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王冰玉:不服老的知心姐姐 嫁给冰壶的辣妈

王冰玉:不服老的知心姐姐 嫁给冰壶的辣妈

中国女队加冕亚冬会冠军

撰文:徐思佳

“12:5”决赛还剩下一局,韩国队的四垒主动向王冰玉伸出了右手,王冰玉下意识地愣了一下,她也没想到这场势均力敌的较量竟然赢得如此轻松。她冲到了看台边,从别人手中取过一面五星红旗,和队友一起撑开。场下,1米9的加拿大外教马塞尔也没忍住,冲到姑娘们的面前,一把捞起娇小的王冰玉抱了起来。

这样的庆祝场面对于中国女子冰壶队来说,太久没有遇到了。

从2016年1月以哈尔滨队替补的身份重回赛场以来,一年的时间,王冰玉和她的队员们,把一度陷入低谷的中国女壶又重新救了回来。面对蜂拥而上的记者,王冰玉用她惯有的平静语气,波澜不惊地说着:“我希望中国冰壶能够重回世界巅峰。”

后加的“冰”字

王冰玉:不服老的知心姐姐 嫁给冰壶的辣妈

王冰玉和老爸

王冰玉出生在黑龙江哈尔滨的一个冰上运动世家,父亲王大军是一名冰球教练。“我妈妈原本打算就叫我王玉,因为我爸是冰球教练,所以又在中间加了个’冰’字,现在看来,这个名字真是太适合我了。”这后加的“冰”字刚好概括了王冰玉的今后的生活。

父亲本没有因为自己的职业而左右王冰玉的选择,16岁前,她的生活规划和平常孩子没什么两样,上学、读书,将来考大学上名校。中学时,一个偶然的机会,王冰玉尝试了一次冰壶,就喜欢上了这个项目。

1999年底,哈尔滨体育运动学校要开办冰壶班,王大军让女儿参加。“我在学校和同学们一说要去练冰壶,周围没一个人知道冰壶是怎么回事。我当时觉得自己太厉害了,练了一个别人都不知道的东西。”父亲原本只是希望女儿有个体育专长,能为今后考大学加分,没想到,女儿却执意要成为专业冰壶运动员。

小时候就很听话的王冰玉学习成绩不错,因此,王冰玉的母亲曾强烈反对女儿当运动员,不愿意她到专业运动队受苦受累。坚持的王冰玉最终还是说服了母亲。“我知道,这是因为母亲对我很疼爱,她希望我的愿望能得到满足。”

从失败的阴影中走出

王冰玉:不服老的知心姐姐 嫁给冰壶的辣妈

2009年中国女子冰壶登上世界之巅

“聪明,善于表达、总结,能控制比赛时的心态,善于从失败阴影中走出来。”这是中国冰壶队领队李东岩在早年间对王冰玉的评价,这些恰恰是一个四垒所需要的特质。

冰壶在中国开展得晚,最初甚至都没有一支国家代表队,从哈尔滨市体工大队选了5男5女作为临时组建的国家集训队,如果没有好成绩,回来后放假回省队训练,有国际大赛再临时组队。

2004年,中国国家队成立后,痛定思痛的中国冰壶队决定“走出去”,到加拿大取经。在外集训的日子一下让王冰玉成长了不少。“在加拿大练了5周,在业余冰壶俱乐部里比赛,连老年人都赢不了,极其郁闷。”这让深爱冰壶项目的王冰玉第一次有了深深的挫折感。

失败没有击垮王冰玉,反而是让她和她的队友们越挫越勇,“正因为是个全新的项目,所有人都是从零开始做,反而让我们很有干劲。”2009年女子冰壶世锦赛,王冰玉带领中国女子冰壶队在决赛中战胜经验老到的瑞典队夺得了冠军,实现了中国在冰雪项目上的重大突破。

复出时女儿不到一岁 老公为冰壶辞职500强

王冰玉:不服老的知心姐姐 嫁给冰壶的辣妈

王冰玉的婚礼

王冰玉的老公叫王冠石,单从名字上来看,两人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王冠石的爸爸是中国第一批冰壶裁判,在与王冰玉相识之前,王冠石就是个冰壶爱好者,身为电子学博士的他之前做冰壶战术、技术方面的工作,为国家队提供科技服务。两人结婚之后,都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接触到冰壶这项运动,便在哈尔滨开设了冰壶俱乐部。王冠石随即从一家世界五百强的企业辞职,直接负责俱乐部的具体运营和管理。

从冰壶的爱好者到冰壶的从业者,王冠石渐渐感受到了冰壶在中国开展的艰辛,这份艰辛也让他坚定了支持王冰玉继续冰壶梦想的念头。

“我在经营俱乐部的时候就发现场地是最难解决的问题,我们做这个就是为了能把冰壶推广到全中国,希望有更多的群众能接触到、参与到这项历史悠久,既能动脑又能锻炼到身体的运动。但是,目前可用的场地还是太少,限制了体验人数的增长,也限制了俱乐部的发展。”王冠石说。

这对小夫妻对冰壶的爱令人感动,可提起俱乐部的初衷,王冠石的说法倒是很务实——是为了给孩子赚“奶粉钱”啊!

王冰玉决定复出前,家里人也犹豫过,女儿“小桔子”刚刚出生不满一岁,妈妈整天训练,爸爸忙于工作,是家里的长辈承担起了照顾“小桔子”的工作。王冠石说:“家里人一直都支持她的复出,从来没有过动摇。心中虽然有舍不得,也会心疼。但是冰壶是我们共同的追求也是我们的’红娘’,还是让她回归她最爱的赛场,这也是我们夫妻二人商量后的决定。”

“我捧过鲜花,深陷过泥沼,开心地笑过,也痛快地哭过。重新出发,看似简单,其实并不容易,但是路就在脚下,始终都要迈出那一步。”复出时,王冰玉在微博里这样写道。

重新捡起一项运动并非容易,王冰玉说,自己除了要重新调整身体,找回训练、比赛的节奏外,最难克服的就是对女儿的思念。由于冰壶队长期在国外训练比赛,王冰玉和孩子两个月才能够见一次。每天训练结束,王冰玉总是第一个跑下场,翻出包里的手机打开视频通话和女儿聊天。

“小桔子”学会走路、学会用筷子,这些值得纪念的瞬间都是王冰玉在视频里看到的。“桔子的妈妈多数是出现在镜头里的。”王冰玉“自嘲”道。

亚冬会决赛的前一晚,王冰玉照常打开微信,一下子就被逗乐了。原来是王妈妈发来了女儿“小桔子”睡觉时打呼噜的声音。王冰玉赶忙将这段微信给同屋的周妍听,两个妈妈躺在床上哈哈大笑,瞬间忘了决赛的进展。

王冰玉说,女儿是她复出后最需要克服的苦难,但有时,女儿又是她减压的良药。

用成语教育老公的小女人

王冰玉:不服老的知心姐姐 嫁给冰壶的辣妈

王冰玉和老公十分恩爱

“娶妻当娶王冰玉”,2009年,中国女壶刚刚夺得世锦赛冠军的时候,这句话成为冰迷们的口头禅。王冠石很幸运,因为那么多嚷着“当娶王冰玉”的人里,他是唯一说到做到的。

王冠石说,他也曾以为王冰玉是那种“女神范儿”的女人,可相处久了才知道离开赛场的她是完全不同。“场上她必须时刻保持冷静,甚至不苟言笑,她不能有太多的波动来左右她的情绪,但场下她是幽默风趣又很温柔耐心的女人。就像在我们周末闲暇时候,她愿意就一直躺在我身边,就那么静静看着我和孩子。”

她和所有小女生一样会撒娇,也会发小脾气,会有时在社交平台上发发小牢骚,也会没事儿秀个恩爱。

“她要是想要某样想要的东西时,她从来都不会说破,而是慢慢地引导我去想,一点点地去完成她的愿望,然后再夸我有觉悟;她发小脾气时候也是很幽默的,经常会用成语’教育’我,我被她’教育’得一点脾气都没了。日常生活这方面,我们和所有夫妻都一样。”或许是因为两个人好久没见面的缘故,王冠石聊起王冰玉来竟然有些少有的兴奋。

尽管和孩子见面机会不多,但“小桔子”依然和妈妈很亲,每次在远程电话里见到妈妈,孩子都很兴奋一直喊“妈妈!妈妈!”,一点都不会生疏。这一点,电子学博士王冠石也承认,“带孩子嘛,还是冰玉比较在行。”

“你们平时在一起聊冰壶多还是聊孩子多?”我问王冠石。

王冠石顿了顿,“噗”了一声,“其实都不是,我们现在聊得最多的应该是——什么时候能见面!”

冰壶≠王冰玉 “叫我阿姨我肯定揍她”

王冰玉是冰壶队当之无愧的核心人物

王冰玉是冰壶队当之无愧的核心人物

每场比赛结束,观众、镜头、媒体都会一窝蜂地扑到王冰玉的面前,王冰玉有时会很礼貌地回避,并把身旁的队友拉到镜头前,王冰玉知道她是队里最有名气的人,她也知道对于很多人而言,提起冰壶就只知道王冰玉。

对于这样的看法,王冰玉很荣幸,但又感到些畏惧,她试着想去改变这样的现状。王冰玉说:“首先我真的荣幸,作为一个运动员能够被大家记住,被认可,并且通过我的成绩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冰壶项目,这肯定是一件骄傲的事情。但是,我也希望更多的人参与进来,能够尝试一下玩玩冰壶。”

复出之后,王冰玉除了回归四垒和队长的角色之外,又多了一个助教的身份,教练谭伟东说,让冰玉做助教,是想让队员慢慢地掌握场上的主导权,也希望冰玉可以更快地让新的队伍融合起来。

现在的这支女子冰壶队,最小的王芮和杨莹现在才22岁,比王冰玉小了快一轮。自认为还很“少女心”的王冰玉常常也会感叹,年龄的差距始终像一个无形的壁垒横亘在中间,而她必须要想办法打破。

“我和周妍都当妈妈了,我们在一起就是聊孩子,而她们还都是小姑娘,说没有差距是不可能的,希望我们能把差异尽量缩小吧,我也向她们靠拢靠拢。”王冰玉笑着说。

对于队里的角色,王冰玉不喜欢“老大姐”的称号,她更想做一个“知心姐姐”把自己在比赛和生活上的经验都能随时告诉大家,希望在生活和训练中都能够帮助她们。”

“队里的小姑娘现在怎么称呼你啊?”

“就叫冰玉姐啊!谁要是敢叫我阿姨,我肯定揍她!”

结语:

在事业的巅峰期急流勇退,如今又在结婚生女后临危受命,王冰玉做出的每一次选择都可以让我感受到她独有的个性与魄力。从温哥华走向平昌,王冰玉正努力地向自己的第三届奥运会发起冲击,而对于冰壶运动员来讲,只要王冰玉愿意,即便是走到2022也并不是什么让人意外的事情。不过这些又怎么能满足王冰玉的“野心”呢?

因为冰壶而放弃了学业,因为冰壶与丈夫结缘,王冰玉可以说是把自己嫁给了冰壶。在与队友09年世锦赛夺冠后,王冰玉们让冰壶开始走进了普通人的认知,但作为一种“贵族运动”,让冰壶真正的走进我们的生活却着实是一个更大的难题,而这也是王冰玉最终的执念。

无论是作为国家队队长、助教,还是俱乐部的老板娘,王冰玉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现在,这个“小女人”的步伐看起来更加稳健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erfgu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热门专题
视觉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