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百转千回!宁泽涛的漫漫回归国家队之路

作为举国体制培养起来的新时代优秀运动员,宁泽涛在竞技场和名利场上都闪着光。他极具竞技价值和商业价值,两者不是取舍关系,而是必须相互依存。这一点,是个人与集体的共识,任何破局的方式,都以这一点为前提——金钱与成绩,皆不能辜负。

百转千回!宁泽涛的漫漫回归国家队之路

峰回路转!宁泽涛或月内回归国家队

鸡年是宁泽涛的本命年。这个新年,24岁的宁泽涛终于在郑州陪伴父母过了一个完整而低调的春节。而中国泳坛名将的回归国家队之路,在经历了里约奥运年的跌宕起伏之后,突现峰回路转。

“谢谢媒体的关心。现在宁泽涛正在国家队休养训练,如果想要采访,春节后请跟游泳中心联系。”2017年1月,春节前的一天,宁泽涛的个人经纪在缄默多日后告诉笔者。

从里约奥运会折戟归来,这位喀山世锦赛100米自由泳冠军似乎从泳池消声匿迹了,之后的黄山全锦赛、世界杯短池赛北京站和温莎短池世锦赛,都难觅宁泽涛的身影。在社交媒体如此发达的当下,在里约奥运会结束至今的180天里,网络上没有出现一张宁泽涛下水的照片。然而,经笔者证实,宁泽涛曾在春节前于河南省体育场游泳馆训练。

“春节前一直在我们这儿下水,跟着他的前河南省队教练张鹏。”宁泽涛的启蒙教练、河南省体育场业余体校高级游泳教练郭红岩对笔者说。郭红岩证实,春节后,张鹏就奔赴澳大利亚开启了外训,但宁泽涛并未随同外训,“目前去了哪儿训练,我也不清楚。”

2017年,4月的青岛游泳冠军赛、7月的布达佩斯游泳世锦赛和8月的天津全运会将接踵而至。而宁泽涛的运动员身份注册至今仍在海军队和河南队之间摇摆不定。国家体育总局规定:所有军队与地方双记分的运动员都暂停注册,等待来日通知。但根据接近游泳中心人士的消息,宁泽涛注册身份处理采用“老人老办法”。

“河南队(为宁泽涛)该注册注册,该报名报名。他本身就是河南队的人,输送单位可以直接参赛,不需要等待(海军队的)转业手续,也不需要再等注册通知。(宁泽涛)能不能取得全运会资格,就看4月青岛冠军赛的成绩,目前只是代表哪个单位参赛的问题。”一名接近国家游泳中心高层的人士对笔者说,“但外训恐怕没有时间了,得八周,青岛冠军赛4月15号前后就要开始了。”

2月底3月初,国家队将在北京陆续完成集结。这名人士证实,尽管队里尚未正式下发文件,但宁泽涛回归国家队可能性很大,“没有任何理由不让他来北京集中。”

里约奥运归来,海军队河南队均查无此人

此前,一场旷日持久的代言风波,曾经令宁泽涛与国家队,乃至与他热爱多年的游泳,一度濒临山穷水尽的地步。

2016年12月初的上海,雨后的城市阴冷逼仄。

虹口区广灵二路某社区弄堂口,冬日夕阳斜斜洒在一幅巨大海报上——“海军体工队”字样赫然进入眼帘。海报上,挂着金牌、手挥鲜花的宁泽涛位于正中的位置,这是仁川亚运会后重新挂上去的,仁川亚运会后,海军政治部为获得金牌的宁泽涛记了一等功。两年的时间,风雨侵蚀让海报上的图片都有些褪色了。

百转千回!宁泽涛的漫漫回归国家队之路

海军体工队海报

“里约奥运会之后,再没看到宁泽涛在这里吃饭。”一名自称在海军队餐厅务工两年的外省工作人员这样说。直到最近几天,队门口还有宁泽涛的迷妹,她们带着礼物和信件巴巴地找上门来,只为见到偶像一面。队里为此专设了一个收纳柜,接收粉丝们的礼物,如今柜子都爆满了。“宁泽涛的行李还在宿舍,没被取走。”运动员宿舍的工作人员这样感叹。

11月7日,央视播出纪录片《转折点-宁泽涛》引起轩然大波,纪录片结尾处,宁泽涛意味深长地说:“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纪录片导演梁迈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宁泽涛正在办理军队转业手续。

“宁泽涛递交了转业报告,现在确实正在走程序。”海军体工队队长王强通过电话向笔者证实传闻,他沉默数秒才艰难地吐出这几个字。“但能不能批下来,还需要时间吧。”这是海军队第一次向外界证实相关转业传闻。

据了解,原本宁泽涛的转业手续应该从2016年底就开始办理了,但由于当年度全军转业工作启动时间延后,要到2017年3月,宁泽涛的转业手续才可能正式进入流程,“一般情况下,他办好手续都要到(2017年)下半年了。”一位负责海军队转业事宜的工作人员对笔者说。

在宁泽涛传出转业消息后不久,他有意重回河南队的消息也随之而来。在与国家队和海军队方面“决裂”后,重回母队河南征战全运会,继续保持“运动员”的身份对宁泽涛至关重要。

12月12日,在河南省体育局,省游泳运动管理中心主任杨青山与海军体工队通了一个长长的电话。当年正是杨青山亲手将宁泽涛送交海军联合培养的。隔着虚掩的房门和小半个过道,杨青山的热切依然清晰可辨。

“我还不知道他会不会来,他只是向部队提出了转业。(里约)奥运会回来以后,我还没见过他,最近也没有联系过。”杨青山当天对笔者直言不讳。据他所知,里约奥运后宁泽涛数次返回郑州探亲,但当时他既未接触河南队方面,也未能像往年那样回省体育局游泳馆下水保持水感。

对于引进宁泽涛,河南的想法是积极的。杨青山一再坚称:“河南走出去的人,我们肯定欢迎他回来,明年全运会希望他能代表河南队。”2013年,宁泽涛曾在全运会上囊括50米自由泳和100米自由泳冠军,所获金牌对半平分记入海军队和河南队各自名下。但令河南方面焦虑的是,12月1日体育总局开启的运动员注册已经开始,但直到12月中旬,宁泽涛都未向河南方面提出注册意愿。

“希望找到办法吧,如果本人能够配合的话......也希望海军能够尽快把手续办下来。”杨青山的眼睛闪着亮光。

根据体育总局官方网站贴出的《体育总局竞技体育司关于进行2017年度全国运动员注册工作的通知》中明确表示:2016年12月1日至2017年1月15日是各注册单位提交运动员注册数据的期限,而到2月10日,是各中心注册数据审批截止日。通知中明确表示,该批次运动员注册是参加第十三届全国运动会最后一个注册阶段,注册数据将作为第十三届全运会网络报名系统的基础数据。

坊间传出流言:宁泽涛因为转业延期可能赶不上河南队注册,甚至无缘天津全运会。在此期间,2017年1月13日有网友称宁泽涛可能转会新加坡,一度成为微博热搜话题。不过新加坡泳协在回复《8频道新闻》时明确表示,没有接到任何关于宁泽涛加入的消息。没有完成转业意味着他还是现役军人,无法改变国籍代表别国出战;而就算转投海外,根据国际泳联的相关规定,宁泽涛极有可能面临三年之内无法代表该海外协会参加国际大赛的风险……

宁泽涛的多重身份让相关规定彼此缠绕,加之宁个人与游泳中心在此过程中均未明确表态,种种可能性的猜测在台前热闹着,背后的暗战角力不为大众所知。

一代国产百自名将究竟何去何从,无数人为此牵肠挂肚。

回望来路,宁泽涛的经历引人思考:一位受过挫折的运动天才,如何在保护自我和贡献集体之间周旋;一副行动迟缓的体制框架如何柔软身段,着眼于长远,抓大放小。考验的是双方的胸怀和智慧。

启蒙教练:他从小就倔 不认可闹翻也不就范

“我们去他家,跟他和他父母吃饭,都是他父亲在说话,他安静得我差点忘了他的存在。”纪录片《转折点-宁泽涛》的导演梁迈这样形容他眼中的宁泽涛,这与他给大众“乖宝宝”的形象一致。

2014年仁川亚运一战成名,宁泽涛微博粉丝一夜之间从1万涨到了60万,成为万千少女的“国民老公”。回到海军体工队的宁泽涛仍然说,自己的职业梦想是:“退役后回到队里当一名办公室主任。”一年后,宁泽涛在喀山世锦赛一举问鼎,晋级“国民男神”,他在粉丝面前依然自嘲称——我不是啥男神,只是“男神经”。

百转千回!宁泽涛的漫漫回归国家队之路

仁川亚运宁泽涛夺四金

每次在公开场合碰到,遇到熟识的记者,宁泽涛都是彬彬有礼,鞠躬问候:“姐姐好,哥哥好”。“非常有礼貌,但总会让你觉得哪里有点别扭……客气的让你觉得没那么真实吧。”一位常年采访游泳的资深媒体人这样形容成名后的宁泽涛。

“其实小宁从小就是一个非常坚持自己想法的孩子。”郭红岩这样形容儿时的宁泽涛,后者一直是这位基层教练的骄傲。业余体校门口的招生简章附近,宁泽涛的照片至今仍被挂在显眼的位置。

2001年,郭红岩第一次见到宁泽涛时,这个8岁的瘦高个儿男孩让她惊喜不已,两天蛙泳就可以游起来,三天直接脱掉游泳圈,天赋和悟性极高。郭红岩清晰地记得,宁泽涛进队两年后发生的一件事。当时队里打算让10岁的宁泽涛报名参加全国比赛。以国内游泳比赛默认的游戏规则,10岁运动员游9岁组稀松平常,但宁泽涛却说,“我不干。”教练们叫来宁泽涛的妈妈来劝,但他依然不从。

郭红岩有些心疼他,拉宁泽涛到一旁,小声对他说:“这一圈孩子都去游9岁组,你不是吃亏吗?”“那我就跟11岁的孩子一块儿游,我不信我赢不了。”宁泽涛坚定地说,眼神中的倔强让郭红岩至今难忘。

这件事让郭红岩感叹,外表腼腆的宁泽涛心里其实很倔,“他认定的事情不会轻易改变,实践中感觉到你说的是对的,那他认可你,不然我跟你闹翻都不会做,不管你是老师还是谁。”

宁泽涛从来就不是任人摆布的人。这股子倔劲也曾在职业生涯的低谷时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2011年3月初,18岁的宁泽涛接受兴奋剂飞行检查检测,结果呈阳性,事业正处于上升期的他倒在克伦特罗(俗称瘦肉精)脚下。在因误服瘦肉精被中国游泳协会禁赛一年的日子里,宁泽涛在宿舍里住上下铺的上层,他在床上方的天花板上贴了一张纸:“亚洲纪录”——这是他给自己设定的目标。这张纸每天都在无声地提醒他要更加努力。

“越是闷的人,心里的底线越是很清晰的,不能碰。一旦触到,他的内心翻江倒海,往往比常人要激烈得多。”对于宁泽涛潜在的性格,梁迈一针见血地说。

与国家队裂痕有先兆 两年前与恩师已现矛盾

上海海军体工队游泳馆前,不大的空地上堆满了建材物料。海军体工队向来经费紧缺,游泳队训练馆内只有一池长25米、只有6个泳道的游泳训练池,这曾被叶瑾笑称为“国内最小的游泳训练池”,终于在2016年年底迎来了翻新重装。冬日里馆内空无一人显得格外安静,宁泽涛曾经的主管教练叶瑾正带队员们在昆山训练。2007年,14岁的宁泽涛从河南队来到海军游泳队,拜师叶瑾。去年9月国家游泳队拍摄黄山“全家福”时,叶瑾与宁泽涛已彻底失去了联系。

那一次,宁泽涛出人意料地没有现身黄山全锦赛,也没有出现在9月12日国家游泳队赞助商为队伍举行的里约奥运庆功授车仪式上。仪式后,国家队当场拍摄“全家福”,叶瑾的身旁,不见了一直以来如影随行的弟子的身影。外界能够寻迹到的这对师徒最后一次公开携手亮相,还是去年8月里约归来,国家领导人在人民大会堂接见中国奥运代表团的活动上。

在探访宁泽涛“后奥运”踪迹时可以发现,宁泽涛与国家队的裂痕早有端倪,而这最早的裂缝就从与恩师叶瑾开始。

百转千回!宁泽涛的漫漫回归国家队之路

宁泽涛与叶瑾

2015年春节前夕,宁泽涛突然获邀参演春晚,与鹿晗、吴亦凡等一众小鲜肉串烧,宁泽涛独唱《光阴的故事》。

对于宁泽涛参加春节联欢晚会,海军队方面起初是为难的,正值备战喀山世锦赛的冬训,队伍并不希望宁泽涛在这个时候分心。那段时期宁泽涛一日两训,在预定出发前往北京的当天上午,叶瑾还特地安排宁泽涛在队里下了次水,尽可能不打乱每天训练的节奏。海军队还专门抽调了一名干事,打算陪着宁泽涛进京彩排,照顾宁泽涛在彩排过程中的一切。

最终,节目却因“小鲜肉”们的经纪约关系被迫拿掉。当得知春晚节目停摆后,叶瑾长舒一口气,而宁泽涛则一言未发。不久,宁泽涛将一段录制好的演唱《光阴的故事》视频放到微博上,视频刚一发出就上了当天微博热搜。

“他始终懂得怎样把自己的价值最大化。”一名常年跟随游泳采访的记者这样形容宁泽涛。一方游泳池已经不能完全承载宁泽涛对于自我成就的渴望和期许了。

两个月后,2015年4月的宝鸡全国冠军赛,在央视镜头面前,宁泽涛首次表达希望有机会外训。“教练太保守”,宁泽涛和熟识的记者这样说道。这是我们所能寻迹到宁泽涛在公开场合第一次质疑叶瑾和中方团队。最终,海军队在经费困难的情况下多方筹集资金,由叶瑾带队,送了宁泽涛去澳洲外训。

2015年喀山世锦赛,宁泽涛一举问鼎男子自由泳100米金牌。从此宁便认准了外教布朗。在那期间队里也有声音敲打过他:“外教不一定适合你。”

从小到大,宁泽涛的身体都不好,感冒发烧是常事,脾胃状况要求他少食多餐,训练总是边练边调,这些都靠叶瑾把控;而里约奥运前在澳洲集训时,宁泽涛在池边呕吐的一幕,也让外界质疑高强度的外训是否适合宁泽涛。

中外教练的角色和作用在宁泽涛心里有自己的衡量。在一次接受央视主持人张斌的采访时,宁泽涛直言布朗不断鼓励他,让他更有信心。他的个人社交媒体为布朗送上过生日祝福,从未提及过叶瑾。

2015年体坛风云人物颁奖礼时,宁泽涛与叶瑾前后分开走红毯,那一年宁泽涛在喀山世锦赛中获得100米自由泳冠军,风头堪比当年的刘翔。当时叶瑾与她的另一位爱徒齐晖相伴现身,在被问及为何没与宁泽涛走在一起时,叶瑾意味深长的说了句:“我有女儿(指情同母女的齐晖)陪着就好了。”

争议纪录片宁泽涛亲自审片三次 核心利益问题仍未提及

《转折点-宁泽涛》的播出掀起轩然大波。粉丝们痛心疾首,心疼偶像被体制“欺压”;游泳中心方面也颇为震怒,但对外仍旧三缄其口,不解释自己,也不谈宁泽涛问题的处置。

据笔者了解,在这部掀起巨大风波的纪录片播放前,宁泽涛和父亲亲自审片提出修改意见,改了三版,宁泽涛才最终同意现在的版本。

百转千回!宁泽涛的漫漫回归国家队之路

“提前结束海外集训”“食堂饭卡消磁”“被轰出总局宿舍”……引发外界争议的,除了纪录片中没有国家游泳队等多方声音外,在40多分钟的长片中,核心问题始终被回避:游泳中心为何“为难”宁泽涛?中心与宁泽涛争夺的核心是什么?

关键矛盾是宁泽涛成名后的经济利益分配之争。双方争夺的开端正是在2015年喀山世锦赛之后。一名资深体育记者指出,从那时起,“宁泽涛身边开始出现娱乐圈背景的人给小宁支招”。

在率先爆料的“卡帕多西亚的鹰”,一个前一天刚刚注册的神秘微博主的笔下,事情是这样的:2015年11月,蒙牛签下了国家游泳队的集体赞助和宁泽涛的个人广告代言,但很快,宁泽涛却改变了主意,在未请示游泳中心的情况下,个人擅自跟伊利签约。

《中国企业家》则给出了不同的说法:2015年10月,蒙牛击败伊利签下了赞助国家游泳队的合同,但游泳中心事先并未征询宁泽涛的意见,只是事后告知宁泽涛,你得履行义务,宁泽涛要求查看合同中涉及个人的条款,但被游泳中心时任主任王路生拒绝。

而国家队相关知情人则透露,2015年11月,国家队与蒙牛洽谈相关赞助合同,宁泽涛与他的父亲均在场。但几个回合下来,宁泽涛就表示不谈了。不久宁泽涛就提交了退役报告,并很快签下了蒙牛的竞争对手伊利。

孰是孰非,游泳中心与宁泽涛双方均未正面回应。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昔日的“乖宝宝”宁泽涛,在喀山世锦赛夺冠后,开始对游泳中心说“不”了。而此后发生的令“满屋惊愕”的“顶撞领导”事件,更是将双方推入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僵局。

抗衡在悄然加剧。2016年4月,佛山全国游泳冠军暨里约奥运资格赛,宁泽涛被拍到身穿阿迪达斯的泳裤亮相赛场,这正是其后来在2017年伊始官宣代言的品牌。当时国家队要求宁泽涛游一棒200米自由泳接力,争取里约奥运资格,宁泽涛当场拒绝了。

2016年6月19日,宁泽涛结束澳洲外训回国,矛盾进入白炽化。中心给宁泽涛下达“最后通牒”:要么取消所有私签的代言,要么放弃奥运资格。宁泽涛里约奥运后透过央视纪录片披露的“外训回来饭卡消磁说”,被外界解读为上述说法的佐证。

孰是孰非?宁泽涛现象并非只是个体因素

里约奥运折戟归来,宁泽涛在泳池中消声匿迹,开始活跃于时尚场合。11月7日,在央视《体育人间》栏目播出的纪录片《转折点-宁泽涛》中,宁泽涛在镜头前毫不掩饰对15年游泳生涯的倦意。

“经历这么多,不像以前那么有动力了。”

百转千回!宁泽涛的漫漫回归国家队之路

里约奥运归来,直到鸡年春节前夕才再次在训练池边见到宁泽涛的郭红岩,仍对心爱的弟子抱有希望。“我想跟他说不要忘了初心,捡回你的尊严。”在她看来,尽管里约归来近180天未能进行系统训练,但作为集优秀的肌肉类型、神经类型和超强竞争心于一身的游泳天才,宁泽涛只需要恢复些许精练,无需过久便能返回运动生涯巅峰。

最大的阻碍并不是运动本身。

知情人透露,成名以来,游泳中心与宁泽涛家人之间一直在争夺他个人的经纪约。2001年国家体育总局《关于运动项目管理中心工作规范化有关问题的通知》第五条(三)规定:运动员广告收益分配要兼顾国家、集体和个人的利益。“运动员个人原则上应该按照50%的比例分配”。据《中国企业家》报道,宁泽涛的这一份额仅为23%,“哪怕和游泳一样依赖举国体制的田径,在分配刘翔这样的明星运动员的商业利益上,也严格按照通知规定办。”

有媒体指出,游泳中心规定“国家游泳队在役运动员无形资产属国家所有”早已不适应时代的发展。宁泽涛私签国家队竞品,将个人利益置于集体利益之上固然有错,但当规则滞后于时代,要想避免矛盾,就需要管理者灵活运用规则,平衡各方利益,乃至对明星运动员做出妥协和包容。

2017年伊始,新华社发布体育时评:过去一年,体育在国家战略层面得到前所未有重视,唯有不断深化改革才能满足全民和社会的期望。竞技体育需要进一步创新国家队管理体制,各项目国家队的标准化建设需要提速,要坚持以运动员、教练员为中心,完善运动员与教练员激励保障机制,释放出更多体育活力。

宁泽涛回归国家队之路,会就此结束纷扰,顺利奔向光明吗?

腾讯体育特约撰稿人:德彪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体育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grassce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你推荐
热门专题
视觉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