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关注度越高 生命力越强 透视全运会改革探索

关注度越高 生命力越强 透视全运会改革探索

7月12日,黑龙江队球员韩秀萍(中)在比赛中进攻。当日,第十三届全运会轮滑冰球女子组比赛在天津体育馆结束小组赛最后一轮较量。在A组的一场比赛中,黑龙江队以31∶0战胜河北队。黑龙江队列A组第一,河北队列第二。

回顾新中国体育,全运会的地位和作用不容忽视,它被认为是新中国体育事业改革发展的助推器和风向标。从“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到全面接轨“奥运争光”计划,再从“共享全运”“节俭办赛”到“全运惠民,健康中国”。在全运会58年的发展历程中,中国体育的价值取向不断丰富,人们看待全运会的视角也更为多元。

全面深化体育改革,努力破除机制障碍

1959年,第一届全运会在北京举行,这是中国体育里程碑式的大事,朝气蓬勃的新中国运动健儿展示了自信自立、热爱生活的风貌。而1983年的第五届全运会,则是中国重返国际奥运大家庭之后的首届全运会。

在新中国竞技体育从弱到强的发展历程中,全运会发挥着“指挥棒”的作用。1993年第七届全运会,将全运会举办时间调整为奥运会后一年;1997年第八届全运会的设项全面与奥运会接轨,并将奥运会金牌带入全运会计算。进入新世纪,中国军团跻身世界体坛最强竞争者的行列,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登上金牌榜首位。国家体育总局竞技体育司负责人表示,全运会是国内练兵的主赛场,是选拔和培养奥运人才的重要渠道和舞台。在奥运争光计划中,全运会的跳水、乒乓球、羽毛球、射击、体操、举重等项目上涌现了一批高水平竞技人才,创造了许多好成绩,圆满完成了奥运会备战任务,充分发挥了竞赛的杠杆和资源配置作用。

另一方面,与中国选手在国际赛场争金夺银的形势形成反差的是,全运会的关注度近几届有所下降。面对日益高企的改革呼声,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全运会也开始积极探求自身新定位。比如,2009年第十一届全运会关于新建体育设施赛后利用的考虑;2013年第十二届全运会践行“节俭办赛”理念;即将举行的第十三届全运会公布七大改革举措,增加群众比赛项目等。国家体育总局竞技体育司负责人表示,要以全运会改革创新为突破口,全面深化体育的体制机制改革,努力破除制约体育事业发展的利益藩篱和机制障碍。

挖掘赛会综合功能,让全运会成为群众的节日

有人把全运会比喻成“以各省区为单位参加的奥运会”,在以往以金牌为核心的评价体系里,各省区市体育部门都会将全运会的成绩和排名,视作衡量一段时期内体育工作好坏的重要甚至唯一标准。

2015年1月,国家体育总局发文,取消亚运会、奥运会贡献奖奖项的评选,对全运会等全国综合性运动会只公布比赛成绩榜,不再分别公布各省区市的金牌、奖牌和总分排名。国家体育总局竞技体育司负责人表示,要从根本上扭转金牌至上的政绩观以及由此引发的种种问题,在新的历史时期,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多元化、多层次体育需求与体育有效供给不足的矛盾依然突出,全运会要与时俱进,进一步挖掘并发挥综合性运动会的多元价值和综合功能。

眼下,第十三届全运会群众项目比赛正在全国各地陆续展开。姚喆文,一名小学五年级学生,柔力球技艺精湛,“特别希望到大舞台上展示,观众越多,我就越想表现”。年近50岁的北京市龙舟队队员马玲玲带伤备战,日均徒手划桨训练2000次,“为了全运,为了心中的梦想,拼一把,没有下次机会了”。首都体育学院校长钟秉枢认为,一个运动会的主要价值体现在项目设置上,增加群众比赛项目让全运会成为群众的节日,这种思路值得肯定。

长期以来,全运会遵循奥运会的竞赛体系,奥运会的设项变化在全运会上得到很大程度的体现。例如,橄榄球、高尔夫球在成为里约奥运会项目之后,也第一时间进入第十二届全运会。而第十三届全运会并没有完全“复制”东京奥运会的项目安排,空手道、冲浪项目受一定条件制约,不完全符合列入全运会项目的标准和条件。相反,龙舟、舞龙、柔力球、太极拳、健身气功、航空模型、航海模型等覆盖各年龄阶段、各类人群喜好的非奥运项目纷纷进入全运会。

钟秉枢说:“无论参赛的是专业运动员还是业余选手,都竭尽全力,都要争胜,超越自我。从这个角度看,群众比赛项目和竞技体育项目的金牌是一样的,是等价的。”

整合更多社会资源,健全体育人才培养体系

取消全运金牌榜,奥运金牌与地方体育部门不直接挂钩。有人为此心怀顾虑:既然全运会和奥运会没有关系了,还有什么理由让各省区市为奥运会投入呢?

对此,国家体育总局竞技体育司负责人表示,要通过全运会改革等一系列举措引导地方把更多的资源和力量放在后备人才培养、提高竞技水平、培育体育精神等方面,为我国竞技体育的可持续发展创造更加良好的发展环境,使奥运争光计划在体育发展的新时期有新的收获。

第十三届全运会设20项田径和14项游泳小年龄组比赛,群众比赛项目则让普通体育爱好者参与到全运会的激烈竞争中,一些项目还鼓励高水平业余运动员与专业运动员同场竞技,这都是创新选材思路、拓展选材范围、动员社会力量参与奥运会备战、从更广阔的范围中选拔竞技人才的重要举措。“未来能为中国体育争光的人将来源于多元培养体系,这也将推动竞技体育体制的改革和完善。之前有李娜和丁俊晖这样的模式,现在有男子冰球队的选拔和组建模式,都在往这个方向改变。”钟秉枢说。

2016年里约奥运会,中国女排勇夺冠军。郎平执教中国女排期间,运动员都向往入选国家队,各省市体育局也全力支持,国家队一呼百应,各方一路绿灯。同时,市场手段也没有缺位,复合型保障团队对女排登顶也功不可没。女排的胜利,是举国体制和市场手段发挥各自优势、融合进步的结果,这一点得到业内外人士广泛认同。

步入2017年的中国体育,显示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改革气魄。第十三届全运会的改革力度强劲,各界也寄予厚望。当全运会能够充分调动社会力量参与的时候,体育也将展示金牌之外的更多社会价值。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zoelyzh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热门专题
视觉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