了,热身赛甚至连18人都凑不齐......”,在朴泰夏看来,延边队之所以在2017中超赛季降级,赛季之初大面积的伤病缠身是最大的原因。

年初延足冬训来到西班牙,这是延足职业化以来冬训首次走出中日韩三国,然而崔民、池忠国、池文一被国家队征召,20多天的西班牙拉练他们只参加了三分之一,斯蒂夫因为休假又一直未按时归队,最少的时候外援只有两名韩国人和古兹米奇,即便有了古兹米奇坐镇后防,冬训期间也是狂丢了27个球。“受伤的都是球队几个关键位置,尤其是后防线,正是看到了后防线的问题,我才不得不重新考虑召回尼古拉”,崔民的中途突然离开,打了朴泰夏一个措手不及,“我们引进韩青松本想能替代崔民,冬训期间韩青松表现还可以,但没想到他之后连续伤病,状态起伏也比较大,甚至到联赛后期那个状态干脆就没法上场,所以他根本就没给球队防线带来太多帮助”。

无奈之下,朴泰夏只能内部挖潜,刚加盟球队的内援姜卫鹏成了主力中卫,“这期间我还不断尝试吴永春、朴世豪还有李浩杰,要知道我希望能有个对抗能力强、速度快、还有头球优势的中后卫,可是真的没办法啊,没有人可用啊”。

崔民离开之后,后防线最能倚重的老将就剩下裴育文了,然而此后裴育文也伤了,“后防没有主心骨了,联赛开始阶段三连败、四连败来的太早了”,原本希望每年都慢热的延足能在联赛中期打出火爆状态,就像2016赛季那一波主场四连胜一样,朴泰夏也期待着延足能再次爆发,不过事与愿违,“被富力打进6球的那场比赛让球队一下子士气低落,球员都快崩溃了”。

伤病如同延边富德2017年的阿喀琉斯之踵,像死穴一样摆脱不了。不过,在球员们看来,冬训期间教练组新引进的体能师、康复训练师训练质量并不高,“冬训练得是这几年最糟糕的,就算没有伤病,想出状态也难啊”。下半赛季,延边客场连平国安、鲁能终于找到了状态,队员们透露说那个阶段的爆发正是源于之前20多天的联赛休赛期训练质量的提升,“对国安之前的训练,队里几乎全部主力队员都伤愈回归了,队伍磨合也到了一个出状态的阶段,可惜状态来得太晚了。”

11月4日,延边富德用这个赛季第5场也是今年最大分差的胜利正式告别了中超,赛后包括池文一在内的很多球员泪流满面,看到那个场面,朴泰夏说他心里也不是滋味,“太遗憾了,没有能带着他们留在中超,这一年太可惜了,各方面的因素都有,但球员已经非常努力了,吸取教训吧”。延足降级给朴泰夏的执教生涯留下了最大的遗憾,“外援新政考验了球队,要是状态出得再早一点多好啊,最后落后太多再想保级就太难了,没机会了。”

回应质疑:外援太挑剔 内援不职业

除了赛季打进18球的斯蒂夫,延边启用包括古兹米奇、黄一琇、拉玛在内的多达七人次的外援,依然不能帮助球队保级,尤其是中歇期外援调整没有带来立竿见影的变化,黄一琇和拉玛甚至一度都无法从本土球员手中抢到首发位置,作为主教练,朴泰夏执教延足三年来遭遇了最大的信任危机,主场球迷也在这期间首次喊出了“朴泰夏下课”。除了外援,五后卫的新战术体系从开赛之初就一直饱受争议,在加上与部分球员的矛盾被公开,一年前刚刚“封神”的朴泰夏转身面对不小质疑声。

年初朴泰夏曾表示要为六月回韩国服兵役的尹比加兰寻找替身,但这个替身迟迟没有到位,“我不觉得尹比加兰离开是球队成绩不佳的原因,因为他在的时候上半赛季我们还是在降级区”。在朴泰夏看来,足协限制外援和U23新政给了延边队致命打击,“我们球员的能力一般,单个球员水平也就中甲实力,但我们是靠整体,捏合在一起才勉强算上中超中下游吧,关键还是要靠外援”,清醒认识到外援重要性的朴泰夏恰恰被外援这个问题困死。

年初召回尼古拉组成外援双中卫现在被证明是名额浪费,黄一琇和拉玛又当不了救火队员,球迷对主宰球员进出大权的朴泰夏难免有非议,“其实我已经选了外援,但人家看不上延边队啊”。朴泰夏不觉得是资金问题困扰了外援引进,“相比钱的问题,球队现实让外援望而却步才让我有一种挫败感”。

中歇期,延边队确实需要外援来扭转颓势,俱乐部一位高层透露说曾有超过一百名外援履历摆在了朴泰夏面前,但最终朴泰夏选择了黄一琇和拉玛,一名叫庞戈(音译)的喀麦隆国青球员甚至都坐飞机来了延吉,但朴泰夏甚至没有给他试训的机会,而就在不久之前庞戈代表了喀麦隆国家队还打进了一个漂亮进球,从各种渠道获知引援细节的球迷有了很多怨言。

而五后卫的战术体系,则让朴泰夏彻底走下了神坛。本赛季延边富德丢球数达到64个,仅比之前两赛季丢球数总和少一个,五后卫却创造失球新高显然说不过去。“我们一直都打四后卫,刚换五后卫确实很难适应”,早在联赛初期,就有球员表达了不同意见,此外,朴泰夏还经常在五后卫和四后卫两种战术体系中犹豫不决也让球员难以适从,直到联赛最后阶段,球队才重新回到四后卫体系,也恰恰在这个阶段延足才打出赛季最好的表现,可惜为时已晚。“战术制定是主教练的职责,我也经常和教练组开会,但最终战术安排还是我来拍板,有人说球队今年走了一个防守教练,但这影响不大”。对于丢球这么多,朴泰夏并不觉得是战术导致的,“还是伤病缠身导致的,后防线一直无法形成一个稳定的阵容,总是轮换,难免出现失误。”

因为战术安排和人员使用,球队内部矛盾也渐渐显露出来,联赛中期,一些球员曾与朴泰夏有过言语争执,最终的结果是,这些人都淡出了上场名单,“刚来这里执教时,我就发现延边的球员缺乏职业意识,职业球员不能被自己的个人情绪左右,要融入大集体,这两年他们的职业素养提升很快,未来会更好。”

展望未来:造血求生存 管理更职业

降级之后,朴泰夏也在反思和总结,“前两年球队成绩不错,这都是球员努力换来的,如果说我给延边足球留下些什么的话,那就是在中超这两年,延边足球能像一股清流般的存在,甚至带动一种趋势,延边足球能给中国足坛留下这么深刻的好印象,我就觉得值得了。”

正是因为冲超和过去一个赛季的高光表现,延边球迷把朴泰夏像神一样看待,“说我是神,对我来说无形中是一种负担,我来延边之前就知道这里有非常荣耀的足球历史,我能做的就是努力把这支队伍带好。”有球迷说如今的延边队已刻上了朴泰夏风格,不服输、不放弃的延足精神在朴泰夏手中得到充分发挥,“延边队的风格还是球员决定的,他们的踢球风格决定了球队的风格,这三年延边队踢球风格已经定型了,这都是依靠队员不断磨合换来的。”

在球员使用上,朴泰夏也有独到之处,本赛季他把没有中超经验的姜卫鹏和田依浓变成主力,即便两人场上失误不断甚至遭来球迷谩骂依然用人不疑,“我的原则就是谁状态好就用谁,培养一个好球员非常困难,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只有年轻球员参与进来行程良性竞争,才能有利于球员成长”。

对于自己在延边足球的未来,朴泰夏不愿意多说,他甚至开玩笑说记者故意用问题来诱导他,“你别套我的话,我现在只想好好休息一下”。11月8日,朴泰夏将返回韩国度假,与延足还有一年合约的他在赢下贵州之后告诉队员“明年我还会和你们在一起”,他甚至已经选定了冬训地点,做好了冬训计划,与贵州的预备队比赛他还在现场考察梯队球员,“我们去年冬训行程安排确实不够合理,伤病多可能也跟冬训有关,今年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了”,赛季中段曾两次向俱乐部提出口头辞职的朴泰夏不想就这样离开。

“足球在延边人心目中就是一种信仰,无论是群众基础还是球迷氛围都是非常正统的,每个人都不能低估延边足球,更不能抹灭延边足球的深厚底蕴,延边足球值得尊重”,说起在延边足球工作的日子,这段经历还是让朴泰夏感到骄傲的。“我知道延边足球俱乐部不能算是管理系统、正规的俱乐部,我是主教练就必须要承担这个风险,多想积极的一面,迎着困难向前走”,朴泰夏希望俱乐部能更职业,“延边足球需要一个好的发展环境”。

对于像延边这样平民化的中小俱乐部如何生存,朴泰夏也有自己的看法,“延边就应该努力多培养自己的球员,满足自己用还能把他们卖出去,就这样不断造血来维持新陈代谢”,但是对于如今延边足球推进职业化进程中难以难以抹去的政府色彩,朴泰夏直摇头,“职业俱乐部必须和政府管理脱钩,我知道现在的延边足球没办法改变这种现状,敏感问题太多,我也改变不了。”

2017赛季延边队无论是在净比赛时间还是跑动拦截等多项数据统计上都交出了漂亮的答卷,然而比赛的结果总是不尽如人意,除了反思自身问题,一些场外因素也让朴泰夏苦恼不已,“职业足球就是以胜败论英雄,但当两队碰面不是靠实力来分胜负,而受到裁判和其他场外因素干扰,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给我的队员一个交代”,对与恒大比赛那个明显的手球判罚朴泰夏依然耿耿于怀,“这就是在扼杀球员的汗水,是对职业足球的羞辱。”

后记:直到采访结束,朴泰夏依然没有透露自己未来的去向,球员和球迷既希望他能留下,又希望他能做出改变给球队带来新的惊喜。俱乐部高层也对朴泰夏留任的问题避而不谈,正在努力寻找新东家的延足或许会在12月上旬球队再次集中后把所有外界猜测的问题一一给出答案,当然也包括朴泰夏的去留。“我知道降级之后球队肯定会面对人才流失问题,因为俱乐部也要生存,但希望能够保留住今年球队的主力框架”,已经听到球员转会传闻的朴泰夏开始担忧明年中甲征程,“我们不能觉得是中超降下来的就骄傲自满,其实中超和中甲一样不好打,要引起足够重视”,最后,朴泰夏希望等他结束假期回来时,俱乐部已经找到了新的赞助商,“只要资金有保障,队伍就能保持稳定,延边足球就一定还能给那么多爱他的球迷重新带去快乐。”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ihangshi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