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右眼几近失明 美籍华人为回祖国参赛用了12年

[摘要]对于男子50米手枪选手来说,完成一枪,不过60秒的时间。但为了站在祖国赛场上完成这一枪,37岁的美国籍华人选手石晶用了12年。

右眼几近失明 美籍华人为回祖国参赛用了12年

37岁美籍华人射击运动员石晶

撰文/王怡薇

天津全运会赛场,有一群特殊的参与者,华人华侨运动员。

得益于国家体育总局《相约全运会 共筑中国梦》的邀请,本届全运会26个大项34个分项(群众项目除外)均向华人华侨开放,37岁的美籍华人射击运动员石晶就是其中一员。儿时右眼几近失明,远走他乡求医,在看似最不可能从事的射击项目中,石晶得到了最初的快乐,坚持也让他最终圆梦。

为回祖国参赛 37岁的石晶用了12年

低头思忖,举枪,瞄准再到射击,对于男子50米手枪选手来说,完成一枪,不过60秒的时间。但为了站在祖国赛场上完成这一枪,37岁的美国籍华人选手石晶用了12年。

在练习射击前,石晶曾经练了10年的射箭,夺得过美国西部赛冠军。26岁,他才正式开始进入射击领域。说起当初练习射击,还是因为他想参加2008年北京奥运会。但短短2年的时间,想从从来没摸过枪,到经过美国国内选拔参加奥运,比登天还难。

“错过了2008年,我特别遗憾,特别想能在中国参加一次比赛。”出现在天津全运会赛场的石晶这样说,他曾经认为,这样的遗憾可能无法弥补。

今年7月中旬,有朋友告诉石晶:“中国的全运会面向海外华人华侨报名了!”一开始,石晶还不太相信,他赶忙上全运会的网站去查询。在确认消息属实后,另一个难题困扰着他。射击运动员出国比赛时,运枪是非常复杂的过程,一般的情况下,要2-3个月的时间。“特别感谢国家体育总局、中国射击协会还有北京体育大学。把资料、世界排名递给官方,8月初他们就通知我可以参赛,并帮我解决枪支在运输中的问题。”至今说起这次回来参赛的经历,石晶都觉得不可思议。石晶的爸爸是天津人,来自杨柳青的石家大院,这一次,石晶是真正意义回家比赛。

更让人觉得奇妙是,由于奥运会取消男子50米手枪项目,里约奥运后,石晶已经将手枪刷油封箱,改练步枪。没想到这次意外的计划,让他又重新拆箱,拿出手枪参赛。

“这应该是我最后一场正式的50米手枪比赛。感谢祖国,给了这次机会,能够回来参赛,还能和世界顶尖运动员同场竞技,非常感谢。”尽管没能晋级本届全运会50米手枪决赛阶段,石晶仍动容的说道。

以这样奇妙的方式,在自己的祖国,最后一次参加练习多年的50米手枪比赛,对于石晶来说,这是命运给自己最好的安排。

右眼险失明却将射击进行到底 美籍华人的全运会

10岁时一次意外让他几近失明

10岁时,一次意外,剪刀扎进了石晶的右眼,这样他几近失明。在国内求医无果的情况下,父母决定带石晶前往美国医治。

在巴尔地摩,石晶接受了两次右眼手术,尽管手术成功,他的视力得以恢复,但他的右眼瞳孔至今无法收缩,还怕见光。在美国,没有医疗保险,这样两次手术让石晶一家几乎倾家荡产,还欠了很多钱。

大学里,石晶学习的是计算机软件设计,毕业后他得到一家负责设计战斗机导航系统公司的offer,但加入公司的第一个条件,就必须是美国公民。在离开中国的14年后,石晶正式入籍美国。

程序员的工作枯燥而忙碌,每周一到周五,石晶每天都要工作超过12个小时。尽管如此,他仍坚持每周末练习射击10小时。“做运动员,没有时间保证一切都无从谈起。虽然兼顾工作和射击很艰难,但我热爱这项运动。”石晶这样说道。通过努力,去年获得泛美运动会银牌的他也获得代表美国参加里约奥运会的机会,尽管最终没有站上领奖台,但能够站在奥运的舞台上,石晶心满意足。

因为右眼瞳孔无法收缩,所以他右眼看东西时无法“对焦”,也不能分别远近。

“好在50米手枪不是移动靶,所以眼睛其实对我没有太大的影响。”尽管如今说起眼睛的伤势,石晶总是轻描淡写,但在一众用右眼瞄准的选手中,只能用左眼瞄准的他还是显得很特别。

用左眼瞄准射击就如同你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开车,从举枪的姿势、头倾斜的方向还有胳膊的弧度,都要做出改变。 “完全是靠失败的经验。”石晶笑说,他试过所有姿势,才找到感觉。

在美国,射击并不是大热的项目,由于观赏性不足,赚不到什么钱,美国射击协会对运动员的支持有限。平日训练里,石晶购买训练子弹的钱一部分是自己出,成绩好的话,国家队也会支付一部分。为了方便训练,石晶在家附近的射击馆中挖了一条70米的道,用来训练50米手枪。

这一次,回到天津比赛,让石晶印象最为深刻的就是比赛的场地。“场地超级好,这个规模,在整个美洲,除了里约奥运新建的射击馆,都比不上这里的。”石晶兴奋的说道。

右眼险失明却将射击进行到底 美籍华人的全运会

“回中国当职业运动员 我可能真得不行”

全运会男子50米手枪比赛资格赛,石晶就站在名将庞伟身边。比赛结束后,俩人还一直热聊,看得出来,常年比赛,俩人已经是不错的朋友。

“如果真的要让我来中国当职业运动员,我可能还真的不行,他们心理承受能力比我强太多了。我来这里,我是没有压力的,打得不好没有实质性的影响。作为他们来说,会有很多影响。职业运动员,需要更强。”在石晶看来,边工作边训练比赛的生活更为适合自己。

如今石晶生活的美国亚利桑那州,服务于州政府软件开发部门。这次来参加全运会,石晶是按小时请假的,他必须要在8月30号回到美国,隔天就要上班。

“当然值得,如果重来一次,我还是会选择来比赛的。虽然分数不是很理想,但重要的是这次经历和经验。”尽管这一趟回国参加比赛很折腾,但石晶觉得特别满足。

“其实从事这项运动,说获得名利、金钱可能都不太能,况且这项运动还需要我用工作赚来的钱维持。它带给我更多的是精神上的动力,一切都是有可能的,你要尽全力把一件事做好,就算输了,也没有什么遗憾了,这是我从射击和运动员身上学到的,生活中我们也会遇到类似的问题,是一种对待问题的态度吧。”石晶这样说道。

上天曾经让石晶经历飞来横祸,右眼几近失明,但他却让这最不可能从事的射击成为自己终身的事业;而原本以为无望再回到祖国参赛,却因为全运会华人华侨政策,终于圆梦。

对于射击,理工男石晶找不出逻辑来解释,他说,这叫真爱;更重要的是,通过这项运动,他懂得生活的真谛,那就是做任何事情一定要尽力,因为你真的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hoganyhfa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
热门专题
视觉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