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国奥竖旗1队2组+打中甲遭否 筹划海外长期集训

国奥竖旗1队2组+打中甲遭否 筹划海外长期集训

邵佳一搭配孙继海带国奥队

记者马德兴报道

在里皮完成中国国家队“大一统”建设的同时,在国家体育总局的领导和指挥下,围绕着2020年东京奥运会男足比赛的1997年龄段国奥队组建工作也已有了明确的方向。根据目前初步拟定的方案,5月8日,97年龄段U20国青队将在西安与来访的乌拉圭U20国青队进行一场热身赛,这场比赛将是冲击东京奥运的中国国奥队第一次正式亮相。

洋帅执教计划流产

今年1月在武汉召开的足代会期间,通过了《2020行动计划》,其中的核心内容就是争取男足拿到2020年东京奥运会入场券。为确保计划落实,中国足协为97年龄段国奥队拟定了一系列具体行动方案与规划,如聘请外籍教练等。不过,由于国奥队属于国家体育总局奥运战略中的一部分,国家体育总局对新的奥运周期的备战工作相当重视,有一个通盘考虑。因而,中国足协先前拟定的一系列工作规划不得不暂时搁置。

譬如,足协最初拟聘请长期在比利时执教的挪威人特隆·索利德担任97年龄段国奥队主教练。他曾先后在挪威罗森博格、比利时根特、布鲁日、列日、希腊奥林匹亚科斯、荷兰海伦芬、沙特阿赫利等队执教过,也率队多次获得各国联赛冠军。今年早些时候也曾专门到北京与足协相关领导会晤、商谈合同。不过,由于总局另有考虑,最终未能签约。

按照总局领导的意见,由于近邻韩日两国由本土教练执教的青少年队伍战绩不错,中国足球应该大胆起用运动员经历不错的年轻人,让他们参与到国奥队冲击奥运的任务中来。在这一新思路的指导下,中国足协大胆实施改革,最终邵佳一和孙继海脱颖而出,前者将以“领队”身份负责对外事务;孙继海则将以教练组负责人的身份,负责球队的技战术等队内事务。而且,目前邵佳一已经暂时离开了北京国安俱乐部,几乎全天候在中国足协办公;而孙继海由于年初刚刚宣布退役,手里只有在英超效力期间拿到的B级教练员证书。为了能够尽快适应新的角色、让孙继海完成上级部署的工作与任务,中国足协专门为其临时开设了一个教练员学习班,孙继海目前正在紧急补课、力争早日攻下A级教练员证书。

尽管中国足协先前明文规定:任何一位在国字号队伍(无论男女)执教的教练员特别是主教练必须拥有职业级教练员证书,但在改革创新的思路指引下,中国足协正在大胆尝试、突破常规。而孙继海目前也在抓紧时间学习。所以,短期之内,孙继海暂时不会以97年龄段国奥队“主教练”的身份带队,而将只是以教练组组长的身份负责队伍的日常训练与工作。据悉,未来辅佐孙继海的,将包括原先在贵州人和、现北京人和队担任助理教练的朱永胜等人。

一队两组方案遭否

其实,在最终确定“邵孙配”之前,不管是国家体育总局还是中国足协,曾设想过“一队两组”方案。具体说来,就是围绕着2020年东京奥运会组建一支“大国奥队”,但具体分为两个组,一组由外籍教练执教,一组则由中国本土教练执教,相互之间展开竞争。至奥运会预选赛临近时,中外教练所率的两组人马合二为一,组成最终的中国国奥队。两支队伍在竞争过程中,最终获胜的一方教练为主、另一方为辅。

不过,在具体的调查过程中,发现现实情况并不像设想的那样乐观,特别是球员基数并不大。表面看起来,参加今年全运会预选赛甲组(即97年龄段)的总共有17支队伍,但在全运会预选赛结束后,未出线的队伍基本都将解散,而且以往每届全运会结束之后,球员流失情况相当严重,只有部分不错的球员将走入职业俱乐部成为梯队或预备队中的球员。从基数来说,组建两支各有25人左右组成的国奥队或许并没有问题,但在球员的质量方面不容乐观。而且,如果互为竞争的话,谁先组队、谁后组队,球员如何分配等等一系列的问题都难以短期之内得到解决。而且,即便是最终成军了,未来合并时,本土教练和外籍教练执教理念等差异很大,如何融合又会有新的问题产生。

在这种情况下,加上外教方案最终被否,于是“一队两组”的组建计划也不得不遭搁置。

国奥打中甲难成行

在备战2020年东京奥运会计划的拟定过程中,有关方面还曾提出过“国奥打中甲”的方案。不过,同样在反复论证与研讨过程中,发现其可操作性不强,在未来的实际运营中同样将遇到诸多问题。面对现实,这个方案如今也同样遭到了否决。

据了解,在有关方面旧事重提、提出“国奥打中超或中甲”的方案之后,曾派人进行了全方位的摸底,了解各地方体育局、俱乐部的意见。与当年徐根宝组建“国家二队(即冲击巴塞罗那奥运会的国奥队)”的情况不同,当年的专业时代,各地方俱乐部尚未步入职业化时代。如今,由于球员的所属权不同,部分或许依然属于地方体育局或足协,但更多的则是与俱乐部签订了合同,毕竟97年龄段球员已经符合中国足协签署职业合同的规定年龄了。如果将适龄球员集中起来,涉及到一系列的问题。诸如,这些球员与俱乐部签订了职业合同,球员的工资由谁来具体承担?这些球员在俱乐部参加比赛,除了工资之外,收入中相当一部分是奖金。如果抽调之后,奖金谁来承担?

再譬如,目前,职业联赛中规定实施“U23政策”,这些97年龄段的球员不少都是俱乐部应对这一政策的重要球员,一旦被抽调,这项规定与政策是否还要继续执行?而且,如果参加中甲联赛,是否存在着升降级的问题?一旦出现像当年徐根宝所率的“国家二队”在联赛中被各家参赛队联手“做”降级的情况如何处理?等等。

也正因为此,面对现实情况,有关方面只能放弃最初的这个动议。不过,为了解决这个年龄段的比赛问题,目前中国足协正在拟定新的青年联赛计划,策划创办U21青年联赛,以便让这些适龄球员除了职业联赛之外,还能有正常的比赛作保障。

筹划海外长期集训

为了实现2020年东京奥运会拿到入场券的目标,有关方面可以说是想尽了一切办法。目前的设想与计划是希望能够像当年的“健力宝模式”或“巴特基兴根模式”那样,将这支97年龄段国奥队拉到海外进行长期集训,并最好能够参加当地的联赛。

在中国足球最近20多年的发展历史过程中,“健力宝模式”与“巴特基兴根模式(或称08之星模式)”是两种重要的培养人才模式,都是前往海外接受长期集训,不过,都面临的客观问题是没有正式比赛可打,都是不断地参加各种热身赛。而这一次,中国足协希望与欧洲的国家展开联系,最好能够参加当地的正式比赛,特别是同龄的正规比赛。不过,就目前而言,最近几年来,各种留学模式中,没有一家能够做到这一点。而中国足协能否利用官方渠道、取得突破?则目前尚难预料。

有关如何更好地备战东京奥运会预选赛的方案与计划,都尚未有最终定论。不过,队伍在今年5月8日将第一次正式亮相已经不会更改。尽管中国足协在官方通知中依然将这支队伍称为“U20国青队”,但实质就是“97年龄段国奥队”,“邵孙配”也已经成为无法逆转的事实。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ylaifny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