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对话格斗孤儿:我不走 我回去也会再跑回来!

[摘要]我问小伍,你为啥不愿意回去,他说,我回去就会和那里的人一样,吸毒,偷东西。我不想像他们那样。

对话格斗孤儿:我不走 我回去也会再跑回来!

王志安对话格斗孤儿

格斗孤儿的新闻出来后,我们一直想采访这些不幸的孩子。终于在8月1号,我们结束上海的采访,飞往成都。此刻,这些孩子跟随俱乐部的哥哥们全部都去了马尔康,恩波俱乐部的成年格斗队员,要在这里打一场和日本选手之间的格斗比赛。我们包了一辆车,夜路里驱行8个小时,终于来到了马尔康。

在此之前,我们的编导团队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一周。他们在焦急地等我到来。

格斗孤儿新闻曝光后,这些孩子,包括他们所在的俱乐部,都遭受到了巨大压力。有媒体指责让孩子练格斗残忍,有人呼吁让这些孩子赶紧回学校上学。还有更多的媒体赶到现场,想要采访他们,恩波俱乐部都回绝了。

与此同时,成都警方在第一时间对恩波俱乐部进行了调查,每个孩子都被反复询问,有时候夜里三四点钟,还要被教练从熟睡中抱起来,接受警察的询问。

我们先前赶到的编导虽然没有被拒绝,但孩子们怕极了摄像机和照相机。只要镜头对准他们,他们扭头就跑。编导们第一次见孩子们,恩波俱乐部的工作人员明确提出要求,不能带摄像机、照相机,甚至不能举起手机。

整个俱乐部,都沉浸在一种压抑的氛围里。

更糟的是,大凉山越西县的工作人员在事后找了过来。在恩波俱乐部,一共有17名孩子来自这里。越西县的态度很坚决,让这些孩子回去。他们给孩子的家长施加压力,让家长到成都和马尔康把孩子接走。

这一切,孩子们还蒙在鼓里。

采访这些孩子挺艰难的,这些孩子几乎都经历过巨大的不幸,他们的父母或是因为吸毒死亡,或是因为各种原因跑掉了,留下他们在贫穷绝望的大山里。

对话格斗孤儿:我不走 我回去也会再跑回来!

▲ 在凉山,让父母失去抚养能力的最大原因是毒品和艾滋病

采访开始,三言两语后,孩子们就都哭了。是那种隐忍着的流泪,眼泪刚流下来,就用自己的小手努力地擦着,仿佛想要把眼泪擦回去。他们满身积攒的都是悲惨和伤痛,小小的身躯无法承载,但却不能尽情释放。

对话格斗孤儿:我不走 我回去也会再跑回来!

孩子努力地擦掉眼泪

他们早早学会了忍受,必须忍。

小伍的父母因为吸毒离婚,他和哥哥没什么人管,家里穷,只上了一星期的学就不上了。小伍在回忆自己母亲是说,母亲的毒瘾上来很可怕,有一次他把毒品藏了起来,母亲哀求他,他看不得母亲的神情,最终把毒品还给了母亲。母亲去世前,吸食了过量的毒品,出现幻觉,当时他就在跟前,这一幕,小伍永生难忘。

我问小伍,你为啥不愿意回去,他说,我回去就会和那里的人一样,吸毒,偷东西。我不想像他们那样。

对话格斗孤儿:我不走 我回去也会再跑回来!

孩子接受采访

小杰的父亲去世后,母亲扔下他们兄妹三人改嫁了,临走时,姐姐哀求母亲把还在吃奶的妹妹带走,母亲没有带。三个不到十岁的孩子,不但要到地里干活,还要自己做饭,所谓做饭,多数时候就是煮点洋芋。

小伍在梨视频的节目里曾经接受过采访,提起这个网络上流传很广的的视频,没等我问完话,他就打断我,自责地说“我好后悔!”他不明白,那句随口说出的话“感觉累,有时候累得不想练了”怎么会引来这么严重的后果。我问他,真的累么?他急了,连忙说不累不累。站起身来就给我表演踢腿出拳,有板有眼。一边做动作一边看着我。

对话格斗孤儿:我不走 我回去也会再跑回来!

▲ 小伍接受梨视频的采访说:“感觉累,有时候累得不想练了。”

他们的教练说,体育项目的训练,哪有不累的。但他们对孩子们的训练,有一整套方法,都在身体承受的范围内。累不等于不合理,合理与否的标准,是他们身体的发育和承受能力。这些孩子到了这里,体重普遍都会快速增长,身体素质也会迅速提高,这是科学训练的结果。

我问小伍,你是不是怕自己说累,就会被送回去?他的心思被我看穿,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点了点头。

那笑容,让人看着辛酸!

对话格斗孤儿:我不走 我回去也会再跑回来!

▲ 恩波俱乐部的孩子在训练

恩波俱乐部有37名孩子,来自大凉山的有18位。这些孩子来的时候,普遍都营养不良,在这里,他们能吃上牛肉、鸡蛋、牛奶。对于孩子们来讲,这里和家里相比,就是两个世界。他们不想回家,如果大凉山还算他们家的话。

这些孩子们自从来到这里,就都没有回去过,包括春节,和彝族的火把节。他们的亲属一年会过来看望一两次,有些家长来看孩子,还让俱乐部报往返的路费。孩子们在这里的训练都很刻苦,有些是出于爱好,有些是担心训练跟不上,就会被淘汰。而淘汰,就意味着要回大凉山。

对话格斗孤儿:我不走 我回去也会再跑回来!

▲ 小伍做了队长(右)

小伍来恩波俱乐部已经3年,他懂事,训练认真,当上了队长。14岁的他,没有一点点青春期叛逆的影子,为了练好一个动作,下课后他常常自己增加练习,还曾经不小心弄伤了手臂。他特别喜欢《摔跤吧爸爸》这部电影,看了三遍。一遍是干爹恩波带他们去电影院看的,另外两遍,是在师兄的手机上看的。

提起学习成绩,他的神情尴尬,面露羞怯。俱乐部里孩子学的文化课跟同龄人比,已经简单很多了,但他没有基础,很吃力,经常考十分,二十分。但谈起训练,他神情坚定,内心有明确的目标和方向,要打UFC,要拿金腰带。

我告诉他,UFC很难打的。他没有一丝停顿,说:“很难打,但是我能坚持,我知道。”我问他:“全中国也只几个人打进UFC,你觉得你能打进去吗?” 他说:“我觉得能。因为我每天认认真真地训练,目标就是UFC。”我问他为什么想参加比赛,他说,“为国增光!”

几天前,小杰的爷爷给他打电话,让他回去,说如果不回去,就把他的腿打断。小伍看到许多家长开始动员孩子们回去,他主动给自己的爸爸打电话,说,他在这里挺好的,别听外界那些传言。

我们采访时,小杰的姐姐据说已经在来接小杰回家的路上,我没忍心告诉他们这些。我问小杰,想回去么?他说,我不回去。我接着问,如果非要你回去呢?小杰重复了一遍说,我不走。

我问小伍,你们是孩子,大人们如果决定了,你们怎么办?小伍说,就是把我带走,我回去后找我爸爸要钱,买一张车票,再跑回来。我接着问,如果这个俱乐部不能再接受你们了,怎么办?小伍说,那我就去别的俱乐部练,他就认准这个了。

网上有许许多多关于这些孩子的道理,如果不来新闻现场,不去亲身体会这帮孩子的悲惨遭遇,不去仔细聆听孩子们真实的内心,显得还挺有道理。但是,这些所谓的道理在这些孩子们紧咬着的嘴唇,强忍着的眼泪面前,显得那么虚伪。

所有帮助孩子的救济措施,都应该以孩子们的利益为核心,评估究竟什么措施才真正对他们有利。任何改变都应该是促进和改善,而不是促退和回归。这才是所有关爱儿童,救助儿童的金标准。

这一切,键盘侠们不知道,大凉山越西县那些官老爷们,也不知道。

就在昨晚,我写这篇文章时得知,18名大凉山的孩子,有5名已经被带走。剩下13名,还在等待11号谈判的结果。

祝这些孩子好运!

以上内容来自微信公众号:王志安(wangju8848)

免责声明:腾讯体育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arahxie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热门专题
视觉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