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花滑加拿大赛羽生结弦崩盘 费南德兹逆转夺冠

[摘要]9月24日国际滑联2017/18赛季"秋季经典"挑战赛在蒙特利尔结束男单自由滑的较量,短节目第一的羽生结弦出现多次失误,以总分268.24获亚军。费南德兹以279.07分夺冠,梅辛以248.30分获第三名。

腾讯体育讯 北京时间9月24日 国际滑联(ISU)2017/18赛季“秋季经典”挑战赛在加拿大蒙特利尔结束了男单自由滑的较量,短节目发挥喜人的日本名将羽生结弦大倒热灶,出现了多次严重失误的他,最终以总分268.24获得亚军。同门师兄、西班牙名将费南德兹以279.07分逆转问鼎,东道主选手梅辛以248.30分获得第三名。

花滑加拿大赛羽生结弦崩盘 费南德兹逆转夺冠

羽生结弦 亚军

在昨天的短节目中,重拾前几个赛季肖邦《第一叙事曲》这套节目的羽生结弦,在一些动作的顺序上进行了调整,节目构架更加合理,编排和表演也更为细腻。他开场并未使用后外结环四周这个难度更高的跳跃,换回了后内结环四周,完成质量上佳且采用大一字滑出,两组旋转之后,步伐衔接阿克塞尔三周依然无可挑剔,后外点冰四周接三周的第二跳采用了双手举过头顶的难度姿态,裁判在执行加分上非常慷慨,圆形接续步与音乐的配合可谓丝丝入扣,整套节目的滑行和音乐表达都较之前两个赛季更上一层楼,裁判共给出了10个满分,技术分64.17,节目内容分48.55,合计112.72,以打破国际滑联男单短节目最高分纪录的成绩排在第一位。

而同门师兄费南德兹的表现也不错,以卓别林电影混编作为伴奏的他,除了开场的后外点冰四周落冰感稍差,第二跳只接了两周外,后内结环四周、阿克塞尔三周都成功完成,三组旋转和接续步的定级也很好,整体表演非常自如,但在节目的构架上与羽生结弦有些许差距,技术分54.65,节目内容分46.66,合计101.20位列第二。

东道主选手阮楠和梅辛与以上两人存在实力上的较大差距,分别以88.40和86.33排在第三和第四位。

可以说,最后冠军的较量毫无悬念是在包揽最近四届世锦赛金牌的同门师兄弟间展开,他们能否在自由滑中有上佳表现,为接下来的大奖赛打响头炮,之于平昌冬奥可谓至关重要。然而,自由滑的情况却让可谓磨刀霍霍的各路粉丝和观众大跌眼镜!

排在今天最后一组第三位出场的羽生结弦,自由滑是《阴阳师》这套前两个赛季的节目,虽然不免有“炒冷饭”的声音,但普遍认为这套节目已是驾轻就熟,可万万没想到开场勾手跳就起空,从原本这套节目的跳跃动作配置来看,本场的安排应该是赛前身体不适而有意调整了计划,如果只是一个勾手跳出现失误,短节目的巨大优势显然不会被抵消。但问题就在于接下来的全部动作,几乎都没有按照“计划”来走:

第二个跳跃后外结环三周完成还不错(这里原计划应该是后外结环四周),而后内点冰三周虽然也顺利完成,但却被指出有用刃错误嫌疑,旋转和接续步发挥还算正常,甚至后内结环四周接三周连跳都一气呵成的顺了下来。可万万没想到接下来的全部跳跃堪称灾难—后外点冰四周接后内结环三周连续跳,两跳都做成两周;后外点冰四周单跳再次做成两周;阿克塞尔三周摔倒;最后的后外点冰四周双足落冰且被判定降组,完成一塌糊涂。技术分只有67.02,节目内容分也缩水成89.50,自由滑拿到155.52,两套节目合计268.24完成比赛。

面对师弟这样的糟糕表现,倒数第二位出场的费南德兹原本应该压力全无,但发挥却同样令人目瞪口呆!

以音乐剧《梦幻骑士唐吉坷德》作为伴奏的他,开场出色完成了后外点冰四周,但接下来原本该是后内结环四周跳,腾空后感觉不是太好,最终做成了三周,阿克塞尔三周接三周也做出了两周接两周;此后几组跳跃完成还算顺利,但最后的后内点冰三周接后内结环三周连续跳时,第一跳被指出用刃错误,第二跳做成两周,接续步只有2级,虽然算不上全盘崩溃,但与同样糟糕的羽生结弦两相比较,绝对算得上“难兄难弟”。技术分86.37,节目内容分92.5,自由滑得分177.87,总分279.07冲到第一,尴尬之外还是尴尬的拿下冠军。

东道主选手梅辛没有出现摔倒和起空这样的重大失误,他也成功完成了两次后外点冰四周跳,但两次阿克塞尔三周都出现落冰不稳的问题,后外结环三周转体不足、后内点冰三周用刃错误,技术分78.67,节目内容分84.30,自由滑得分161.97,合计248.3排名第三。

乌兹别克斯坦名将戈米沙没有完成四周跳的能力,但他通过巧妙的编排,将两次阿克塞尔三周完美的融合到节目的跌宕起伏中,其余的三周跳都顺利完成,而且展现了出类拔萃的表演能力,将《沉思》演绎的颇有韵味。技术分79.45,节目内容分83.10,自由滑拿到162.55,总分246.19排在第四位。

最终,羽生结弦在短节目领先11分的大好形势下,就这样将冠军葬送,着实令人唏嘘,但费南德兹的状态显然也是半斤八两,而此前包括宇野昌磨、陈巍、金博洋在内的两位强敌都已经完成赛季首秀,其中前者状态相当不错,后两人同样有苦难言,据悉加拿大名将陈伟群甚至因故退出了雾笛杯。可以说,之于平昌冬奥会男单奖牌的争夺,形势已经从剑拔弩张转成扑朔迷离的同时,也让人对10月下旬开战的大奖赛充满期待。

(唐雪见)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ingwei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
热门专题
视觉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