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张斌:跑者之城历任主席 深爱城市忠于运动

跑步体坛周报张斌2017-02-17 07:40
0评论

张斌:跑者之城历任主席 深爱城市忠于运动

首任主席Ted Corbitt

何地为跑者之城呢?有定论吗?如果纽约自许,会有很多质疑吗?还有一个问题,世界上最大的马拉松在哪里?有定论吗?如果纽约自许,会怎样?这一连串问题似乎都不要紧,以个人感受为准,无需强求。纽约人很自信,或者更准确地讲,纽约路跑协会的大股东——《纽约时报》格外自信,“跑者之城”以及“最大马拉松”的名号通通揽入怀中,一副谁都别争的架势。

这与自恋无关,纽约马拉松赫赫威名如雷贯耳,路跑协会风生水起,这个纯粹民间的组织用了60年时间,心血缔造跑者之城。当下,中国体育社会化趋势一路狂奔,民间体育领袖的号召力日益强大,不再有丝毫官衔与官气,素人就好。今天,就介绍一下纽约路跑协会历任主席,读读小传,彼此激励一下,让中国更多的城市有志成就跑者之城,而非仅仅某一赛事的成败。

首任主席Ted Corbitt拥有“美国长跑之父”美誉,参加过199次马拉松和超级马拉松赛事,每周跑步训练330公里。1957年,Ted Corbitt参与创建美国路跑协会,一年后,在纽约成立路跑组织,率先提出了要包容不同肤色、性别和能力的跑者。1959年,创办名为“樱桃树”的长跑赛事,被公认为纽约马拉松赛前身,起点设在皇后区,特意途径他幼小时长大的社区布鲁诺克斯,关于此处风貌,完全可以参看德尼罗主演的同名电影,意大利面飘香。Ted Corbitt定义了马拉松赛道测量方式,首度提出用年龄段来划分跑者。1970年,纽约城市马拉松赛诞生,作为发起者,Ted Corbitt规定了每人一美元的参赛费制度,55人完赛。2007年,Ted Corbitt离世,享年88岁,他留下的一段名言至今仍被认为是对于个人化奔跑的最好定义——“跑步不过是你随时可做的一件事情。你无需目标。你无需参赛。你也无需响应健身狂潮。你所有需要的不过是一双便宜跑鞋和时间。剩下也就自然而然了。”首任主席狂热奔跑,冷静思考,引领价值与标准。

第二主席名叫Fred Lebow,一口气在1972年至1993年间,统领路跑协会。在其任上,将纽约城市马拉松赛成就为世界最大,进而演化为城市庆典。Fred Lebow一生钟爱跑步,无时无刻不是一副跑者装束,哪怕是商务签约也是脚蹬跑鞋。1976年,Fred Lebow将马拉松线路正式确定为如今版本,穿越五大街区,1992年也就是去世前两年,他以跑者身份第一次跑完了自己框定的赛道。Fred Lebow时代里,路跑协会旗下赛事更加多彩,不仅增加了第五大道一英里跑,而且奔跑向垂直天空进化,有了帝国大厦登楼赛。Fred Lebow让纽约城的奔跑平添活力与色彩,了不起。

体育老师和工程师出身的Allan Steinfeld,1993年至2005年间任主席,他不仅是Fred Lebow一生挚友,更是被前任主席奉为精神导师。第三任主席是典型的科技控,在赛道测量、计时以及起终点设计上引领时代进步。早年间,马拉松计时凭借一块秒表,一支铅笔即可完成,质朴得近乎简陋,Allan Steinfeld革命性地引进计算机技术,让每一英里的计时成绩可以自动上传到赛事官网上。关于纽约城市马拉松赛,Allan Steinfeld有句名言,“纽约城中的棒球队只要有一支发挥出色,那么世界系列赛就完全有可能降临。但马拉松赛可是,每年都会上演的街道盛会,持续42公里。”

Mary Wittenberg,女性,能干,任职十年,盛邀天下高手参赛,提升成绩地位,扩大参赛规模,37000人一跃达至50000人,这是“最大的”必要条件。这一轮发展深深符合全球化趋势,但受到了路跑协会内部力量的抵制,有些顽固的本土跑者认为过多的海外参赛者破坏了亲密的跑者圈关系,赛事规模过大,花费巨大也一并成为这位律师出身的第四任主席的罪责。为了缩减预算,Mary Wittenberg亲自下令,不再无偿负担将跑者们参赛装备从起点运至终点,这可招致了跑者们的一致炮轰,最终也不得不选择向跑者屈从。关于Mary Wittenberg的评价反差巨大,有人赞誉其为伟大的愿景创造者,但有人则将其描绘为灾难的制造者。Mary Wittenberg因为偶然机会开始爱上跑步,直到她跳槽离开的第二年才得以跑者身份参加自己十年心血不断优化的赛事,“这不是一次参赛,这是我以极为特殊的方式与纽约发生一次亲密接触。”

女主席之后,路跑协会历史上第一次采取了双主席制,Michael Capiraso 和Peter Ciaccia共担重任,前者身兼主席和首席执行官,后者任赛事统筹和马拉松总监,看起来专业分工清晰。Capiraso连续25年参赛,一副好身板,致力于在青少年群体中推广马拉松,以便赛事以及跑步生活常青。Ciaccia也许是路跑协会历史上第一位没有马拉松正式完赛成绩的领导,此君关于跑步理念是娱乐大于竞赛,他有兴趣将马拉松赛进一步推进为城市庆典,因此留下金句——“我不仅是赛事总监,我还应该是舞蹈团的领舞或者是交响乐团的指挥。”

近60年历程,主席各异,专业不同,但无一不是深爱跑步,没有人天生位高权重,皆是从跑者群体中自发产生,深爱城市,忠于运动。

(编者注:所配视频与原文无关,仅供延伸阅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mandyge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热门专题
视觉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