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千面女王张虹:王者荣耀资深玩家 冰美人也恨嫁

提要:

作为本届亚冬会中国代表团里唯一的奥运冠军,张虹的札幌之行却不太受期待。女子速滑1000米决赛结束后,本赛季一直低迷的她“意外”爆发滑出了赛季最好成绩,在日本猛将的夹击下抢到了一块铜牌。【点击查看张虹亚冬会精彩表现

2014年索契冬奥会,张虹一战成名。其后迷惘,速度与进取心都衰减,却在2015年,她刷新亚洲纪录,完成自我救赎。她的竞技状态与训练成果稳定相关,是教练所崇尚的曲线理论的试金石和代表作。她是捅破中国大道速滑奥运金牌窗户纸的梦想使者,也是具备较完整自我意识的新一代运动员的典型。

在张虹和队友爱玩的游戏中,他们组建了一支叫做“国家王者速滑队”的team,张虹是副队长,善用冷门辅助,最爱使用的英雄是孙膑,这些特质都指向一个目的——让团队更好地配合。在盛与衰相互交替的曲线中起伏前行,张虹说,“感谢我的团队帮我找到了真实的自我”。

她还会继续创造惊喜吗?

文/徐思佳 编辑/张蕾 郭睿昊

千面女王张虹:王者荣耀资深玩家 冰美人也恨嫁

张虹接受腾讯体育专访

长春,速滑训练基地。张虹站在镜子前,一只手压着头顶的发丝,另一只手拿着粉扑飞快地在脸上点了几下。她很会化妆,但不喜欢浓妆艳抹,本来就透白的脸只稍稍点缀几笔就令人眼前一亮。不到五分钟,梳妆好的张虹便坐到了我面前。

她从房间里挑出三件衣服,挨个在身上比了一圈,“怎么样?哪个好看些?”但其实这三件衣服都是同样品牌、同样款式的运动T恤,除了颜色基本没有任何差异。她爱美,但运动员的身份让她几乎没有机会像别的女孩子那样穿上精致的公主裙。

“今天我们从哪儿聊起啊?” 张虹自然地开起话头,“要不还是说说索契冬奥?”我搭话道。嘴角总是上扬着的张虹却突然间正色了起来,“都过去三年了,这段就跳过别说了。”索契冬奥成就了张虹,也成就了整个中国速滑,但现在,她却并不想活在金牌的回忆里。

“不练速滑,我就没有别的路可走”

千面女王张虹:王者荣耀资深玩家 冰美人也恨嫁

并非在最佳状态下的张虹拼下了一块铜牌

一年前,朋友到张虹哈尔滨的家里做客,一进门,就能看到了张虹家的客厅里整齐摆放着的金牌和奖牌,唯独不见那块分量最重的奥运金牌。

她把那块索契的奥运金牌单独锁在了保险箱里,她背过身,小心翼翼地按下密码,双手捧出装着金牌的盒子,轻轻地放在朋友的面前。索契的金牌中间是一块透明的陨石碎片,朋友把金牌还到张虹手上时,张虹拿出清洁布细致地把每一处指纹擦掉。

大多数人知道张虹都是从索契夺金开始的。2007年参加第十一届全国冬季运动会时,她还是一名短道速滑的选手,备战前,哈尔滨队专门聘请了一名韩国教练担任短道女队的教练。崇尚大运动量训练的韩国教练严苛地要求张虹减肥,韩国教练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一个人背着10斤大米和不背10斤大米上冰,那能一样吗?”张虹是那种很服管的运动员,“我觉得教练对我好,我就相信他。可能别的队员回去后会自己加餐,但是我特听话,教练不让我吃,我就不吃。”

一个月内张虹瘦了20斤。除了过度减肥,韩国教练给张虹和队友们安排的训练任务也越来越大,在张虹看来几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韩国教练在场边随手拿着冰球棍,队员没完成任务,就朝她们身上呼。一段时间后,队伍最初的十五六个人中,只有四个女孩坚持下来了。随后过度减肥的“副作用”出现了,无论张虹怎么努力训练,成绩都提升不了。“练得有心无力,滑什么都跟不上。” 张虹回想起来颇有感慨, “可是那时他没有想到,这‘10斤大米’里也包括了运动员的力量和能力。”

到医院检查后的张虹发现,12项生理指标,她8项不合格低于正常人,也就是说她的身体条件已经不足以当一名运动员。没有办法适应短道队激烈竞争的张虹被领导安排给了速滑队的教练冯庆波。练习大道速滑对张虹来说,更像是一种走投无路的选择,“如果不练大道,没有其他路给我走,可能就没有办法继续当运动员了。”

从短道改项速滑的人并不少见,在张虹之后更是越来越多,张虹索契夺金之后队里又多了好几个从短道转过来的人,或许是因为感同身受,张虹对有同样经历的李奇时、陶嘉莹格外照顾,媒体采访时,总会不自觉地提起这两个人的名字。陶嘉莹刚转队时,和张虹一间宿舍,不论场上、场下,张虹都会把自己的经验和故事说给陶嘉莹。

“算”出来的奥运冠军

千面女王张虹:王者荣耀资深玩家 冰美人也恨嫁

2014年索契冬奥,张虹出乎众人意料站上了最高领奖台

张虹的教练冯庆波戴着一副眼镜,说起话来轻声细语,慢条斯理的,擅长手工,会亲自给队员磨冰刀、修电脑,很少和队员发火,看起来不像个教练更像是个书生。和外貌一样,冯庆波的训练理念也更加注重科学研究。

1994年利勒哈默尔冬奥会上,挪威选手考斯一人独得3金。而在此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的成绩平平,在世界比赛连前三名都很少进。后来,考斯的教练来中国讲课,他的曲线理论给当时还是运动员的冯庆波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成为教练员之后,冯庆波对于训练曲线的理解越来越深,张虹就成了他曲线理论最成功的“代表作”。

冯庆波的策略很简单也很实际:非奥运赛季打基础,奥运赛季出成绩,与之相应的是周期与板块相结合的训练过程控制。简言之,就是通过负荷量和负荷强度的调整和控制让运动员在奥运会期间达到最佳状态,这意味着索契前的2012-2013赛季注定是一个成绩平平的调整赛季。

说起来简单,但在奥运赛前一个赛季成绩平平意味着冯庆波和他的弟子们会受到来自各方的压力和怀疑,这些委屈他们只能自己吞下。2014年2月4日,索契冬奥会出征之前,饱受压力的冯庆波甚至已经做好了最后一次执教的准备。他在朋友圈里写下:“带着一只翅膀,带着从没有过的委屈,带着最后一次以国家的名义,伤透了心,出发了。”

索契奥运会前,冯庆波已经深知张虹已经具备了冲击奖牌甚至是金牌的实力,但他在每次训练报成绩的时候都会加上几秒,为了不给张虹压力,他甚至“雪藏”了张虹,“奥运会前,没人关注我,电视台、媒体来也是从来不采访我。”张虹不知道,这背后实际上是冯教练的“计划”。

索契冬奥会时,张虹原本已经订好比赛第二天14日回国的机票,但是因为颁奖仪式在比赛第二天下午举行,比赛结束后夺冠的张虹才临时更改了行程。

千面女王张虹:王者荣耀资深玩家 冰美人也恨嫁

2014年体坛风云人物评选,张虹获得最佳女运动员奖

三年过去,张虹再一次到了和2012-2013赛季一样的瓶颈期。本赛季的世界杯比赛,截至目前她只在副项500米上收获了一枚银牌。面对媒体,她只能用不是最好的状态来总结。“其实说的太多的话可能就会泄露我们的训练计划了,不过这确实是我们一直以来做的规划,每年都会有一个周期,以冬奥会为主,亚冬会为辅,头一年让成绩做一个低谷,在明年2月份的时候有一个爆发。”

尽管如此,长时间的蛰伏以及外界对她的高期待还是会时常让张虹灰心,看在眼里的冯庆波也会主动发上一大段话来安慰张虹。

“以前可能大家并不认识我,但是现在不仅媒体关注我,很多人在赛前会不断地问我’你能不能拿冠军’,虽然可能现在的这种低谷自己也有一定的承受能力,但我没有你们想象得那么强大。”伴随着奥运金牌,张虹的名气和烦恼与日俱增。

赛季初,张虹膝盖的劳损伤开始加重,训练的低谷加上身体的疲劳让张虹承受了双重的打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一次训练、每一次蹬冰,我并没有专注技术,而是担心我的膝盖。”张虹说。

游戏队长

千面女王张虹:王者荣耀资深玩家 冰美人也恨嫁

张虹是王者荣耀的资深玩家

冰,是张虹从事的项目,火,是张虹的星座属性。对于张虹的第一印象,很多人都说她“高冷”,但其实她是个“自来熟”,哪怕是第一次见面的生人,她也会自然地上去攀谈,自然地露出标志性的微笑。

在队里,张虹是最有名气的,经历也最丰富,外出比赛,年轻队员遇到不知道的事儿,从来都是一句“那我找虹姐问问吧!”在奥运之后,突然袭来的关注和荣誉让张虹一度迷茫,正是团队的氛围让张虹找回了真正的自我。

“我从一个默默无闻的运动员,到现在的奥运冠军,身边的很多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很感谢我的团队帮我找到了真实的自我,让我看清,我的荣誉和身份都是运动成绩带给我的。”张虹说。

训练之余,速滑队里最重要的娱乐项目就是游戏,游戏里组织了一支战队就叫“国家王者速滑队”张虹就是战队里的副队长,赛场上分项目,游戏里分角色,张虹最擅长用的是冷门的辅助,最爱用的英雄是孙膑,特点就是能让队友的配合更默契。

“我觉得游戏和比赛很像,游戏里也有五个人的分工,团队的取胜必须依赖队员的配合还有对队友的信任,有一个人说上就必须上。”但多数时候张虹不是那个喊着要上的人,就像她说“我没有把自己摆在一姐的位置上,我倒是希望能把自己更多的经验传授给大家。”游戏队长张虹把游戏玩出了一种门道。

千面女王张虹:王者荣耀资深玩家 冰美人也恨嫁

生活中的张虹是一个爱自拍的运动员

张虹是个很爱表现的人,250G的硬盘里存满了自拍照,手机里的自拍和视频软件有好几个,直播平台刚开始兴起的时候,她就已经有了好几万粉丝了。几年前,她还是个默默无闻的运动员时,用几个月的时间跟队友学了一支当时很流行的舞蹈“roly poly”,世锦赛晚宴上,在各国运动员的注目之下,张虹秀了一把舞姿,“其实那个时候没什么人认识我,但是跳完还是很多人起来为我鼓掌,心里也挺美的!”冯教练常拿张虹开玩笑:“张虹就怕别人不认识她!”

从拿了奥运冠军之后,张虹就爱上了学英语,没事儿就上视频课程,看美剧。有的中国运动员不敢用英语交流,但张虹从来不会,哪怕自己的单词量不够也会主动用英语回答外国记者的问题。“也不会有什么害羞啊,不好意思啊,我是挺爱表达的一个人,国外记者很希望我用英语,那我就用英语,我的听力不是很好,可能有的时候都没太听懂问题,就把自己会说的都说出来!”

最近,张虹还学起了吉他,起初他还只是给会弹吉他的队友伴唱,后来她觉得吉他不难,就也学了起来,“我觉得我也能弹,现在拿手的是小星星,以后多练练会的就多了。”论不服输的劲儿,没人敢跟张虹比。

30岁前,把自己嫁出去

千面女王张虹:王者荣耀资深玩家 冰美人也恨嫁

张虹在进行日常的体能训练

从十几岁离开家到运动队生活开始,张虹的一切生活起居都是自己一个人张罗,比起同龄人,她独立得多。家里的房子装修设计是她一手操办;外出比赛,号称吃货的她会亲自给队友下厨,拿手菜是炸大虾。但她承认,再怎么独立,骨子里也还是那种小女孩儿。

张虹小时候的愿望是当动物园饲养员,在德国人烟稀少的的小镇训练时,常拉着队友“去庄园摸马、逗牛,去小河里看大鱼”,在家她养过蛇、还有鹦鹉“娇凤”,“它每天在笼子里很可怜,我就把它放出来飞一圈,最后它飞累了会落我脑袋上”。她还有一只饲养了多年的宠物狗“点点”,张虹一回家就会逗它玩,带它遛弯,还经常拉它一起做直播。不过,或许是因为不常在家的缘故,点点明显和张虹的爸妈更亲一些,朋友也吐槽张虹“你那狗都不咋爱搭理你了!”

88年出生的张虹今年已经29岁了,但身边还是没个伴儿,起初是父母着急她的婚事,后来她自己也开始“犯起了嘀咕”,“我妈都说了,我们姑娘不嫁了!”两年前,张虹说,自己的希望是28岁的时候把自己嫁出去。现在,当我问起29岁的张虹愿望是什么的时候,她“与时俱进”地说:“我就希望30岁的时候把自己嫁出去。”

至于张虹找男友的标准是什么?这位冰美人曾经在采访中吐露:“找未来男友的话靠缘分,我喜欢的男生类型有很多种,我比较注重身材,喜欢肌肉男。像RAIN、施瓦辛格、威尔·史密斯都是我喜欢的类型。”而一位和张虹熟识的朋友也表示,这位冰美人的择偶标准的确不固定,不过最好是一个能有共同语言的圈内人。

结语:

29岁的张虹是中国亚冬会代表团里唯一的奥运冠军,赛前她拜托队友每天都跟她说一句“我相信你能行”,她说自己不是担心输赢,而是担心状态。“其实这也是我的第一届亚冬会,我不知道会不会是最后一届,但我会把它当作最后一届去努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erfgu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热门专题
视觉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