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揭秘少林武校乱象:出租司机“变身”招生主任

[摘要]相较于少林寺的神圣感,盘踞在山下的这些大小武校是另一个江湖,他们无不以“少林”作为招揽学员的招牌,每一家武校与少林的关系都让人雾里看花,难以捉摸。

揭秘少林武校乱象:出租司机“变身”招生主任

不是去少林,就是去少林武校

5月7日,郑州汽车总站,入夏以来最热的一天。正午时分阳光刺眼,人也跟着燥热起来。

从早上6点半到晚上7点,一天中超过一半的时间,每隔10分钟,就有一班从这里始发的长途车前往登封。即便以这样的频率,车站仍然人满为患。登封位于嵩山腹地,是少林寺所在地。1982年,电影《少林寺》热映,上万人从全国各地奔赴少林寺,到2011年,少林寺景区每年的收入近2亿元。

揭秘少林武校乱象:出租司机“变身”招生主任

一部电影让少林寺名声远播

陈大亮(化名)夫妇正带着14岁的儿子加入购车票的队伍。从老家江西赣州坐了一宿的火车到郑州,陈大亮显得有些疲惫,靠在售票窗口的他被售票窗旁的各式各样的武校广告吸引。广告们争先恐后,一家的刚贴上,立马就被另一家覆盖了。

这一趟,一家人并不是去久负盛名的少林寺游玩,而是去考察学校。

“网上那些武校信息太多了,没有熟人,真不敢相信。”看着墙上各式各样的广告,陈大亮摇摇头,拉着妻儿走上长途车。在把儿子带来登封前,陈大亮曾上网搜过相关学校的信息,但打开网页后,他发现这些武校几乎都以“少林XX武校”“少林XXX学堂”自居,看得人眼花缭乱,就如同这些贴在墙上的小海报一样。

相比之下,他更相信自己的老乡陈伟。

揭秘少林武校乱象:出租司机“变身”招生主任

网上的武校信息让人难以分辨真假

陈伟的儿子小硕两年前来到登封,成为“少林寺武僧团培训基地”(以下简称武僧团基地)的学员。这次陈大亮就是来“投奔”小硕,让他帮介绍入学。

长途车上,与陈大亮并排坐的是17岁的刘强。三年前,刘强从老家河南道口来到登封,就读于当地另一所大型武校鹅坡武校,目前是该校散打专业的学生。“当时也是没接到高中录取通知书,有老乡介绍,就来这边了。”说到来武校学习的初衷,刘强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这并没有什么可羞愧的。现WBO大中华区拳王的超轻量金腰带持有者、邹市明师弟牛忠杰也是来自登封当地的武校,此前曾对腾讯体育直言不讳地表示,当年选择去武校也是因为初中毕业后没有出路。

听陈大亮和妻子谈论武校的问题,刘强来了精神,颇有过来人的模样,拿出手机给陈大亮夫妇播放学校教练空手劈砖和翻跟头的视频。

“这些会不会是假的啊?现在网上不是都在说什么假大师,有一个最近还被暴打了一顿。”陈大亮将信将疑。

“这些都是我们学校扩建时工地上的砖,怎么会是假的呢!”他给陈大亮详细讲解着武校学员的课程:鹅坡武校1万3千名学生,3/5的学生在学习“武术套路”,也就是大家通常看到的“武术表演”,这些表演并不具备实战攻击性。

刘强前两年学习的就是“武术套路”。1年前,他开始学习散打。“武术套路算是为练习散打而打基础,身体的柔韧性会更强。”对于自己的实战能力刘强颇为自信,滔滔不绝地和陈大亮说着每天半天上文化课,半天练少林拳等功夫,以及今年夏天就要毕业的他打算自己去郑州考武校。

“部队不是会从武校招么?”听到“就业”问题,陈大亮来了精神。来之前他就听老乡说,每年特警和武警学校都会去武校招生,“孩子调皮,不想上学了,送到这来好好管管也好。”现实中,无论家长还是孩子,也倒不是看重那些功夫神乎其神,为的多是学业和前途。

“我提醒大家啊,登封所有的武校都有中介费,只有塔沟武校没有。”长途车开动前,司机老张特意冲全车人说。

陈大亮有些摸不着头脑地看着老张。

“我这一天跑登封好几趟来回,能不知道这里的道道嘛。”老张意味深长地说。他笑称,坐上他车的人,不是去少林寺,就是去少林寺武校。

听到老张这么讲,刘强赶忙拉了拉陈大亮:“你别担心,你老乡肯定会返给你的。”刘强听了这些倒并不意外,颇有经验的的安抚陈大亮。

原来,当年刘强来到鹅坡武校时,每学年的全部费用是1万3千元,把他介绍来的同乡可以获得学校返的3000元“介绍费”,这在登封当地武校招生中很常见,介绍人都能一次性的收取“中介费”,中介费高低由新学员的学费决定。“老乡就都返给我,抵在了第一个学期的学费里。”刘强认真地说。

从郑州到登封,2个小时的车程,车上其他去少林寺的游客都闷头大睡,为之后的游玩保存体力。只有陈大亮没了睡意,想着刘强口中夸赞的学校,老张提到的中介费,还有儿子前途未卜的未来。

出租司机摇身变作招生主任

揭秘少林武校乱象:出租司机“变身”招生主任

腾讯体育搭上前往武校的出租车

抵达登封汽车总站时已过中午,下车时,刘强特意问陈大亮要了电话,相约陈家考察完武僧团基地后来自己的学校看看,“我给你当介绍人。”刘强笑着对陈大亮父子说。

与刘强道别后,刚走出长途汽车站大门,三五个看似是出租车“拉活”的司机就围了上来。其中一个“黑大个”挡在其他“司机”前,将陈家父子拦住,“是不是去武校的?10块钱,送你们四个人。”还没等陈大亮思考太久,“黑大个”就把陈家一行与笔者一起带到了自己的出租车旁。

从登封长途汽车站到武僧基地团,沿着登封大道,不过7公里的路,错落分布着规模各异的武校,“以前啊,这边都是村落,现在都开成了武校。”“黑大个”开始给大家当起“导游”。

话题很自然地转到了陈家来登封的目的。“黑大个”特意抬高嗓门,说起自己一年的收入可以赚到60万。

“60万?这一次单程才十块钱。”陈大亮诧异。

“我不赚出租这个钱,这一天才能赚多少?”“黑大个”不屑。边说边从兜里掏出串丰田车钥匙,“这是我自家开的车,50万的。”他得意地摇晃着车钥匙。

还没等陈大亮回过神,“黑大个”追问他:“你到这个武僧团基地,老乡说给你介绍教练吧?我告诉你,你老乡是和教练合伙赚你钱,这里学校比较多,千万别盲目选择,这就是个产业,懂么?”让陈大亮意外的是,“黑大个”清楚地说出武僧团基地12900元和18900元两档新生的学费。

发现成功勾起了陈大亮的兴趣,“黑大个”乘胜追击:“18900的这档学费介绍人能拿5000块,但找我,我只拿800块,12900那档嘛介绍人拿2000,我赚600。”

这便是“黑大个”“60万年收入”的来源。

他开始滔滔不绝地介绍自己一年的工作,最忙的是假期,尤其是寒暑假前,来到登封考察武校的家长特别多,每年的大年初一,他都跑车到郑州火车站接来考察的人,多是来自湖南、江西、浙江、福建的家长。

“你有名片吗?”陈大亮对“黑大个”还是抱着怀疑的态度,并没有接话。

“现在接学生啊,我就怕你们江西人,江西人最精了。”“黑大个”调侃身旁的陈大亮。他给陈大亮讲起自己曾经跟过的另一位来自江西的家长。那一次,他从汽车站一路跟着这个家长4个小时。“反正这些学校第一年为了招揽学生,都要送出去介绍费的,基本不赚什么钱,谁赚都一样,我们赚钱不坏良心啊……我们现在是最好的朋友,不信我给你看微信聊天记录。”说着,“黑大个”掏出手机,给陈大亮展示。同时,他示意坐在后座的笔者看身后,此时他的出租车后面紧跟着两台白色面包车。

“别害怕,他们都是跟着我的,也是服务你们的,这就是一种产业。”

车行及学校门口,“黑大个”从一叠车证中抽出一张,上面清晰地写着“武僧团基地学校”字样,摆好,保安见状直接放行。

“进这门前我是出租车司机,到了学校了,我就是招生办主任咯。”“黑大个”冲着后视镜中的陈家父子似笑非笑地说。陈大亮低头看着“黑大个”手机中与家长的微信聊天记录,对方的确称他为“释主任”。

揭秘少林武校乱象:出租司机“变身”招生主任

释主任的通行证与聊天记录

“释主任”的游说

“我姓释。释永信你知道吧,少林寺方丈。我6岁到13岁在少林出家过。”下车后,已经摇身变成“释主任”的“黑大个”说。

趁着陈大亮在操场等老乡的儿子,“释主任”的话转而开始讨论起其他武校。“其实这武校吧,太大管理不好,不能选,而且这边的武校是学中国武术,最好的少林寺罗汉院,在少林寺后山,那边才是正宗的少林功夫。这可是两码事。少林功夫被武校阻挡啊。”“释主任”说得头头是道。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少林罗汉院还有另一家武校,就是我来做的官网啊。”

眼前的这位“释主任”,每天从汽车站“撞到”的求学家长,不懈游说,除此之外,他还有主动网上招揽的买卖。

“除了这几个大武校啊,其他武校哪有官网,都是我们这些人在做。”“释主任”给笔者解释。他甚至想拉笔者入伙。

“你普通话说得好,可以负责网站维护和接电话,我们负责在登封汽车站接人,送去武校参观。”他承诺笔者,前期投入1万块做网站搭建,赚了钱五五分成,“我现在给武校做了2个网站了,我计划是做4个。”

“释主任”这一示好的举动让笔者诧异。此前他曾一度怀疑笔者是外地中介派来抢生意的“托儿”。

“你是‘托儿’也没关系,反正有钱大家一起赚。”“释主任”潇洒地说。

前来登封采访武校前,笔者曾在网络搜索引擎输入“登封少林武校”查询,1秒钟的时间,一百万个相关搜索结果,这其中便有“释主任”的两个武校的网站。

“少林是个地名”

从车站到学校,一路游说,陈大亮原本坚定要送到老乡介绍的这所武僧团基地的心有点动摇了。尤其是听说“释主任”可以将“介绍费”退给自己这么多,就没有着急给老乡的儿子打电话。

看着陈大亮仍不相信自己的身份,“释主任”示意可以带陈家父子去学校的招生办公室,“这武僧团基地的校长都是我哥们。”说着,就引着大家,来到学校的招生办公室。

办公室中,一位身材有些发福的中年男子早就站在那边笑脸相迎。“这都是我的同事”,胖男子忙给“释主任”的身份盖章。“我们的总教练就是释延鲁大师啊,少林寺武僧总教头,你们听说过吧?”他给陈大亮介绍着这所学校最出名的人。

学校教学楼前的墙壁上,张贴着释延鲁与各界名流的合影,在学校教务处分发给求学家长的资料特刊上,释延鲁的介绍被放在扉页,其头衔仍是“少林寺武僧总教头、武僧团培训基地教育集团总负责人”,而特刊封面上赫然写着“少林文化”。而再询问释延鲁是否还在学校亲自教学时,对方的答案也是极为肯定。

在昔日那场武校所属权争夺后,释延鲁与少林寺仍是武僧团培训基地最大的卖点。

揭秘少林武校乱象:出租司机“变身”招生主任

释延鲁与少林寺仍是武僧团培训基地最大的卖点

2015年夏天的少林寺成为全中国关注的焦点。昔日少林寺总教头释延鲁实名举报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曾经亲密无间的师徒对簿公堂,双方争夺焦点之一正是这所这所学校的所属权。

当时,少林寺相关律师曾对媒体表示,年入数亿元的武僧团基地实系少林寺委托释延鲁所办,少林寺投资过千万元;释延鲁方面的代理律师则表示,武僧团基地系释延鲁和释延鲁的姐夫郑洪启出资创办,和少林寺没有关系。

双方闹得最凶时,少林寺在其锤谱堂门口贴出一张红底黑字的声明:“本寺不招收习武学生,也从未委托任何机构或个人招收习武学生,凡在本寺内或以本寺名义进行的招生行为,皆为欺诈。”然而据知情人称,声明贴出当晚,声明就被撕掉,次日少林寺重新张贴,派人守门,并将招生办公室锁上,声明连续贴了几个月。

今年年初,关于释永信被举报的调查结果出炉,然而7项问题说明中,并无提及武僧团培训基地归属。

少林寺官方唯一标有“少林武僧”字样的,就是官网上对其“少林武僧团”的介绍。少林寺武僧团的相关负责人在电话里向腾讯体育表示,少林寺常驻的武僧团成员只有70人左右。相比于武校可以从一年级上到高中三年级,武僧团的修行多为2年-4年,这期间主要是习惯寺庙的作息时间和戒律,还有每天6-8小时学习少林功夫。

腾讯体育通过电子邮件对少林寺提出拜访请求,对方“因近期外事表演繁忙”而婉拒。

就算是名声在外的“少林塔沟武术学校”,其董事长刘海科对腾讯体育表示,学校与少林寺并无关系,“少林寺属于一种宗教活动,而塔沟武校是教育学校,所以塔沟武校和少林没有关系。”他更强调,学校启事中的“少林”是个地名,少林街道办事处,并不是少林寺。

“释延鲁是谁啊?”听到笔者追问武僧团基地总教头释延鲁近期的动态,陈大亮一脸茫然。他对于两年前的那场武校之争并不在意,只是盘算着可能省去的那5000块介绍费,犹豫地看着眼前老乡家的孩子,以及眼前的“释主任”。

“这些我们可不知道。”“释主任”显然并不想谈论这个话题,看着坐在那里犹豫陈大亮,“释主任”叹了口气,走出门外:“我现在特别不爱接江西人,太精明了。”

48所武校,10万学生,10亿市场

揭秘少林武校乱象:出租司机“变身”招生主任

少林寺山门演变(从上至下分别为20年代、80年代、如今)

盘踞在少林寺山下的这些武校,等待在汽车站的“黑中介”,还有怀揣功夫梦、升学梦的家长与孩子,这些人勾勒出登封武校经济的众生相。

上世纪80年代初,嵩山少林寺周边星星点点坐落的几个小村庄组成了一个行政村——少林寺村。“吃着窝窝头,晚上枕石头,出门见山头,光棍乱碰头。”这是当年村里孩子们挂在嘴上的顺口溜。少林寺村土地贫瘠、沟壑纵横,村民只能艰难度日。少林寺也只是靠着28亩薄田,供养着寺内十几个和尚。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1980年登封县第一所公办武校——少林武术体校开办时,当时只有20多名学员。1981年前后,当地出现了民间拳师以师带徒的家庭式授武传艺模式,现在的塔沟武校、鹅坡武校的创始人刘宝山、梁以全在当时都已经开班带徒。到1982年《少林寺》电影热映后,少林寺迎来络绎不绝游客同时,大批揣测着功夫梦的年轻人也来到登封。据当地老乡回忆,1985年前后,登封市几乎“五步一校,十步一馆”。牛忠杰曾回忆说,当年自己所在的塔沟武校老校区就在少林寺山下,每天晨练,他们都一口气跑到少林寺再折返跑回。2003年前,这些武校还都分布在少林寺附近,在那之后,不知是否为了景区开发,武校们纷纷搬到了登封市区。

如今,从少林景区往登封市里走,道路两旁依然是规模各异的武校。登封当地最大的塔沟武校拥有3万5千多学员,鹅坡、武僧团基地和小龙武校也都有超过1万学员,这四家武校,学员就超过8万人。2015年武术节期间,市武管中心副主任郑跃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登封市有48所武校,近10万武术学生。如果以每名学生一学年1.3万学费来计算,登封地区每年在武校上的收入就有超过10亿元。在这个巨大的“蛋糕”前,学校间生源竞争之激烈,可以想象。除了这些大型武校,登封市区还分布着40多家小武校。刘强说,有的小武校不细心找,都发现不了入口,有的小型学校只有40多名学生,还不如自己学校一个班人多。

让刘强引以为豪的是去年跟着学校去横店,参加《火烧圆明园》的演出。从去年11月到今年4月,刘强和他的同学们都待在横店,每天进行3个小时的表演,过年都没有回家。“没有啥工资的,但表现的好的学生才能过去。练得更好的同学出国表演。”刘强这样对笔者说道。

近年来,让塔沟、鹅坡等登封武校被大众熟知的都是“武术套路”表演,北京奥运会、广州亚运会,这些武校的学生都曾上演过精湛的武术表演。这已经成为武校“打招牌”的最佳途径。刘海科曾经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当年北京奥运会,武校的学生几乎是“零报酬”出演开幕式。

从2002年开始,塔沟武校还与河南省武术队合作,代表河南省参加全运会散打比赛的队员都来自塔沟武校。

除了“打招牌”参与大型演出、“承包”河南省武术队,武校最吸引家长的还是升学问题。据了解,每年,北京体育大学、上海体育学院等体育院校的武术套路和散打专业的新生生源,大部分来自这些武校。

相比于神秘的少林寺,盘踞在山下的这些武校是另一个江湖。他们无不以“少林”作为招揽学员的招牌。而那些似乎只存在于武侠小说里的少林绝学,大部分时候,只是个无以得见的旷远传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erfgu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热门专题
视觉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