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专访费德勒:4年无大满贯怀疑自己 对中国有爱

专访费德勒:4年大无满贯怀疑自己 对中国有爱

费德勒抵达上海

体坛+记者张奔斗报道

上海,周五晚,新乐路158号的NikeLab X158。他到来之前,已有数百球迷聚拢等待,有些甚至是提前五六个小时抵达;他现身之后,微笑,挥手,一片山呼海啸般的欢呼。

罗杰·费德勒,毫无疑问是当晚现场的最大明星。然而,毫无偶像包袱的“费三岁”,真的就像是一个三岁的孩子,玩得极high,并且带动所有他身边的人跟着放松,跃动。

现场主持人Alex对费德勒得天独厚的球鞋收藏渠道表示艳羡,费德勒一脸坏笑地回应:“嗯哼,你真的应该非常嫉妒我呢!”

现场唯一一个提问机会留给了五星体育的网球评论员陈君乐,在听到提问者身份后,费德勒接话:“我得好好学习中文,听听你是不是说我坏话哦!”在被问及对今年大师赛有何期待,毕竟两年前可是首战出局,费德勒佯装不满:“你能不能不要提醒我2015年啦?说说2014年上海夺冠不好吗?”

发布会的初始阶段,话筒发出了两声啸叫。倒是费德勒主动跳出来搞搞气氛,他双手一扬做爆炸状,嘴里还配音——“嘭!”

而在我和他的专访进行结束之后,小采访间的门禁一时间未能打开。费德勒又来劲了,在身后做惊恐状大喊:“哎呀哈,大家全都逃不出去啦!”然后是一串咯咯咯的笑。

唉,货真价实费三岁,三岁简直不能更多。不过,在谈到网球、上海以及球鞋的话题时,他又成了那个口才上佳挥洒自如的费德勒。

“四年大满贯无冠,我有过怀疑,但从未失去自信”

——等待了四年半,18迟迟没来。今年不仅有18,甚至还有19。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费德勒:年初,我从未能想过会有这样的一个赛季。我原本设想在温网期间迎来最佳状态,毕竟到那时我已获得足够的比赛场次,手术后的膝盖想必也能运转自如。没想到成功来得如此迅速,连夺澳网、印第安维尔斯与迈阿密三项大赛桂冠。我在休赛期进行的体能训练以及战术组合早早见效,尤其是在比赛的关键时刻,比如澳网决赛与纳达尔决胜盘的落后处,这是最令我吃惊和欣慰的地方。

年初的巨大成功后,我似乎晕晕乎乎地生活在云端里,但我必须重新脚踏实地刻苦训练。接下来是温网夺冠,我又被送上云端。很高兴,我熬过了职业生涯最艰难的时期。

专访费德勒:4年大无满贯怀疑自己 对中国有爱

费德勒在澳网打破大满贯冠军荒

——那么,在大满贯无冠的那四年半里,你是否有过自我怀疑,还是说你总是充满自信定能再拿一个?

费德勒:我承认,我确实有过一点点自我怀疑。我曾数次接近大满贯桂冠,但始终无法赢得桂冠。我也曾问过我的团队,我是否真的面临危机?但他们反复向我确信,如果我保持健康、用正确的方式训练并且不丢失自信,我一定能够重获成功。过去这几年,我碰到了一个强大的诺瓦克,但我也曾赢得过大师赛等重大锦标,我一直提醒自己千万不要失去信念。如果连这份自信都没有,我也就根本不会再继续。

——ATP冠军积分已几乎落后纳达尔2000分之多,你是否仍会努力争取年终第一?

费德勒:年终第一不是重点,事实上,这从来就不是本赛季的重点;事实上,我能够如此接近就已足够吃惊。为了保持健康,我知道要严控参赛数量,所以必须至少赢得两个大满贯才有登顶世界第一的机会。纳达尔今年也夺得了两个大满贯,他配得上所有的成功,包括年终第一的排名。

——那么,2018赛季又有什么目标呢?20听上去是一个不错的数字。

费德勒:哈哈,20的确听上去会是一个很棒的数字。有时候,事情的变化就是如此之快,就好像我在17停留了如此之久,但赢得19,其实也就是不久之前的事。如今,我们又在展望2018赛季的可能性。我希望能够保持健康和状态,那样的话,我在澳网、美网和美网都有冲击桂冠的机会。当然,下赛季的第一个目标,就是争取能够卫冕澳网冠军,但随着多位顶尖球星的复出,这可是有着不小的难度。

专访费德勒:4年大无满贯怀疑自己 对中国有爱

费德勒收获温网冠军

“我和中国以及中国球迷之间,是一场爱的故事”

——你是否曾经考虑过避战今年的上海?毕竟你去年已经证明,一个加长版的休赛期,作用是多么神奇。

费德勒:哦,我从未这么想过。通常来说,我在上半赛季的起步会稍稍慢一些,也会悠着一些参赛;而下半赛季,我的参赛量会相对更多。更何况,今年我在红土赛季已经休整了十周之久,不需要更多的休息。

我今天刚刚从东京来到上海,我已经到旗忠网球中心进行了两个小时的训练,非常喜欢那里的球速。我对本届上海大师赛有着很高的重视程度与期待,我极少提前这么早来到一项赛事,我已等不及签表抽出,我希望能够冲击桂冠。

——你是凌晨一点抵达的浦东机场,那里有大批迎接你的球迷。你当然在全球都拥有大量的粉丝,但能否谈谈中国球迷的特别之处?

费德勒:他们非常耐心,也充满热情,并且非常亲切温柔(sweet),而且也充满创造力。对他们来说,我的输赢并不重要,无论我是凌晨一点钟到来,甚至有时候是凌晨四五点钟离开,他们都会迎接我或者送别我,祝贺我或是安慰我。

尽管这样的场面一再发生,但每一次我都心存感激。我还曾经问他们,为什么愿意牺牲睡眠,只是为了能够看到我。面对他们时,我去和他们聊聊天,或是给他们签名或合影,我总是尽我所能。我真的非常非常感谢他们,希望下周能够在旗忠网球中心看到他们来为我加油鼓劲。

——上海大师赛将从2019赛季升级为一项11天的更大型赛事,基于你和这项赛事的强烈纽带,你对此有多兴奋?

费德勒:哦,已经确定了吗?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新闻,我知道上海大师赛多年来一直都在努力成为一项更为重大的赛事,我也一直很支持这项动议。我2002年第一次在上海参加大师杯赛,2005年又专程来到上海为旗忠网球中心开馆,我和上海、中国以及中国球迷之间,是一场爱的故事(love affair)。但不仅仅如此,亚洲地区需要更大的赛事,这有利于网球的未来。

专访费德勒:4年大无满贯怀疑自己 对中国有爱

费德勒曾拿到过上海大师赛的冠军

——那么,2019赛季首届升级版的上海大师赛,我们能看到你吗?

费德勒:哦……你永远不知道两年之后的事情会是怎样的。我当然希望届时仍然能够来上海参赛,至少,相比于2020年东京奥运会,2019年会是一个可能性更大的目标。

“我和孩子们的耐克鞋,加起来可比米尔卡的鞋还多”

——聊聊迈克尔·乔丹吧,他是你的头号偶像。你是否认为,你俩的球风相当接近?都是十足优雅,看上去毫不费力。

费德勒:他的确是我心中的头号体育英雄。他不仅是最伟大的篮球运动员,甚至有可能是史上最伟大的运动员。小时候,我的房间里贴着他的海报。的确,即便在赛场上面对最困难的境地,我们也尝试让一切看上去显得轻松,至少很多人都是这么评价的。但事实上,我们也会体会到巨大压力,我们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只是因为我们多年来在体能和战术训练中的投入,让我们在关键时刻仍能有流畅出色的发挥。很高兴,我和他之间还有着这么一层联系。

——你是如何与迈克尔·乔丹以及Jordan品牌牵手的呢?他真的会亲自参与到合作设计吗?

费德勒:从小我就是Air Jordan球鞋的忠实追随者,一直都是我的最爱。所以当他们最初询问我是否有意与Jordan品牌合作设计,我当然兴奋地欣然同意;要知道,迈克尔·乔丹并不是那种热衷于与其他运动员或设计师合作的人,所以这对我来说也是巨大的荣幸。

——当你为自己挑选一双鞋的时候,你最看重什么品质?

费德勒:首先是外观,但我得承认,有些好看的鞋子,真的还蛮难穿进去的呢!其次,我也非常注重各种细节,背后是否有故事?什么颜色或是几种颜色的配合?是否是我喜爱运动员的款式?

——很好奇你家里到底有多少双耐克球鞋?毕竟,除了你的个人收藏之外,你还有四个孩子。你们家的耐克鞋,应该都能够超过米尔卡鞋子的总数了吧?

费德勒:哈哈哈!我和孩子们的耐克鞋,还真的有可能比米尔卡的鞋子还多呢!我自己的球鞋和收藏,就可以轻轻松松过百双之多。有时候家里来了一群朋友,门口简直就是二三十双球鞋堆在那里,看上去真的让人想笑。

——既然说到迈克尔·乔丹,不妨再问一个篮球的问题。如果作为篮球运动员的话,你觉得场上什么位置最适合你?

费德勒:应该是控球后卫吧!我的速度比较快,并且对场上局势有着良好精当的预判,我也有着比较开阔的视野,传球技术比较好。不过老实说啦,我的篮球打得并不多,但篮球的确是一项我从小就非常喜爱的运动项目。

——你的上一项赛事是拉沃尔杯,赛事获得巨大成功。这项赛事有朝一日会来到中国吗?

费德勒:为什么不呢?当然有这个可能。明年赛事会去往芝加哥,然后再重返欧洲。当然,每个奥运年,我们不会举办这项赛事。重返世界组主场时,我们的确有可能来到亚洲举办。

(此视频与原文内容无关,仅供延伸阅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patozh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热门专题
视觉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