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视界波:欠薪欠怕了到荣耀归来 连足目标不仅保级

撰文/赵宇 视频/赵航

从大连市区到体育中心20公里路程,往常开车顶多40分钟,10月28号那天整整走了1小时10分钟。

能容纳6万人的体育场坐得满满当当,组委会统计入场观众人数是43659人,但实际远远超过了这个数字。

5万多球迷一起见证了大连一方队的中甲联赛夺冠庆典,金色纸片伴随着《we are the champion》的歌声在空中飘舞,身前一对男女球迷相拥而泣。

37岁的周挺从主持人手里接过话筒后说了五个字就泪流不止,哪怕他曾历经沧海。大连足球的回归之路走得太过艰难,很多人在举起奖杯后再也遮不住内心深处最敏感的神经。

十年盛世王朝,高不可攀;十年低迷动荡,坠入凡尘。如今重新归来,世界已变成了另外的模样,自己也不再是原来的装扮。

不管什么时候、境遇如何,这里对于中国足球而言都不该被遗忘。前路漫漫,大连足球在一个变幻了的环境里该如何生存,这对很多人来说都是新课题。【

视界波第55期:王者归来,大连足球再起航。

划重点

  1. 大连足球人才流失情况愈演愈烈,俱乐部经济状况不佳,与其所在地区的经济发展密切相关。
  2. 由于俱乐部历史遗留问题,及经验不足,大连一方起步艰难,历时三个赛季才最终冲上中超
  3. 再度归来的大连足球,一方以最稳定的方式打造俱乐部,被欠薪欠怕了的球员找到了归属感。
  4. 新赛季一方的目标是在中超站稳脚跟,但目标不仅仅是保级,而是要让大家习惯大连赢球。

人才流失这么多年一直没断过

大连足球从来不缺乏足球人才,从孙继海、李明、韩文海、张恩华、魏益民、王涛,到王鹏、张耀坤、胡兆军、安琦、王圣,再到冯潇霆、赵旭日、朱挺、董方卓、陈涛、李学鹏……

这里的足球人才就像海蛎子,一茬接着一茬。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中超踢球的大连球员有将近52人,基本上都是各队主力。

大连足球人才多,但流失也很严重,这种现象从2006年开始变得愈发明显,不喜欢足球的实德董事长徐明把俱乐部当成了工具,每年都在减少投资,直接导致球队开始欠薪。

2007年年底,实德挂牌“出售”17名一线球员,其中包括季铭义、王鹏、王圣、阎嵩等核心。时任俱乐部总经理的李明得知决定后多次找徐明沟通,得到的答复都是“这些你不用管,直接卖就行了”。从那时开始,大连足球进入了低潮期。大量球员出走,实德2008年位列中超第14,险些降级。

冯潇霆、赵旭日后来去了广州恒大,实德解散后张耀坤去了富力,朱挺去了武汉。阿尔滨刚接手俱乐部时还算不错,可后来资金链出了问题,成绩不理想降入中甲。花重金买来的于大宝也因球队降级,以及俱乐部整体环境的糟糕而离开,加盟北京国安

一批又一批人的相继离开,大连足球也不再是什么王者。

“现在回过头来看,大连足球人才流失是必然的。”采访大连足球十多年的资深记者商业盛认为,人才的流失首先是经济状况不理想,其次也跟俱乐部混乱有关,“俱乐部对于这些人才已经没有什么吸引力了。如果有更好的俱乐部愿意接收,球员们当然会选择离开。”

大连的足球俱乐部经济状况不理想,其实也跟所在区域整体经济发展情况有关。过去十年,中国东北地区经济增速缓慢,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影响了辽宁、长春、延边等地的足球发展。2017年第三季度城市GDP汇总显示,大连排在第18位,无锡、长沙、佛山、宁波等城市的排名都比它更靠前。

也正是在过去这将近十年时间里,以广州恒大为首的南方俱乐部逐渐兴起,不惜高额投入,不少大连球员被南方俱乐部挖走,再也没有回来。

作为老将,作为大连人,周挺不止一次为大连足球落泪。

收拾烂摊子的成本比想象中大

2015年夏天,资金链出现问题的大连阿尔滨俱乐部无法继续维持下去,一方集团挺身而出,接下了当时的烂摊子。

俱乐部董事长孙喜双强调,自己是大连人,有必要在最困难的时候拉大连足球一把,“大连700万人口里据说有200万球迷,这里没有中超球队实际上是很尴尬的事。我作为一个大连人、一个从大连发展起来的企业,就没有理由不把球队经营好。”

阿尔滨俱乐部当时遗留下来的问题太多,外债不断,这些都需要继承者来负担。另外球队欠薪严重,新投资人首先要把这些坑都填满。球队稳定了,赢球奖金也提升了,新的大连队战斗力自然也就增强了。在那年剩下的14轮比赛中,大连一方队取得了10胜3平1负的战绩,排名中甲第三,距离中超仅差一步。

“接手的时候其实挺突然的,属于临危受命,也没有太多准备,所以我们才派万达的石雪清来担任总经理。”回忆起2015年那个意外的夏天,孙喜双感慨万千,他当时没有给球队制定冲超目标,只是告诉球队尽力而为,“没想到打到最后还真有机会冲超,让我也有些意外。”

众所周知,一支球队要想从中甲冲上中超,需要很多因素的支持。2015年最后几轮中甲联赛,一方球迷曾举报竞争对手河北华夏幸福俱乐部某些比赛存在问题,并将举报信寄给了中国足协,最后也无疾而终。

非体育因素是否存在无从考证,客观来讲,一方队2015年不能立刻冲超更重要的原因很大程度是因为球队实力不够。阿尔滨俱乐部半年前就已卖掉了绝大多数主力,这也使得球队元气大伤,根本就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球员。

如果说2015年对于大连一方队来讲是熟悉环境、交学费,那么2016年就是冲超的关键年份。可最终的结果还是事与愿违,球队仅排在中甲联赛第五。总结俱乐部冲超失败原因时,孙喜双显得毫不客气——管理不到位和引援不理想。“我刚接手球队也不太了解,队伍内部很复杂,各方面问题很多;当时选外援比较着急,像球队用的班古拉和塞库都不是真正有能力的外援,有的内援价钱也挺高,但效果也很一般。”

2016年冲超失败对俱乐部和孙喜双本人打击都非常大,他责怪自己管理没有做好,辜负了大连球迷的期望,“既然我能把一个企业经营好,为什么在足球实现不了自己和整个城市的愿望呢?”

一方不是万达,不是实德,也不是阿尔滨,但大连足球不会变。

顶级联赛没有大连足球队对不起球迷

“过去三、四年时间,我一直在队里,大连足球的起起伏伏全都看在眼里,真的挺不容易的。”作为大连足球的标志性人物之一,韩文海经历了万达、实德、阿尔滨和现在的大连一方,他目前在一方队中担任守门员教练。

大连足球最困难的时候,韩文海经常会被外人问起“大连足球到底怎么了?”这问题就像刀子割肉一样疼,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心里非常难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在韩文海看来,足球是大连这座城市的名片之一,足球城连顶级联赛的球队都没有是说不过去的,“感觉我们对不起球迷。”

和韩文海一样,朱挺也是大连足球的见证者,32岁的他经常能回想起小时候趴着铁丝网,看郝海东、李明、张恩华、韩文海、魏益民他们训练时的场景,那个时候的他还是万达梯队的小毛孩。

“可能每一代人都会觉得上一代人更好,比如说我们这批人就会觉得张耀坤他们‘黄金一代’那批踢得特别好,他们那批人可能觉得郝指导(郝海东)那批人踢得太好了,自叹不如。然后我们下一批可能又会觉得我们这批太好了……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一代不如一代,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大连足球的现实也反映出了中国足球的走势。”朱挺说。

的确就像朱挺说的那样,目前大连队中已没有什么太知名的球员,球队当中真正能叫得出名字的只有朱挺、周挺,这俩人还是最近两年才回来的,在国字号能够立足的也只有汪晋贤,这和当年国字号球队中一半国脚来自大连形成了鲜明对比。

球队的实力在下降,球队的人员也趋于平民化,这是大连足球目前不可回避的现实,所以这支球队要想冲上中超,也就不像人们想象得那么容易。

“今年再不冲超,我老孙的脸还要不要了?!”

“大连足球这几年就像波浪一样,有高有低。当大连足球不在顶级联赛的时候,可能已经处在了波浪的最底端。还好,一直有很多球迷支持着我们,再加上这座城市深厚的足球底蕴,让很多人都没有放弃,一直坚守着重新回来的信念。”朱挺说。

为了冲超老板亲力亲为 经常上演北京大连折返跑

2015年没有冲超,2016年也失败了,2017年决不能再重蹈覆辙。在俱乐部赛季初的动员会上,孙喜双立下了“必须要冲超”的军令状,“今年再不冲超,我老孙的脸还要不要了?!”

据一方俱乐部工作人员介绍,孙喜双平时是个很低调的人,他和王健林既是好朋友,又是生意上的合作伙伴,一方和万达集团在生意上有很多的关联,两个集团至今都在北京同一座写字楼里办公。

虽然关系紧密,但两人的性格却天壤之别。王健林高调,愿意在公众场合抛头露面,而孙喜双却非常低调。俱乐部做了一个冲超视频,准备在夺冠庆典上播放,里面有一些关于孙喜双个人的画面,他看过后立刻说:“把有关于我个人的东西全部删除了,这个时候的主角就是球队和球迷,跟咱们集团的任何东西都不要出现在这个视频里。”

为了确保球队能够冲超,他今年把工作的70%都放到了足球上。过去15个主场,几乎全部都到了现场,“比赛的时候从北京飞过来,比赛结束后第二天或者当天再飞回去,有时跟我们见个面,有时看完比赛连面儿都见不上就回去了。”韩文海说。

“我的性格就是这样,不做则罢,下决心做的时候就必须做好。”孙喜双说,2016年失去冲超机会后,他就下决心今年要低调并且全力确保冲超,“最开始要从选教练组抓起,必须要适合我们球队,还要具有水平和实力的教练组;其次就是内外援选择,当时球队总经理和教练组在西班牙冬训期间挑选外援,尽管有时差,有时甚至是国内时间的深夜,俱乐部也都会在第一时间跟我来沟通和研究引援方案,最后从几十名候选中选出两个外援。”

用最稳定的方式来打造俱乐部

一系列调整之后,俱乐部终于步入了正规。“我们这支队伍空前团结。”朱挺说这话时特意加上了一个后缀,“真的,我没必要说谎。”

在大连经历了不少球队,朱挺觉得以往没有任何一支队伍能够像现在一样团结,哪怕这支球队没有大牌内外援,甚至没有绝对意义的核心,“这支队伍绝大多数都是大连人,大家生活习惯、生活轨迹其实都差不多,没有隔阂感,很有向心力。”

能够让球队军心稳定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投入的稳定。一方本赛季的赢球奖金比以往有了大幅度的提升,基本上和中超一个水准。遇到关键场次,老板还会主动翻倍。

奖金数额高了其实并不难,难的是按时兑现,有些俱乐部的奖金也很高,但队员们却经常拿不到手里,一方队没有这种情况。据队员们介绍,球队的赢球奖金基本上会在一周之内发下来,“从来、肯定没有拖欠过,连迟发都没有过。”

“队里很多人都经历过当年的混乱,被欠薪欠怕了。所以老板准时发放工资奖金时,我们甚至有些不敢相信。”一位大连队球员私下里交流时这样说,“欠薪”给队里很多人造成了心理阴影。

在这种合力的作用下,大连一方本赛季提前2轮锁定中超资格,并且最终以64个积分获得中甲联赛冠军。

大连需要足球,就像中国足球不能没有大连一样。

为了答谢球迷,俱乐部将最后一场比赛门票免费发放,结果发了没多久就被抢光了。整个大连市上个周末最火的就是球票,甚至有人在网上开价200元公开售卖免费领到的球票。“那几天我们最怕朋友打电话来要票,真没有,有时一看就知道是要票的,干脆不接电话了。”一位俱乐部工作人员这样说。

大连一方队的最后一场比赛现场来了将近5万人,整个体育场几乎都坐满了,这也创造了中甲联赛的最高上座率。这个时候人们才发现,大连这座城市对于足球从来都不缺乏热情,这里很多人的血脉里都流淌着足球的基因。

颁奖典礼上,主持人拉住老将周挺,非得让他对球迷说两句。“感谢球迷吧……”刚说完这五个字,周挺的眼泪就流了出来,37岁的他在这个时候依然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哪怕曾经沧海。

对于很多大连人来说,足球其实是一种信念。金强现在已是大连一方队球员,他还记得自己小时候看万达队踢球的场景,“那个时候的大连足球不管踢什么队,都是赢。哪怕被对方先进球了,最后也能反超,这就是大连足球给我留下的印象。”

他还记得有一年万达夺冠了,自己坐在看台上光着膀子给球队加油,“拿着衣服甩来甩去,最后回家时衣服都丢了。”

先立足中超两三年 然后再去重塑过去的辉煌

金强曾跟随之前的大连队降级,如今又跟着球队一起冲上中超,他非常珍惜着来之不易的机会,“有些东西,只有失去了才知道珍惜,这个感受没有人比我更深刻。”

冲超成功了,激情过去还需要更冷静的思考,比如球队在实力上与不少中超球队都存在着差距,朱挺就明确表示,球队很多位置上都需要补强。

对于这样非常现实的问题,老板当然也很清楚,“我们冲超之后肯定要有动作,中超是中国足球的顶级联赛,每个队的实力都很强,不进行调整肯定不行,明年要在现有基础上增加力量,再去补充一些内外援。”

可即便如此,大连一方队要想立足中超,也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们还是先稳住脚跟吧,前两年打好基础,不能太着急,一步步来。”韩文海觉得,大连一方队首先要学会在中超生存下去,然后再图更大的发展,“我相信两、三年之后大连一方队肯定会变成强队,就是两、三年时间,我们会向亚冠发起冲击。”

大连足球的底蕴还在,但一方对于中超来讲还是新人。

面对腾讯体育的质疑,韩文海依然坚信自己的说法,“不要小看大连的足球基础,只要给我们两、三年的稳定发展时间,成为中超强队是一定的,这是水到渠成的事。”

韩文海之所以如此自信,跟大连这座城市的足球文化有关,这里的球迷过去习惯了球队赢球,习惯了看到冠军,所以当年的心态就是:“万达拿第二都是失败”。

新生代大连球迷有一句口号:我就喜欢大连赢。这对于大连一方队来说,既是压力,同时也是动力。

“重返中超后可能暂时难以构建争冠的实力,但是球队绝对不仅仅是保级,要力争上游,努力踢出一个让大家满意的成绩。”除了成绩之外,孙喜双还谈到了情怀,“在我眼里,接手球队并不是一个投资项目,足球更像是我的事业,我把这当成一种情怀来投资足球。大连是历史悠久的足球城,我们作为一个在大连发展的企业,有责任为大连足球做点事情。”

至于那个最敏感的“万达回来”的消息,孙喜双倒是很坦然,“我跟王健林在生意上是多年合作伙伴关系,我俩也是三十多年的至交。在足球方面,万达作为一个大连企业,对足球特别有感情,大连足球的辉煌就是从万达开始的,现在万达仍然心系足球,每年都会选拔青训到西班牙去培养,我认为这不仅仅是为大连足球做贡献,也是为中国足球发展做贡献。”

其实,球队明年还是大连一方,他们的球衣既不是实德时期的深蓝,也不是阿尔滨时代紫蓝,而是回归到了最早时代的浅蓝,也有人说这是大连海水的颜色。

足球王朝持续了十多年时间,然后又经历了十年的低潮期。现如今重新归来,世界已变成了另外的模样。在一个相对陌生的世界里,能做的只有低下头,继续前行,等待着再一次的复兴。路也许很长,但总要走下去。

【重点推荐】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xeeg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