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大人物-孤独跑者许飞 用音乐和跑步刺破生活

大人物-孤独跑者许飞 用音乐和跑步刺破生活

许飞现身引狂欢

撰文/徐思佳

2017年7月8日,合肥体育中心临时搭起的舞台前,只看得见黑压压的人头。当许飞的名字被主持人拉长声音提起时,现场沸腾了。一个比想象中更瘦小的身影出现在舞台上。她的声音不疾不徐,冷静地和跑友们打着招呼。

“真牛,她跑过了世界六大马拉松!”人群涌起一波又一波的骚动,出席各种跑步比赛,她不再是舞台上的暖场嘉宾,更像是一个资深的“跑步导师”。

“我觉得每一个跑友的心中都住着一个少年,这个少年始终在路上奔跑。在我跑六大马拉松的时候,我遇到过很多年纪很大的长者,年纪最大的甚至已经84岁了,在他们的身上我依然能够看到那种永不放弃的少年感。”自诩为少年的许飞在歌曲中投入了更多独立的色彩,而这种独立面对自我的能力恰恰是跑步带给她的。

大人物-孤独跑者许飞 用音乐和跑步刺破生活

许飞接受腾讯体育专访

还清300万赔偿 最难的日子是跑步给她勇气

2006年,解放军艺术学院的学生许飞刚刚大二,五月长假,她一个人背上吉他飞去长沙参加了当年最热的歌唱比赛。去时的飞机上,许飞俯瞰着这个世界,青春懵懂的我感受到了无助与渺小,就像一粒尘埃飘在空中,不知要被冷风吹向何处。

接下来的几个月就像一场梦,那个夏天,许飞的名字一下成为焦点,上万个荧光棒为她挥舞,无数人用手机为她投票。21岁的她享受着一夜成名的惊喜。在快乐女声的超快节奏造星的前提之下,比赛之后的几年是最宝贵的,而许飞却出道的同时一下子“消失”了。

从解放军艺术学院毕业后,对“体制内”“铁饭碗”有着本能的恐慌,源于对“体制内”“铁饭碗”的恐慌,她放弃了两个单位的录用机会。那年出席,许飞的父母得知她放弃了进文工团的机会,妈妈瞬间声泪俱下。许飞的父母皆是工人出身,深知体制内与编外人员的差异,都为许飞的选择而感到遗憾。2010年,京外某部队文工团委托大学启蒙老师找到许飞,问是否愿意从事军旅歌曲创作,为了父母的期盼,许飞选择了特招重新入伍。

重新入伍的同时,许飞也必须面临天娱传媒300万的赔偿金。没有新的签约公司,没有巨额唱片收入,单靠文工团的工资,这个数字堪称天文。在最难的日子里,许飞选择了用跑步反思自己,她每天坚持跑10公里。当她完成第一个马拉松,感叹起来,“这个世界上就没有难事”。抵押了房产,卖了车,苦心经营餐馆。2014年12月24号,许飞还清了天娱传媒的全部赔偿金。无债一身轻后,她把这些经历写成了一篇长微博。而此时,沉寂了多年的许飞却已经无人关注,长微博下的留言和转发寥寥无几,“但于我而言,这些却早已变得不重要。”

“只有困难才能够让我们成长,在那个阶段我不得不停下来思考,思考我为什么想要唱歌,我想要做一个什么样的歌手,而跑步恰恰是我马上就可以去做的事情,我要热爱生活,我要让自己的身体变的更强壮,身体好了,精神状态才会不一样。可以说,是跑步拯救和改变了我。”许飞说。

大人物-孤独跑者许飞 用音乐和跑步刺破生活

许飞在东京马拉松

马拉松是孤独的,但跑步是社交的

枯燥漫长的马拉松之路,教会了一夜成名的许飞走出痴顽与躁动,在三十而立之年学会独处。从小对体育并不感冒的许飞却在开始跑步的两年时间内完赛了十多场马拉松,并成为了亚洲第一个完赛了世界六大马拉松的音乐人。

“我其实体育很差的,我在跑首场马拉松之前,我在家里面的跑步机上每天跑50分钟坚持跑了半年。然后又开始在户外每天跑10公里,差不多跑了两三个月,才上的马拉松。我的首场马拉松过了30公里之后,我完全是走下来的。不可否认,马拉松是有门槛的,这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许飞说。

在许飞看来,马拉松是一项孤独的项目,任何人都必须在这个过程中学会面对自己,寻找最适合自己的配速和运动方式,这就像人生一样。

许飞说:“其实就马拉松的过程来讲它其实是很孤独的,你必须要学会一个人去选择,去面对自己。在马拉松比赛上不存在我们两个人一起跑,很难说我陪你跑,或者你陪我跑,因为我们的配速一定不一样。所以基本上三五结成一群完赛马拉松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跑步是有社交属性的,大家因为共同的兴趣爱好聚集在一起,特别容易成为很好的朋友。”

“这样的朋友会非常纯粹。”她补充道。

大人物-孤独跑者许飞 用音乐和跑步刺破生活

许飞的跑友圈: 约跑谢娜 与毛大庆从跑友到创业战友

2017年3月20日,2016中国马拉松年会在上海召开,年会上公布了2016年十大跑步人物。许飞成为娱乐圈唯一的上榜人物,而与她一起上榜的还有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YES跑团创始人叶钊颖,王者传奇体育文化公司创始人王丽萍和残疾人田径运动员郑金。

因为跑步,许飞结识了毛大庆,如今,毛大庆已经成为了许飞吉他私塾的投资人,两人约跑的舞台从马拉松的赛场到城市的路跑再到汹涌的创投圈。

“创业和跑步也是一样的。”这是许飞一直坚持的。当年那个穿着白球鞋,白衬衣,骑着单车,在校园操场边弹唱着《那年夏天》的青葱女孩,已经自己成长为霸气的CEO。

“我和庆庆哥(毛大庆)是在厦门马拉松认识的,我们从来不会约着说没事出来吃个饭,但是我们会约着说,哪天一起出来跑,我们从跑友就变成了朋友,从朋友又变成了良师益友,在学着创业的几年时间里,他其实是给了我很多金玉良言帮助我。跑步让我收获了很多非常宝贵的良师益友和朋友,同时也让我收获了很多不可以替代的,不可以复制的情感和感受。”许飞说。

如今,许飞已经成了跑步的代名词,在她的影响和带领之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喜欢上了跑步,她成立的“飞跑团”在全国各地都设有分团,她还曾带领跑团的跑友们到国外参加六大马拉松比赛。主持人谢娜也是被许飞带上跑步之路的。

“我朋友圈里其实有不少朋友,包括我爸妈都是这样加入跑步的队伍中的,他们本来从来不运动的,就因为我一直坚持,他们也开始运动。包括谢娜,她有好几次主动和我一起约跑,现在她在朋友圈也会经常晒跑步的图片。”

大人物-孤独跑者许飞 用音乐和跑步刺破生活

马拉松6大满贯赛

用音乐和跑步刺破生活 许飞的目标:一年一张原创专辑

在微博上,许飞的认证身份有三个,音乐人,吉他私塾的创始人还有飞跑团的团长。她曾写过这样一段话,来描述自己身上的多重身份,在她看来,跑步带给她事业的帮助不只是一两首歌的灵感而已。

“一生只搞体育运动而忽略音乐文艺教育的人通常野蛮残暴,那些专搞音乐而忽略体育的人性格多半软弱柔顺,很幸运我既从事音乐这份事业又热爱运动!”

在跑步的帮助下,许飞走出了事业的低谷重新迎来了新的上升期,但她拒绝用“高峰”来形容自己现阶段的事业,她说:“我觉得现在只是起点,终于开始步入了正轨。”

对于未来,许飞有着自己明确的规划,无论是跑步还是事业她都习惯了量化自己的目标。“我接下来是想多参加机场国内的马拉松,至于事业,我希望自己可以像过去那一年一样,非常稳步的每年做一张音乐的创作,我今年下半年也会有一张新的唱片发行。”说到这儿,许飞不忘打趣地加上一句,“当然,如果能赚到钱最好啦!”

结语:

完赛六大满贯,收获“六星跑者”的至尊称号,这些显赫的数字和名誉并没有成为许飞炫耀和宣传自己的筹码,她更多地是希望和别人分享自己在“六大满贯”赛事上的经历。她会把波士顿马拉松遇到的八十岁老人身上的少年感写进歌曲,她会用芝加哥马拉松自己马上就要放弃时看到身后上万人没有放弃而重新鼓起勇气的经历鼓励初级跑者,她会把东京马拉松的赛事服务细节挨个记在微博上,这也许就是一个真正爱跑步的人会做的事情吧!

正如阿甘正传里那句让许飞颇有触动的台词所说,“Just Run!”,在快节奏的生活里唯有跑步,是最纯粹的。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体育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honggfa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
热门专题
视觉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