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夜读】双红会百年恩怨:两座城市的对立与斗争

腾讯体育10月11日讯 曼联与利物浦,红魔与红军,英格兰足坛两支最伟大的球队,最对立的死敌。不知不觉间,第199次双红会悄然而至。自1894年4月两队首次交锋以来,时间老人已跨过123个年头,而双红的抵死仇雠,实乃因数百年情仇所致;双红的德比恩怨,根源于两座城市之截然迥立。

双红会在本周末就将一触即发

无论你从康沃尔郡还是埃塞克斯出发,往北就能达到伯明翰;从那里踏上M6公路,将经过斯塔福德郡和柴郡。当然,你可以继续向前,最终直达苏格兰的湖区度假;但也可以从两条公路的交界处移步到M62公路:向东,你将抵达红魔所在的曼彻斯特;向西,你会遇到红军所在的利物浦。

曼彻斯特历史悠久,早在公元79年,罗马人就在建立木制的堡垒要塞。14世纪,移居至此的佛兰芒织匠创办亚麻和毛纺业,为曼彻斯特的未来发展奠定基石。利物浦的起源较晚,1207年英王约翰发布诏令,赋予这个海港政治权利,但当时这里的人口只有500人,是曼彻斯特人口的五分之一。

16世纪,来自柴郡的盐成为重要的出口商品,利物浦借此发展壮大,曼彻斯特则已成为地区性的棉麻纺织中心。“英国当地史与文献学之父”约翰-勒兰德在旅经两地后,建言应该在这两座城市之间建设更完善的交通联系,以加强彼此的经济往来。

必须承认的是,利物浦的进一步发展得益于奴隶贸易的兴起。1699年,第一艘奴隶船抵达利物浦港;18世纪早期为贩卖奴隶而开辟的大西洋航线,更令利物浦与爱尔兰、欧洲的之间联系变得密切起来。到18世纪末,这里已经控制了欧洲41%、英国80%的奴隶贸易;19世纪初,40%的世界贸易要通过利物浦的船坞来进行。

曼彻斯特也从奴隶贸易中获益:从利物浦入境的糖、烟草和棉花运到这里,加速了纺织业的发展。不过曼彻斯特这座城市真正的发展动力还是工业革命。1764年,兰开夏郡的詹姆斯-哈格里夫斯发明珍妮纺纱机,拉开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序幕。1880年代,第一家棉纺织工厂在曼彻斯特诞生,蒸汽机取代水力,使得纺织业得到迅猛发展,曼彻斯特也一跃成为世界棉纺织之都,世界上第一座工业城市。

1830年,利物浦-曼彻斯特铁路建成通车,这是世界第一条完全依靠蒸汽作为动力的铁路,也是第一条全程双轨铁路。正如300年前勒兰德期待的那样,两座城市的经济往来更加紧密,但利物浦的区位优势让他们在往来当中占据有利地位,所以从1825年开始,曼彻斯特就希望绕开利物浦,开凿一条直达大西洋的运河。

利物浦与曼彻斯特运河

对此,利物浦的商人们嘲讽道:“曼彻斯特人不久之后就会发现,猛烈的北风将摧毁他们的贸易,他们的运河将奏响最后的乐章。”而1894年曼彻斯特运河正式通航后,曼市人回应道:“勇敢的曼彻斯特人,现在是你们的时间了!就让利物浦的绅士们哭喊着‘这是犯罪’、‘你们是走私犯’去吧。”——两座城市的敌对情绪,由此正式产生。

曼彻斯特的市徽上,就有一艘帆船行驶在运河之上,而它也成为曼联队徽的起源。曼联俱乐部成立于1878年,当时的名字叫做牛顿西斯LYR队,LYR乃兰开夏郡和约克郡铁路公司的英文缩写。显然,这是一支由工人阶级组成的球队,他们最初进行的比赛对阵的都是其他铁路公司的工人们。

利物浦成立于1892年,在它的队徽上,有着利物浦市的象征“利弗鸟”。俱乐部创始人是当地商人约翰-霍尔丁。霍尔丁原是埃弗顿的大恩人,将他所拥有的安菲尔德球场租借给埃弗顿作为主场。但由于与董事会在经营模式、政治取向、球场租金等方面发生冲突,双方决裂,埃弗顿迁离安菲尔德,霍尔丁则建立新的俱乐部。他为新球队起的名字是埃弗顿竞技俱乐部,不过英足总不允许有两支名字相同的球队,于是“利物浦足球俱乐部”正式诞生。

1894年4月28日,曼联(当时仍为牛顿西斯,1902年更名)与利物浦迎来队史第一次较量。那是一场“足球联赛测试赛”,实际上就是升降机附加赛:1893-1894赛季英甲倒数三名的球队对阵英乙前三名的球队,若乙级球队获胜,有机会升入甲级(需英甲成员投票通过)。曼联是该赛季的英甲副班长,利物浦乃英乙冠军,初次相逢,即决生死,冥冥之中注定了之后的恩恩怨怨。最终,利物浦2-0取胜,第一次获得顶级联赛的参赛资格,曼联则首次降级。

红魔与红军的宿怨一直从19世纪持续到21世纪

此后的百余年间,两座城市、两支球队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对于曼彻斯特来说,工业革命的辉煌早已随风飘散,在经历了痛苦的产业转型后,这里已经成为英国第二大经济体、仅次于伦敦的金融中心,新兴产业蓬勃发展。对于利物浦来说,船坞业和传统制造业早已衰落,但这里仍是英国第二大港口,是著名的商业中心和旅游城市。

而音乐,是这两座城市的共同名片。利物浦是世界流行乐之都,最著名的乐队当属披头士,不过披头士是利物浦的,更是世界的。有意思的是,利物浦和埃弗顿两队的球迷都在努力证明披头士和他们拥有共同的主队,但谁也说服不了谁。曼彻斯特的音乐产业兴起于1960年代,“赫尔曼的隐士们”乐队的专辑销量一度超过披头士,但在世界范围内的知名度显然不如后者。与披头士球迷属性莫测不同,石玫瑰乐队的主唱伊恩-布朗是曼联的铁杆粉丝,老特拉福德球场采用的入场音乐就是《石玫瑰》中的“This Is The One”,而众所周知,绿洲乐队的加拉格兄弟则是曼城的死忠。

对于利物浦俱乐部来说,18个顶级联赛冠军和5个欧冠冠军是无上的荣耀,至今无缘英超桂冠则是最彻心扉的痛。对于曼联俱乐部来说,20冠的历史性超越是对死敌最沉重的打击,但在重新崛起的道路上,红魔与红军一样任重道远。

(念洲)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ricazh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热门视频

    积分榜

    独家策划

    视觉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