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曾是UEC霸主却被绝艺拉下马 ZEN输得心悦诚服

曾是UEC霸主却被绝艺拉下马 ZEN输得心悦诚服

比赛现场

腾讯体育3月20日东京讯(文/应虹霞)“Winner!”19日,19时许。加藤英树颇为绅士地作了个手势,示意腾讯“绝艺”的代表将双方签字的决赛结果递交裁判长,眼神温和而平静。这是历史性的一瞬:一代日本AI围棋界神一般的人物,将这一领域顶级赛事的冠军拱手相让,世易时移。

“先生”——48小时以来,在第10届UEC杯世界计算机围棋赛的现场,身为东京工业大学教授,Deepzengo团队的代表,年届七旬的加藤先生清矍而活跃的身影所到之处,致敬声此起彼伏。甚至,日本围棋专业频道请他接受采访,每每先毕恭毕敬请老人家入座,然后,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现了:主持人双膝跪地,高高擎起话筒,采访的走起......

在日本,“先生”的尊称,唯议员、律师、教授、医生方能专享。10年UEC杯,8届参赛,2011、2014、2016年三度问鼎。作为日本计算机围棋的领军,加藤英树有足够傲骄的资本,响当当的江湖地位。腾讯体育现场见证了日本对手在48小时之内,如何从不服气到心悦诚服的全过程。

DAY1 老技术宅男初印象:心态平和

UEC杯到了,技术宅男们的春天也醒了。这一天,日本电气工业大学校园内,早樱吐着绯红的苞蕾。

推开对弈室大门,与久仰其名的加藤英树先生“初谋面”,率先跃入眼帘的,居然是一本围棋书,书名《井山裕太,将胜利进行到底的头脑》。书下,压着一本最新一期的日本《月刊世界围棋》,封面隐约露出谢依旻笑吟吟的脸。嗯,不愧是浸淫围棋圈的人士。

一书一杂志,整齐摞放在电脑台上。对面,是来自中国的新人“绝艺”。未及开赛,这便是“双雄会”“一骑单挑”的阵势——电脑椅上,却是空空如也。

此刻,书的主人、“失踪”的加藤英树正忙着他一年一度的“UEC外交”。“你好!”来自台湾长荣大学的许舜钦教授一进门,便与加藤碰了个正着。许舜钦多年前曾亲带团队参加过UEC杯,这次是“沾”弟子颜士净的光,以TAROGO团队一员的身份回归赛场。

两位教授双手紧握,你一言我一语地,操着英语热聊着,俨然忘了,首日的循环赛数分钟后即将打响。

第二局,对阵小松宏光,一个新参赛的东京某IT公司职员,加藤在自家电脑前盯了20多手,便径自端了把椅子坐到了小松身边。一老一小,两技术男开心地“切磋”着,问他如有一天,小松如来请教相关技术,是否会倾囊相授,老先生笑着,回头悠悠来了一句,“当然会。”

UEC杯,于他是竞赛场,更是社交场和切磋交流的平台。此刻的加藤英树显然是游刃有余的,不单是棋力,更是心态。

顶级围棋AI正面PK 他却看好绝艺

中午过后,日本棋院的棋士们纷纷驾到,一时间华盖云集:聂老长子孔令文、知名棋手王铭琬,当天担任大盘解说的大桥拓文......每有贵客驾到,必直奔加藤和绝艺的所在而去。与他寒暄的,肩并肩看盘交流形势的,老先生俨然是活的大磁石。

此时,ZEN所向披靡,已连胜三盘,加藤却很清醒,“对手还不是太强,完全不好预测接下来的事。”话锋一转切向绝艺,这一本届大赛谁也避不开的话题,老先生坦言,“这是ZEN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在UEC上遇上真正的强手。”这评价,还真是不俗。

说到ZEN这次的参赛目标,加藤并未吐露诸如夺冠之类的雄心壮志,“比较现实的小目标是先进入16强吧,我现在最担心的是这个。”

加藤说,第二件让他小有压力的事,是下周ZEN将作为AI围棋的代表参加世界围棋精英赛。“我当然想拿到UEC杯最后的冠军,然后堂堂正正去大阪参赛,这样大家也不会拍我砖了......话说我要是拿了第二,你们能原谅我吗(笑)?”

这固然是句半调侃的话,但轻描淡写中,不安隐约可见。不过此时,加藤对必将到来的与“绝艺”的对决还是小有乐观的。“真实的棋力还是个谜吧,只有等交过手才能评判。确保前二吧,只要不留遗憾就好......有可能的话,我想赢下绝艺!”

追问胜率预测,加藤给出了自己的观点,“绝艺六成胜算,ZEN四成。”他一再强调,这并非他的谦辞,也不是哀兵姿态。

“纯属客观评价。因为我是科学工作者嘛。人类棋手是胜负师,过度客观便无法成其为顶级棋手。反之,我是研究人工智能的科学家,我唯一能说出的是客观真相。”

输掉“决赛预演” 他承认完败却面露不甘

首日第七场也是最后一盘比赛,ZEN撞上“绝艺”。对局敲定公布后,日媒记者们纷纷交头接耳笑称,明天的决赛,提前上演了。组委会也给出了高逼格待遇,半个会场速度改造成大盘解说会,由王铭琬和大桥拓文亲自“操刀”解盘。

“历史性的对局,我却完败了。绝艺真心值得赞叹......”东京当地时间19时许,胜负既定,加藤礼节性地将手伸向了获胜的对手,正经的怅然若失脸,却清晰地写出了他的不甘。

决赛“前哨战”中输给绝艺,对加藤显然打击不小。直到接受记者采访,他仍然无法全然回过神,究竟是什么让ZEN输了。但有两点是确信无疑的。第一,对弈过程没有任何瞬间可以证明ZEN存在低级BUG,“还是棋力本身的差距。”他判断,ZEN在向来擅长的阅读和贴身进攻上,这一次都输给了绝艺。第二,之前的预测,显然轻了敌。

“对于绝艺在设计上的出色和表现上的完美,我无计可施。现在看来,胜率应该要比七三开还要低。” 话虽如此,对于次日决赛中的“二次对决”,加藤仍然没有放弃信心,直呼“明天会刮明天的风。”

“机会不是零。明天是淘汰赛,会发生什么不可预测。就算胜率只有一成,只要抓住机会......祝ZEN好运吧!”这,已是不无悲壮乃至悲绝的姿态了。

DAY2 绝艺“亮剑”轻松加冕 加藤心悦诚服

“Winner!”东京当地时间19日,19时许。加藤英树颇为绅士地作了个手势,示意腾讯“绝艺”的代表将双方签字的决赛结果递交裁判长,眼神温和而平静。

“实际交过手才知道,绝艺比我想像的还要强,我很吃惊。版本也感觉跟之前网络围棋上的不一样。我感觉比人类顶尖专业棋手还要强!”

直到决赛前夕,双雄如期会师,互相叫板的一刻,加藤都是悲壮的。事实上,从这一天再度踏进会场,老先生罕见肃穆脸,也寡言少语了许多。如此的壮绝并未换得最终的胜果,但再度与绝艺上演巅峰对决,老先生终于输得心悦诚服,甚至,他开始小小庆幸起来,为自己确保进了前二。

“我一度担心会落到第三名以下,至少这个没有发生。”回归平静的加藤,再次大秀幽默本色。“一方面,26日的电圣战更有看点了,对棋迷是一种福利。另一方面,因为这次绝艺强大的表现,我预计在明年会出现更多强大的AI围棋手加入,这太有趣了,我都迫不及待了。”

即便个人旁落了UEC杯,作为日本计算机围棋界泰斗级的人物,加藤英树都无比清醒并乐见,绝艺的横空出世,年轻一代的不断涌现,对于电圣战乃至未来的世界计算机围棋大赛,“从广义上,都是值得庆贺的大好事。”

20日,加藤英树将长途跋涉至大阪,奔赴世界围棋精英赛的约会。等待着他和ZEN的,是日本六冠王的井山裕太、中国第二高手的芈昱廷及韩国排名第一的朴廷桓。“要求不高,只求一胜。”先生顽皮地眨眨眼睛,笑称不会感觉疲惫,“我每年都要去欧洲度两次假,身体杠杠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kdshou

相关搜索

热门专题
视觉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