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亚冬会综述:警钟敲响在冬奥"亚洲时代"前夜

亚冬会综述:警钟敲响在冬奥"亚洲时代"前夜

新华社札幌2月26日电(记者沈楠、刘旸)第八届亚洲冬季运动会26日在日本札幌的漫天大雪中落幕。这是冬奥会进入“亚洲时代”之前的序幕,也是历史上规模最大、参与范围最广的一届亚冬会。东道主强势登顶,韩国也在备战平昌的背景下表现不俗。中国代表团有亮点,但更认清了巨大差距。奖牌依旧集中在传统四国则说明亚洲整体水平提高任重道远。

格局:四强分天下,日韩优势大

本届亚冬会共设5个大项11个分项64个小项,中国队派出157名运动员参加全部比赛,是运动员人数最多的代表团。他们最终获得12金14银9铜,共35块奖牌,列奖牌榜第三。

东道主日本表现出绝对优势,摘得27金21银26,共74块奖牌。除了冰壶和短道速滑,他们在其他所有项目中都有金牌入账,尤其是越野滑雪和速度滑冰两个基础大项,均摘得7枚金牌。根据亚奥理事会的规定,亚冬会东道主在设项上自由度相对较大,因此冬季运动水平在亚洲领先的日本能有这样的收获并不意外。况且,他们在花样滑冰上并未派出最强阵容,而冰球、冰壶、花滑等项目还在主场压力之下失误频出,轻易丢金。

一年后将在本土迎来冬奥会的韩国代表团以16金18银16铜列第二。50块奖牌的总数比中国多15块,表现出良好的备战势头。在与中国队的短道速滑之争中,他们以5:3占优,在速滑的一些项目上也是世界一流水平。

上届东道主哈萨克斯坦凭借在冬季两项等雪上项目的强大实力拿下9金11银12铜,奖牌总数只比中国少3块。

本届亚冬会共有来自30个亚洲国家和地区的1100多名运动员参赛,加上来自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特邀选手,无论是地域范围还是人数规模都创下新高。然而有些尴尬的是,除了日韩中哈四国之外,只有朝鲜代表团登上奖牌榜,而且只在花滑双人滑中获得一块铜牌。

在八届亚冬会历史上,共有10个代表团登上奖牌榜,除了上述五个代表团之外,其余五家的总奖牌数都不到10块,获得过金牌的更是只有七家。

随着2018年和2022年两届冬奥会连续在韩国平昌和中国北京举行,亚奥理事会主席艾哈迈德亲王认为,这将给亚洲冬季运动带来前所未有的发展。

中国:有亮点,更有差距

中国队的夺金项目包括短道速滑、花样滑冰、冰壶、速度滑冰、单板滑雪和越野滑雪,但高山滑雪、跳台滑雪和自由式滑雪雪上技巧等项目颗粒无收。

中国代表团团长高志丹肯定了一些项目和年轻运动员的表现,包括短道速滑、单板滑雪平行回转、单板U型场地、花样滑冰,男子速滑短距离新秀高亭宇,以及包揽冠军的男、女冰壶队和打出了水平获得亚军的女子冰球队。

但他指出,在夺金项目中,含金量高的并不多,也就是短道速滑和U型场地。前者是世界级的竞争,后者表现出了在国际上有竞争力的水平和状态。而在基础大项速度滑冰和越野滑雪上,仍然有很大差距。

中国队在索契冬奥会上实现速度滑冰金牌零的突破。但本届亚冬会总共14个小项,日本卷走一半金牌,韩国拿到6块,中国只获得1金1银3铜,不仅被对手甩开,也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目标。

国家体育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书记任洪国表示,其中固然有教练的周期安排等考虑,但该拿的项目没有拿,“肯定是有问题”,需要总结。

高志丹认为,越野、高山、冬季两项这几个传统雪上项目也并无起色。“我们看到了巨大的差距,”他说,“日本韩国的进步超乎我们的想象。”

对于仅仅一年之后的平昌冬奥会,任洪国认为,中国队的夺金点仍然集中在传统的几个冰上项目和雪上的空中技巧、U型场地上。

面对2022年北京冬奥会,除了本届亚冬会上表现突出的速滑选手高亭宇和韩梅、短道选手臧一泽和郭奕含、花滑选手于小雨和金博洋,以及几位雪上项目的潜力选手之外,还需要抓紧培育更多能参与国际竞争的项目和人才。

赛会:节俭标杆,为申奥试水

地处北纬43度的札幌年降雪量可达6米,人口达到195万,1972年举办冬奥会,是这个城市发展史上的里程碑事件。在那之后,这里又在1986年和1990年承办了前两届亚冬会。过去的冬奥会和亚冬会给这座城市留下的丰厚的设施和人力遗产,而本届赛事在筹办上充分利用这些遗产,控制了赛会成本。

亚冬会12个比赛场馆绝大部分都是既有设施,其中一些是45年前冬奥会的场馆,组委会根据国际体育单项组织的标准和要求进行了升级改造和简单修补,着眼于满足电视转播、网络通信等基本要求。在少数新建设施方面同样贯彻节俭理念,据来这里考察的北京冬奥组委工作人员了解到,这里的U型场地是国际雪联认证的场地,但场地照明不能满足夜间比赛,因此把比赛时间安排在白天,也是从赛后利用考虑,节省造价。

亚奥理事会主席艾哈迈德亲王对此表示肯定,指出未来的亚洲综合性运动会都应尽量灵活使用现有资源,希望降低成本能使更多城市有能力、有意愿承办大型赛事。

然而,颇有些尴尬的是,目前还没有城市正式提出申办下一届按计划应该在2021年举办的亚冬会。由于自然条件限制,亚洲能够举办综合性冬季运动会的地方并不多,主要集中在中国、韩国、日本和哈萨克斯坦。

与亚冬会尚无人接办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未来两届冬奥会都将在这里举行,加上2020年东京奥运会,奥林匹克运动即将进入“亚洲时间”。而札幌经过本次亚冬会的预热,正认真考虑申办2026年冬奥会。亚奥理事会对此表示欢迎,艾哈迈德亲王认为,札幌“有能力,条件几乎是现成的”。

据统计,本届亚冬会门票售出79%,开幕式有29000名观众,速度滑冰、冰球、花滑等项目比赛几乎爆满。组委会主席、札幌市市长秋元克广说:“我们的市民对申办冬奥会的兴趣正在增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热门专题
视觉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