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视界波:辱骂耳光群殴 业余比赛裁判权威谁维护?

撰文/赵宇

业余足球比赛辱骂、殴打裁判员,这已变得越来越不稀奇,几乎每年都会有关于正规业余足球比赛、非正规业余足球比赛中出现裁判员被打的情况。作为业余比赛的裁判员,这些人基本上也都是国家一级,上过专门的裁判员培训班,可是在管理相对不规范、对球员约束能力有限的业余联赛、野球比赛当中,裁判反倒成了弱势群体,没有绝对权威。

就在前段时间,上海超级联赛和昆山足球甲级联赛中分别出现了球员殴打裁判的情况,其中昆山地区群殴裁判的三个业余球员还因此被治安拘留。和职业联赛相比,业余比赛中的戾气似乎更严重。

拿着相对较低的收入,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业余裁判甚至会比中超中甲裁判还难做。不过他们当中多数人还在坚持,把做裁判当成了自己的业余爱好。

权威容易被践踏 业余比赛裁判比中超还难做

被打的两个业余裁判都是业界实力派

不管是在上海超级联赛执法的被打裁判员阎诚斌,还是在昆山足球甲级联赛被群殴的裁判员戴卫华,其实都不是一般人,他们在各自的裁判圈子里有着不小的影响力。

阎诚斌曾留学德国,回国后曾自己创业,做一份跟足球有关的工作。除了创业之外,他还是国家级裁判,吹乙级联赛。不过就在今年,年满40岁的他没有获得升入中甲联赛的资格。根据足协规定,如果一名国家级裁判员年满40岁无法升入中甲,那么将不会在职业联赛中被使用。

这也让他有些不爽,曾在朋友圈里公开挑战过足协裁判办公室负责人刘虎,不过这没起到什么效果。无法继续做职业联赛裁判,但他的水平吹业余比赛还是绰绰有余的,他在上海超级联赛中算是主力裁判员,经常会被安排吹罚一些关键比赛。

在7月9日的一场上海超级联赛中,YLZ队球员董卿因对阎诚斌判罚不满,出现了扇裁判员耳光情况。做裁判时并不知名的阎诚斌,也因这个视频一下子被外人所知,他过去的一些履历也被挖掘出来。

“这个裁判据说水平还行,但后来为什么不被中国足协用,具体也不清楚。”一位对阎诚斌有一定了解的裁判员这样说。

因为在执法过程中被抽耳光,阎诚斌一下“火了”。

昆山的裁判员戴卫华虽然没有吹过职业联赛,但他从2002年就获得了国家一级裁判资格,一直在昆山、苏州等地执法业余比赛,还在昆山地区曾担任过十年的裁判长。目前既是昆山某学校的体育教师,同时也是昆山足协的裁判技术顾问,帮着带一些年轻裁判,现场评判年轻裁判在执法过程中的表现,上海申花队当年来昆山打热身赛时,基本上都是由他来执法。

过去一年的昆山足球甲级联赛,戴卫华都没有执法过。6月18日,昆山足球甲级联赛迎来了最重要一场比赛,天合国际物流对阵启航中天。启航中天队如果这场比赛能够打平,就将获得该赛事的冠军。正是因为这场比赛的重要性,所以组委会才决定让他来执法。

双方上半场打成1比1。下半场比赛中,天河国际物流先进一球,2比1领先。就在比赛进行到伤停补时阶段时,天河国际物流队在一次拼抢过程中断球,对方认为犯规在先,但执法比赛的戴卫华认为这个球没有问题,示意比赛继续进行。结果天河国际物流队再进一球,将比分改成了3比1,由于此时距离伤停补时结束还有不到一分钟时间,所以这个球也基本上宣判启航中天队无法获得冠军。

看到对方打进一球,认为自己被侵犯的启航中天队8号球员过来质问裁判,那个球为什么不判罚。就在戴卫华向对方解释不判罚原因时,启航中天队守门员走过来,突然从背后朝戴卫华进行飞踹,紧接着,其他两名球员也对他进行了飞踹、殴打。

“被踹第一脚时我本来准备掏红牌的,结果后来三个人一起踹,连掏红牌的机会都没有。”戴卫华表示,这是自己执法20多年来第一次遇到的情况,“以前顶多质问、推搡,但这种集体殴打裁判的情况的确不多见。”

经过在医院的检查,戴卫华基本上都是皮外伤,只需要在家休养,“幸好对方守门员从背后那一脚踹到脊椎骨上,要是踹到肋骨上,估计情况就会非常严重了。”

戴卫华表示,这是自己执法20多年来第一次遇到的情况。

业余比赛裁判员对球员约束力不大

两起业余比赛暴力殴打裁判员的情况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关注。上海业余球员董卿被中国足协终身禁赛,不过由于他和裁判员已私了,所以并未被刑拘。据腾讯体育了解,董卿后来也意识到了自己行为的不妥,专门向裁判员道歉,并做了经济上的补偿。

和董卿相比,昆山地区殴打裁判的三名球员遭到了更严重的处罚,他们也被中国足协终身禁赛。由于事发后赛场官员第一时间报警,所以这三名殴打裁判员的业余球员也被治安拘留,三人总共被拘留了33天。

“这事儿过去就过去了,对我来讲也没什么影响。接下来还会去吹比赛、做裁判员培训,毕竟喜欢这个工作嘛。”戴卫华说。

现在回过头来看自己当时的执法,戴卫华也认为没有问题,他认为自己对于双方的尺度都是一样的,“职业联赛跟业余比赛还是不一样,可能对于球员的控制方面,职业联赛会比较好一些。像这种业余联赛做出判罚之后,有时候球员的情绪不好控制,所以就会出现一些殴打裁判的情况。”

其实在一些业余联赛中,殴打裁判的情况时有发生。去年九月成都业余足球联赛中,由于对裁判判罚不满,其中一队球员疯狂追打当值主裁,从场内打到停车场,在裁判进入一家店铺后,球员仍然不依不饶,最终在相关工作人员的劝阻下,事态才被平息。

除了殴打裁判之外,业余比赛中也有时会出现集体群殴现象。就在今年上半年的通州足球联赛中,就出现了双方球员群殴的状况,这场面显然已超出了裁判员的控制范畴,两队随后也被取消参赛资格。

业余足球比赛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相关裁判专家认为跟业余球员难以控制有关系,“说实话,业余球员不是靠踢这个比赛生存,他们更多都是业余爱好,有些人对于规则的理解和掌握程度也是有限的,所以场上经常会质疑裁判员,有些管不住自己的就出现了殴打裁判员的情况。在业余比赛中,裁判员的约束力跟职业比赛没法比。如果职业联赛中出现殴打裁判的情况,那么也会终身禁赛,这也就意味着这个职业球员的饭碗没有了。”

在比赛中当众抽裁判员耳光,本身就是对足球规则的一种践踏。

该裁判专家表示,职业联赛关注度高,业余联赛平时基本上没有什么影响力,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些不好的情况出现也就不会受到广泛的关注,这也导致一些业余球员没有规范、约束自己的行为,“比如对那些业余球员终身禁赛,那么他顶多就不踢正规的业余比赛了,但跟朋友一起踢野球也没法限制,所以这罚单开下来对于他来说有影响,但影响力度远没有职业球员的罚单那么严重。”

吹业余比赛收入不高 每场两三百元

和业余球员一样,执法业余比赛的裁判员也基本上不拿这个当做主业。他们如果想要获得执法当地水平比较高的业余联赛的权利,那么至少要拿到国家一级裁判员的证书。

据戴卫华介绍,执法昆山本地最高级别联赛——昆山足球甲级联赛,主裁判一场的费用是200元,助理裁判每人100元,第四官员50元,“我们这个地方一直都是这样的标准,这么多年也没变过,大家有时候来执法也不完全是为了挣钱,完全是喜好。”

为了执法业余比赛,裁判员也要付出很多辛苦。“比如有的裁判员一天要执法两场比赛,上午一场,下午一场,这样一天时间基本上都放在外面了。我们的业余比赛基本上都是在周末进行,所以除了平时正常上班,周末还要执法,根本就没什么时间陪家人。”

和昆山相比,一些大城市做业余裁判的收入会高一些,但一场比赛吹下来平均在500元左右。在执法过程中,经常会遇到一些挑战、责骂、推搡都是比较正常的。

“其实有时候执法业余比赛压力挺大的,毕竟球员都不是职业的。我执法的时候倒是没遇到过打裁判的情况,但被骂也挺正常的。遇到这种情况有时候也没办法,只能出示红黄牌。”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年轻业余裁判这样说,他表示自己由于执法时间不长,所以暂时还没有遇到更大的挑战。

业余裁判面临的挑战往往比身处于职业联赛的同行更多

据一些业余裁判介绍,如果能够执法一些相对正规的业余比赛,那么自己各方面的保障也都会变好,比如执法当地的一些顶级业余联赛。但如果执法一些野球比赛,那样其实也没什么保障。

有时候双方球员打起来了,他们只好吹停比赛。看双方球员火气不消,那么比赛也就没法正常进行下去。甚至有些业余比赛当中出现了场面无法控制,裁判组主动离开,让双方自己确定是否继续再进行比赛。如果再进行比赛,那么也只能在没有裁判的情况下进行——裁判员没法控制局面,不吹了,也就是通常踢野球人所说的:“把裁判打跑了。”

当然,也有一些野球赛场上出现过业余裁判员和质疑自己的业余球员大打出手的情况,不过这种情况比较罕见,并不会出现在正规的业余足球比赛中,顶多是野球赛场上。

一些野球赛场上,某球员因经常辱骂裁判员被红牌罚下。由于两个队只是踢着玩,而且还都是互相认识的朋友,所以裁判有时也会跟双方球员商量:“你们看少人的一方是再安排一个人上来踢,还是就这样11打10?反正这个骂人的是不能再上来了。”

没有尊重还有多少人继续做业余裁判?

做业余裁判并不容易,有时候甚至比做职业联赛的裁判员还要难,这是腾讯体育在采访过程中与一些业余裁判交流时得出的结论。

同样是被打,戴卫华在看过上海超级联赛中球员直接扇裁判员耳光的视频之后非常气愤,“球员对裁判的权威一点都不顾及,上去就扇嘴巴……做个比方,马路上出了交通事故,哪怕是对方的全责,你能下车之后就扇人家嘴巴?”

“职业比赛当中裁判员权威还是可以树立的,但业余联赛给人的感觉就是裁判一直都是弱势群体。特别是基层比赛,经常会发生这种不愉快的情况。”一位业余裁判这样对腾讯体育说。

出现这么多混乱情况,甚至让一些年轻的裁判员对于是否要吹罚业余比赛都产生了影响,“我现在也在给我们当地的一些年轻裁判做培训,给他们指导,出现这种事情之后他们甚至对自己的学习目标都有些怀疑了。”戴卫华说。

一位业余裁判与腾讯体育记者交流时说,自己的一个朋友当年去执法比赛,女朋友正好也跟着他一起,坐在看台上观战。结果看到自己男朋友在执法过程中经常被责骂,挑战,感到非常气愤。执法完了直接跟男友说,以后咱们不做这个了,这些人太过分了。

业余裁判的收入十分有限,还要面临着来自球员的谩骂和指责。

当然,这只是一时气话,那个业余裁判后来也没有停止这个工作。一般这些业余裁判工作时,基本上都不会让家人过来观看,因为他们知道比赛复杂,裁判员经常被挑战,怕家人看到之后不理解。

虽然执法的收入不高,比赛过程中经常会有责骂甚至是殴打的状况,但多数业余裁判似乎也还是愿意坚持做下去。“以后有机会,我还是会继续吹裁判的,球员的行为不会动摇我做裁判的决心。”戴卫华表示,三名球员殴打裁判的现象毕竟是少数,自己并不会因为这件事发生了就彻底放弃了这个行业。

相关裁判专家与腾讯体育交流时也认为,不管是职业联赛还是业余比赛,质疑裁判权威的事情常有发生,“让业余联赛的组织更加规范,各方面的保障都到位,这对于业余裁判权威的保护还是很关键的。业余球员其实也应该加强规则方面的教育,有的时候容易发怒也跟对规则的了解不充分有关系。”

与此同时,该专家也强调目前业余裁判员的水平参差不齐,各地方也应该加强培训,提升裁判员的水平。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xeeg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