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媒体:篮协双国家队让盈方获益 收入上新台阶

媒体:双国家队困扰商务开发 盈方权益恐切分

男篮双国家队商务运营关系微妙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体育大生意(sportsmoney)

自4月12日中国篮协正式宣布将组建两支国家队后,各方利益相关者纷纷开始与中国篮协探讨这一举措产生的后续影响。CBA各队投资人担心篮协把资源过度向国家队倾斜从而影响联赛的应有地位,联赛的赛季长度可能无法像预期那般增至50场以上。而作为中国篮球之队的全球独家合作伙伴,盈方则第一时间发声明宣示“主权”,称盈方将拥有全部两支男篮的商务运营权,这显然将助推盈方在男篮方面的商务开发收入再上一个新台阶。相比之下,拥有中国篮球国奥队和国青队商务运营权的北京亚特拉斯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特拉斯”)的处境则有些微妙。

媒体:双国家队困扰商务开发 盈方权益恐切分

2011年,马国力(左一)代表盈方与中国篮球之队完成续约

众所周知,中国男、女篮的商务运营权在2006年被篮管中心打包签给盈方,此后双方又在2011年达成续约,现有的合同将持续到2018年12月31日。而在2009年信兰成重回篮管中心后,他经过调研得出国手遭遇青黄不接、国家队人才输送体系出现问题的结论。他认为,CBA各队虽然在CBA准入制的要求下建立起了三级青年梯队,但梯队的年轻球员的训练强度和比赛场次根本就是在瞎糊弄。同时,由于CBA各队愈发依赖外援,导致本土明星球员在联赛中的战术地位日益边缘化,这也导致部分年轻国手技术存在明显短板,缺乏处理关键球的经验。

为了根治CBA梯队的好苗子无球可打、训练强度不够的问题,信兰成当时把大量资源倾注到了U16到U19的四级国青梯队中去,这也让郭艾伦、赵继伟、周琦等一批好苗子开始得到了充分锻炼。国青男篮在2010年、2012年和2014年连续三届U17男篮世青赛以及2013年的U19男篮世青赛一共四次获得世界第七名的历史最佳战绩,这也是为什么宫鲁鸣后来执掌国家队时敢于重用赵继伟和周琦等年轻人的直接原因。他参考的并不是这些人在联赛中的数据,而是基于他们在国青队的表现,事实证明,这批好苗子确实实力非凡。而针对CBA潜力股在联赛中长期生存在外援阴影下的问题,中国篮协则组建了国奥队,充当国家队的预备役,郭艾伦、王哲林、翟晓川等年轻国手都曾通过征战国奥队才最终跻身中国男篮。正常情况下,国奥和国家队能够将CBA所有的本土明星一网打尽。

媒体:双国家队困扰商务开发 盈方权益恐切分

亚特拉斯运营国奥男篮比赛

中国篮协在组建男、女篮国青梯队和国奥之后,这些球队的商务开发权就交给了亚特拉斯。亚特拉斯成立于1994年,是国内成立最早的体育产业公司之一,曾代理过中国女篮的商务运营权,其创始人是中国资深篮球经纪人郭麒麟。和同行们相比,郭麒麟和亚特拉斯的一大优势就是擅长组织体育类国际交流,他们经常协助国内各类体育队伍与文艺团体出访澳洲、德国、美国、意大利、荷兰、新西兰、瑞典、比利时、西班牙、法国等国家。

这些年,亚特拉斯围绕国青、国奥资源打造的亚特拉斯四国赛、八国赛等赛事水准非常突出,一个关键原因就是亚特拉斯总能够邀请到实力不俗的欧洲国青劲旅来华参战。国青教练范斌早在2010年U17国青在世青赛上夺得历史最好成绩第七名时就专门感谢了亚特拉斯和郭麒麟:“世青赛之前,国青四国赛的六场比赛给我们队伍很大的锻炼,如果没有你们邀请了那么多高水平的球队来,U17可能不会在世青赛取得那么好的成绩。”

媒体:双国家队困扰商务开发 盈方权益恐切分

亚特拉斯围绕国奥和国青队打造的赛事水准颇高

以上就是目前中国篮球国家队商务开发体系的大致全貌。中国男、女篮的商务运营权属于盈方,而国奥和国青的商务开发权则属于亚特拉斯。如今,中国篮协决意打造两支国家队,这意味着在集训阶段,两支男篮至少要征召30名CBA本土明星球员,显然以往入选国奥的那些选手势必也将进入国家队,如此一来,国奥队将无人可用,名存实亡。

据体育大生意记者获悉,在商讨成立两支国家队时,中国篮协一度打算取消国奥队,但经提醒,才意识到国奥队和亚特拉斯的合同尚未到期,所以篮协探讨的结果就是在组建两支国家队的同时保留国奥队的编制。尽管如此,但可想而知,未来国奥选手的成色水准必定不如以往,这显然在客观上会对亚特拉斯接下来的国奥商务开发权产生不利影响。

媒体:双国家队困扰商务开发 盈方权益恐切分

中国篮球之队的商务运营权属于盈方,而国奥和国青的权益属于亚特拉斯

事实上,这不是亚特拉斯第一次在国字号商务运营权方面吃亏。当年信兰成初次执掌篮管中心时,曾把中国女篮的商务运营权签给亚特拉斯,合同原本要到2008年3月才到期。不过,接任信兰成出任篮管中心主任的李元伟在2006年决定把中国男、女篮的商务运营权打包出售给盈方,而盈方为这个打包协议开出了3年1500万美金的报价,这在当时显然是一笔绝对丰厚的收入。尤其是当时中国男女篮都历史第一次聘请了外教,国家队的资金支出压力非常大,这笔钱对当时的中国篮协意味良多。在和盈方达成协议后,李元伟找郭麒麟开诚布公谈话,表示中国篮协将支付赔偿金以买断中国女篮与亚特拉斯的合同,郭麒麟无奈之下只能接受篮协的提议。

媒体:双国家队困扰商务开发 盈方权益恐切分

2006年,时任篮管中心主任的李元伟(右)与时任盈方中国总经理的王应权(左)签下中国男、女篮商务运营权的打包协议

虽然如今中国篮球国家队的整体商务开发体系划分明晰,但鉴于成立的两支国家队要分别参赛进行热身练兵,所以不排除国家队可能要参加亚特拉斯举办的四国赛、八国赛等比赛,毕竟后者的整体竞技水准不俗。而这必将导致盈方、亚特拉斯的利益出现深度交织,如何切分权益让双方都满意,这无疑是摆在各方面前的一个新难题。据悉,本周三(4月19日),中国篮协将召集亚特拉斯、盈方一起开会研讨此事,由篮协领导们出面协调,为双方划分清楚各自的权益归属。

毫无疑问,在中国篮球整体改革蓝图中,中国男篮成立两支国家队的后续影响将牵一发而动全身。这不仅仅是亚特拉斯和盈方这两家商务代理公司需要重新平衡彼此之间的利益瓜葛,更重要的是,国家队的组建模式将直接影响到CBA的赛程赛制。国家队一天不确定集训时间长度和比赛周期,CBA就一天无法确定赛季长度和赛制规章,而这也将直接影响CBA接下来的招商赞助权和公共信号制作权的招标效果。毕竟,38场常规赛的CBA和56场的CBA在竞标时完全是两个相去甚远的价位。所以,接下来,篮协应该尽快敲定男篮主帅人选和男篮集训模式,唯有如此,CBA的商务运营权竞标大战才能及早打响。

作者:付政浩 体育大生意记者

免责声明:腾讯体育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此视频与原文内容无关,仅供延伸阅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errysheng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