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夜读】青春有张不老的脸 永远的追风少年

腾讯体育讯 他曾是三狮军团的希望,即使贝克汉姆的星光也难以掩盖他的光芒;他曾是利物浦国王,杰拉德登基前KOP看台的宠儿;他曾是银河战舰的天皇巨星,即使蹉跎岁月伯纳乌也有他一席之地。

那一年,他26岁回归英超,准备重新起航,但伤病接踵而来,即使他从不放弃……

那一年,他33岁宣布退役,没有仪式,没有冠军相送,一切悄然而至……

他于79年出生,早早就走到台前,赶上70年代众神之旅的末班车;而又急速陨落,惨淡收场,后世瞻仰前代诸神之时,也总是习惯性地淡忘掉他。在他的身上,又发生了什么呢?

他是永远的追风少年,青春有张不老的脸,他是迈克尔·欧文

【夜读】青春有张不老的脸 永远的追风少年

【也曾是安菲尔德的王】

如果一定要给英国一个定义,那就是旧与新的完美结合。古典得彻底,新潮得彻底,在一派老牌的欧洲国家中,始终不失自己的韵味与魅力。它在莎士比亚的文字里,也在王妃戴安娜的裙摆中。

利物浦是最能代表大英帝国变迁的城市之一,这座以披头士为名片的工业老城,伴随着没落和萧索的气质,却又因为安菲尔德那块方方正正的场地而被全世界铭记。和诸多日后被安菲尔德高声歌颂的前辈们一样,从切斯特小城走出的迈克尔-欧文,13岁便加盟利物浦梯队,把这里当做了自己的起点。

【夜读】青春有张不老的脸 永远的追风少年

欧文从利物浦出道

上个世纪末的英超足球,远不似今日金元大量流入后的盛世之景。尚且有些混沌的日子里,鲜衣怒马的欧文横空出世,像一阵风一样,开启了自己在英伦三岛的恐怖肆虐。在属于他自己的第一个完整英超赛季便斩获了联赛金靴。而此时的欧文,尚未满19岁。

【夜读】青春有张不老的脸 永远的追风少年

欧文在利物浦横空出世

【夜读】青春有张不老的脸 永远的追风少年

欧文在禁区如入无人之境

【夜读】青春有张不老的脸 永远的追风少年

欧文在足总杯决赛上绝杀阿森纳

年少轻狂、飞扬跋扈的利物浦岁月。这个诸如邻家少年一般的毛头小子,一度让安菲尔德的拥趸以为自己拥有了一切。世界杯归来蝉联联赛金靴,年轻的迈克尔-欧文,在海布里让温格不再儒雅,在老特拉福德让弗格森一脸铁青。他成为了安菲尔德久违了的光华,欣喜若狂的利物浦球迷一遍又一遍为他唱起赞歌,仿若看到了他们新的伊恩-拉什。

【绕不开的1998】

依然要追忆到那个因为年代久远而让记忆略有些泛黄的夏天,浪漫的圣埃蒂安在摧毁稚嫩的贝克汉姆之前,让全世界铭记住了欧文。

【夜读】青春有张不老的脸 永远的追风少年

欧文在1998世界杯上大放异彩

中场拿球,加速、摆脱、变向,阿亚拉在一瞬间失去重心,而仅仅这一瞬的时间,欧文已经从他身边吹过,下一秒,已是张开双臂庆祝起来。年轻的笑脸激荡起青春的光,那是迈克尔-欧文黄金年代的开始。

欧文面对阿根廷精彩绝伦的进球

欧文98世界杯面对阿根廷的精彩进球

换个角度

换个角度

再看一遍

再看一遍

欧文后来在接受采访的时候称自己再也没有看过这粒进球的录像,金童临世的瞬间跟随时间流淌,蒙上一层泛黄的烟雾,如同那个傍晚的夕阳,永恒保留在了记忆当中。

【离开时从未想过无法回来】

“离开利物浦这个选择没有正确或者错误之分,我总在想,我整个生涯会一直在利物浦,但当有一天像皇马这样的俱乐部邀请我加盟,我会想,如果我拒绝了,可能会后悔的。如果我没去皇马,今天我坐在这里,就会后悔为什么没机会和齐达内、菲戈、卡洛斯、罗纳尔多这些伟大的球员一起踢球。当初我的想法是,在皇马踢一两年,就回利物浦,但它终究没能实现,命运让我的职业生涯走上了新的旅途,其实也挺好。”

多年以后,谈及往事的迈克尔已经有些释然。离开安菲尔德的时候满城风雨,尚在巅峰的欧文未曾想,从自己踏出利物浦的那一刻开始,默西塞德的荣耀之地再也无法被自己称之为“家”。而前路上却再无等待他去攀爬的顶峰,只有避无可避的业障深渊。

【夜读】青春有张不老的脸 永远的追风少年

最终欧文还是告别了利物浦

就如他自己所说,离开时他还想着能够回来,还期待着利物浦球迷能够理解与宽容他想要去闯荡的梦。然而世事无常,在他那个年代,还没有卡卡重返圣西罗,托雷斯重返卡尔德隆的故事,不久后的伊斯坦布尔,又让安菲尔德迅速弥合了欧文远去的阵痛,迎来同出一门的新王杰拉德。于是那个总是一脸青涩微笑,搓着手庆祝的欧文,被迅速地遗忘掉。

【皇马 替补 两手空空】

从英伦三岛跨过海峡到伊比利亚,从默西赛德郡到不世出的银河战舰。马德里的阳光是比利物浦要明媚的,但是伯纳乌并没有做好准备迎接欧文的到来。

劳尔是伯纳乌无可撼动的嫡出王子,罗纳尔多依然站在自己最后一个巅峰的尾巴上。杰出如欧文,也不得不在初来乍到的时刻,枯坐在板凳席上。他没有古蒂那样身为马德里主义者的归属感和傲气,成名已久的他自然不会认为替补席应是自己在伯纳乌的归属。纵使他说出过只愿为罗纳尔多替补的话。

【夜读】青春有张不老的脸 永远的追风少年

欧文在皇马的职业生涯并不成功

他依然很快,效率很高。国家德比面对如日中天的小罗率领的梦二巴萨也能有所斩获。但如同卡拉格在他临走时所劝告的那样:“我对他说他要误入歧途了,皇家马德里是一支政治意味很浓的球队,他没机会上场。他们有占据主力的罗纳尔多和劳尔,而要想在马德里取得成功,一个人不能仅仅是得分机器,不过迈克尔不为所动。他觉得自己是最好的,他会在西班牙取得成功。”

【夜读】青春有张不老的脸 永远的追风少年

欧文打进巴萨的进球

身披11号的他所拥有的星味儿,在璀璨的银河战舰中显得并不是那么浓烈,一个赛季的替补时光也不足以征服挑剔的皇马球迷。赛季末的两手空空更是对他临来时的美好憧憬的打击。

他迷失了。

【纽卡斯尔 伤病 2006艰难爬行】

与皇马的一年缘分已尽,欧文以1800万磅的转会费去到了纽卡斯尔联。于今日看来,在这个球星身价动辄半亿的年代,这份身价未免有些寒酸,而从他踏入圣詹姆斯公园球场开始,极速陨落的命运如同梦魇,让欧文的消息慢慢消失在了人们所关注的焦点当中,而他当时不过只有26岁。

【夜读】青春有张不老的脸 永远的追风少年

欧文从皇马回归英超加盟纽卡斯尔

2006年德国,贝克汉姆在接受采访时告诉媒体,坚信欧文会回到自己的最佳状态,彼时贝克汉姆已经是三狮军团的绝对领袖,但外界对刚刚伤愈复出的欧文普遍唱衰。尽管在小组赛首胜后,欧文向媒体表示自己已经完全伤愈:“其实早就没事了,我记得我们打完对匈牙利的比赛后,就有人说我在场上畏首畏尾,但事实上我在两个月前就已经痊愈,伤脚也不再疼痛,后来在训练中也没有任何问题,我已经彻底告别伤病。”

噩梦来得很突然,对阵瑞典的比赛,欧文在一次出球后,毫无征兆的,在没有任何身体接触的情况下,以一个非常诡异而又扭曲的姿势倒在了地上。他的表情一刹那间有些惊恐,但很快归于平静。救护担架迟迟未到,为了不影响比赛的正常进行,欧文跪在地上,几乎是用匍匐的姿势,爬出了场外。

【夜读】青春有张不老的脸 永远的追风少年

【夜读】青春有张不老的脸 永远的追风少年

【夜读】青春有张不老的脸 永远的追风少年

那个时候的欧文,心中在思索些什么呢?那无助的,艰难的,有些狼狈的爬行——8年之前的世界杯上,他横空出世,一个闪身,伴着金色的阳光和来自地中海的风,敲开世界足坛的大门;4年之前的世界杯上,同样是因伤缺席了近一年时间的罗纳尔多,涅槃重生,趟过自己所在的英格兰,扣过卡恩的十指关,8球问鼎;此时此刻的自己,在圣詹姆斯公园球场销声匿迹了近一个赛季之后,这就是将要迎来的后果吗?

“我还没有那么老吧?事实上我一点也没有因为过去的成绩就背负巨大压力,我知道自己能做到些什么。过去这个赛季我在纽卡斯尔没打多少比赛就已经取得了不少进球,上赛季在皇马打替补也能不断进球,而不久前我还在对牙买加和阿根廷的热身赛中进球,可惜伤病让人们没能看到最好的我。不过现在我已康复了,这次世界杯也是我的第五次国际大赛,我知道自己可以在最高水平的赛事中展现自己的实力。”

噫吁戲!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4年弹指间 曼记新7号】

圣詹姆斯公园的四年是迈克尔-欧文褪去羽衣,跌落凡间的四年。

皇家马德里从银河战舰到动荡不安;卡卡在圣西罗维护着所谓欧冠DNA的荣光;里杰卡尔德和罗纳尔迪尼奥的梦二已经偃旗息鼓,瓜迪奥拉即将带着梅西在诺坎普写下不世之功;弗格森气定神闲,C罗俨然是梦剧场乃至足球世界的贵胄。此刻回想那些年,仿佛从那个年代开始,时间就在驱赶着世界加速前进;但对于欧文来说,那些年一定都是留在记忆中的慢镜头。

【夜读】青春有张不老的脸 永远的追风少年

欧文加盟曼联并且身披7号球衣

白云苍狗。贝克汉姆都远渡重洋去了娱乐圈的乐土,绿茵世界的极速更迭伴随着信息技术大变革的轰鸣,每一天都能堆砌出新的弄潮儿。然而即便身处媒体力量最为强烈的英伦,这些年的欧文就仿若上个时代的遗老,尚未而立,却已经无法再在人们的视线中占据一块手机屏幕大小的地位。即便是凯文-基冈把欧文任命为队长,也无法挽救欧文同纽卡斯尔一起滑向深渊的滚滚车轮。

加盟曼联的消息着实令人措手不及。尽管弗格森对欧文的喜爱人尽皆知,但所有人也都知道,已经30岁的欧文,早已失去了赖以成名的速度和敏捷,常年的病榻生涯也早已耗光了他的灵性。就连他那张从来都只有青涩的邻家男孩的面庞,也开始写满中年男人的阴沉和凝重。这样的欧文,又怎么能背负起曼联的7号呢?

【夜读】青春有张不老的脸 永远的追风少年

【夜读】青春有张不老的脸 永远的追风少年

就算是最忠诚的曼联球迷,脑海中关于“曼联欧文”的印象恐怕也寥寥无几。曼市德比的绝杀仿若是欧文燃尽光芒的最后独舞,放肆的宣泄延续着那盏不断摇曳着的,将要熄灭的名为希望的烛火。很悲壮,却很荒凉。

他是默西塞德红色阵营的嫡出,他在利物浦一鸣惊人,他曾在安菲尔德享受如潮水般的掌声和国王般的顶礼膜拜。他曾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终结者,踩在风的肩膀上,从老特拉福德或者海布里的上空呼啸而过。而如今他却要穿着这件颇为不同的红衣,为了自己曾深深以为将会是一生死敌的球队浴血。

即便是到今天,欧文加盟曼联的决定还充满了争议。或许有不少红军的支持者已经从内心深处理解和原谅了他,但杰拉德告别赛他的缺席还是让人们意识到,“你永远不会独行”的歌声将再也没有可能为他而唱响。

【斯托克城 风停了】

也许在3年前就该停了。

三年前C罗以帝王的姿态离开英伦,伯纳乌座无虚席迎来金球先生。与此同时不过29岁的欧文拿着厚达34页的简历离开喜鹊,迈着伤痕累累的双腿几乎无人问津。

老特拉福德续命三年,33岁的他仿若一下老去了一个世纪。此刻再战斯托克城,不知改称他为斗士还是唏嘘他为唐吉坷德。

【夜读】青春有张不老的脸 永远的追风少年

欧文在职业生涯晚期加盟斯托克城

说来是有些许讽刺的:当被威尔希尔冒犯的时候,欧文脸上的表情似乎有点尴尬。落差来得有些猝不及防——欧文在法兰西逐风的时候,威尔希尔不过还是个幼儿园大班的孩子——他本可以像曾经的对手基恩那样,冲上去教育一下不知天高地厚的后生,他也确实这样做了,一向好脾气的欧文冲上去和威尔希尔顶在一起,但在年轻的后辈面前却完全没有占到任何上风。这着实有些落魄。

也许在“小威胁”的眼中,自己才是英格兰的希望,而对面的所谓前辈,不过是个进一粒球都能够上新闻的“老朽”——又或者说,在当时的大多数人眼中,都是这样认为的。

贝克汉姆说:“被梅西过掉的时候,才发觉自己真的是时候离开了。”不知道被威尔希尔冲撞的这一瞬间,欧文有没有感觉到自己一下子老去。于是风就此停歇了罢。

【追风尤可到天涯】

欧文太快了,又成长得太早。他的速度,因为时光对回忆的美化,从而没有了C罗加速时的轰鸣感,没有了贝尔冲锋时的炸裂感,仿若是一道流光,飘逸动人。而他的陨落,也因为过于迅速而显得过于缥缈虚幻。而正是因为这般迅捷缥缈,却再无可重新捕捉品味的机会,茶道中讲“一期一会”,我想用这个来形容欧文也是恰如其分吧。

很奇怪的,脑海里所有有关欧文的镜头仿佛都笼罩着一层薄薄的金雾,似乎伴随着那些印象中热得有些发粘的夏天,伴随着记忆里似乎还很明澈的天与云,阳光不很刺眼,空气中带着劣质汽水的甜味儿。时间仿若在那样悠长的午后凝滞,而欧文就在这样的静谧中,裹挟着一阵强烈的风匆匆吹过。事隔经年想起,依然还是那个搓着手庆祝的青涩的邻家男孩,在记忆的深处随风飘荡。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edenli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热门视频

    积分榜

    独家策划

    视觉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