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刘春红产前3天获悉奥运金牌恐被剥夺 抱子上诉

前言:刘春红的故事,曾经充满荣耀——北京奥运会上她五破世界纪录,夺冠成绩超过亚军31斤。所创造的纪录,至今八年无人能破。即使八年前的成绩因药检而取消,她仍然是紧随其后的纪录的主人。举重改变了山东小村庄里一家人的命运,也让终可回归正常生活的昔日英雄陷入长久的迷思。

2017年元旦节后,我们在她的家乡见到了她,以及她困惑和希望混杂的新生活。

刘春红:那枚藏起来的奥运金牌 落了灰的2008

刘春红获得的北京奥运金牌被剥夺(资料图)

文/徐思佳 编辑/张蕾

四个月的皓皓比同龄的孩子长得要壮实一些。

刘春红每次抱着宝宝去婴儿游泳馆,总有别的家长摸着他小腿里一节节的褶皱,羡慕地感叹:“这孩子长得可真快!”

虽然不应声,但刘春红知道,自己的体育基因多少还是遗传给了眼前这个小生命。

上午10点,皓皓刚刚睁开睡眼,用力地蹬腿、小身子一个哆嗦,两只手自顾自地抓着空气,嘴里断续地发出呻吟。刘春红熟练地伸出一只手探了探小屁股,果然,湿了。当妈不过四个月,刘春红已经可以读懂宝宝每一个细小的表情和动作。哆嗦是尿了,哭是困了或者饿了。跟举重不同,如果说当妈有技术含量,那更多是来自本能。

孩子躺在身边,刘春红的嘴角就不自觉地上扬,尽管她每天只能睡上两三个小时,不分场合毫无征兆地喂奶五六次。直到手机的一声震动,一个名叫“奥委会申诉&WADA”的五人微信群发来了一条信息,刘春红一下又被拉回深重的困扰中。

2016年8月24日,国际举联对外发布了刘春红等3名中国女子举重运动员复检呈阳性的消息。8月27日,皓皓降生。当时合格的尿样,八年后被查出问题。刘春红的不解与委屈跟宝宝一起一天天长大。

两次延期的听证会、历经四个月的等待,2017年1月13日,国际奥委会发出公告剥夺刘春红等三名2008年北京奥运会女子举重运动员的金牌。十年国家队生涯、两枚奥运金牌、三项尘封八年的世界纪录,过往的辉煌受到最严峻的挑战。刘春红想不通,原本该归于平静的生活,怎么就在八年之后,突然一下翻了天。

“老实”的女举冠军

刘春红:那枚藏起来的奥运金牌 落了灰的2008

刘春红(资料图)

要不是WADA的一纸通告,关于刘春红、陈燮霞、曹磊三人的新闻检索还会停留在2008年的时间线上。

最近一次听到刘春红的名字,是六个月前,从同为北京奥运会冠军张湘祥的口中。他一直想把退役冠军们召集到一起,一方面是一起推广奥林匹克运动,另一方面也可以帮退役冠军做经纪管理,赚些“快钱”。可他不解的是,举重的金牌女队友们退役之后便不爱出来抛头露面了。

张湘祥说刘春红“坚持”、“老实”。

“男队员吧,张国政、占旭刚当了教练,廖辉、(吕)小军、小龙(龙清泉)都还在队里,女队员退了就都过得比较安逸,可能是性格比较老实吧!春红算是那会儿队里坚持得最久的女队员了吧,我和她做队友的时间最长,退役了之后也都不怎么联系了。”

这么多年,退役的女举冠军们大都选择了回老家,避开镁光灯,朝九晚五,柴米油盐。退役后,朋友给刘春红安排相亲,她提出的首要条件,就是想找个老乡,离家近,方便年节回家,不用“打架”。

在山东招远,我见到了回归正常生活的刘春红。

一身红色的时髦大衣,自然散落开的长发,坡跟运动鞋,黑色的框架眼镜,体育局干部刘春红已经脱离了运动员时期的造型打扮。进出小区,她会跟门房自然地搭话,跟所有的街坊没什么两样。房子是村里改建小区时村委会奖励给刘春红的,老村民人人皆知刘春红是奥运冠军,但又没人觉得这有什么特别。

“媒体对你的关注越来越少,你会失望吗?”

“我倒觉得这样挺好的,很轻松,不用有负担,没人议论也是对我和家人的保护吧。”

一个人的金牌 一家人的命运

刘春红:那枚藏起来的奥运金牌 落了灰的2008

刘春红(资料图)

村委会奖励的公寓房是三室一厅,除了从济南回来休产假的刘春红和老公刘冰外,刘春红的父母、婆婆还有哥哥、嫂嫂都住在这里。

茶几上,婴儿用的奶瓶、水壶、湿巾没规则地散落着,刘春红一把推开凌乱的东西,“家里有小孩儿,就是乱,这些东西一天要用上好几回。”刘妈妈马云敏端来一盘大苹果,这是老刘家招待客人的标配:“尝尝,家里自己种的,吃起来绝对和外面的不一样!”

老刘家的经济来源,2004年之前靠苹果,2004年之后靠刘春红。体育改变命运,说的就是老刘家的这般光景。

招远市南部山区齐山镇的马家村,是名副其实的偏远山村。刘春红1985年1月29日出生在这里的一个普通农家,出生的时候还被罚了500块钱的超生费。父亲刘宣尧和母亲马云敏都是地道的农民,哥哥刘春强大她4岁。

1994年,刘春强和刘春红一起被招远竞技体校教练郭炳训选中,刘春红开始练的是柔道,刘春强练的是古典式摔跤,他练了不到半年的时间,就在烟台市第四届运动会上拿了铜牌。那会儿,刘春红一家的主要来源就是承包的两亩苹果地,但两个孩子在体校念书光一年的学杂费就要3万元,兄妹俩每个月的生活费也要近500元。家里卖掉仅有的老屋和耕牛也没凑齐。

因为知道家里的境况,刘春强没有犹豫,瞒着妹妹选择了退学,和父亲刘宣尧一起去金矿打工。100多米深的竖井下,有好几条平巷。刘春强白天在平巷里开车,晚上睡觉;父亲刘宣尧晚上开,白天睡觉。“两人轮着干,12小时一班。一个人干一天四五十块钱,一个月一千出头。”

刘春强还购置了一辆没有车棚的旧三轮车到矿区及附近的居民区卖苹果。后来,刘春红出成绩了,每年都把钱寄回家里,还特别给家里买了一辆赛拉图。

2008年北京奥运会夺冠后,当年父亲刘宣尧和哥哥刘春强打工的招金矿业股份有限公司给刘春红颁了个“荣誉员工”的称号,还奖励了20万元人民币。证书和纪念牌至今还被刘春红摆在了家里电视柜的左侧,一个显眼的位置。

招远市的领导出面帮忙解决了刘春强的工作,在招远市教育体育局帮忙,刘春红说,哥哥当年放弃的体育梦也算用另外一种方式弥补了。

两年前,刘春强的儿子刘沂林也开始在烟台体校练习举重。刘春红承认,这是受到她的影响。

13岁的刘沂林一边读初中一边练举重,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能有那么一天进入省队、国家队,走姑姑走过的路。

“不出成绩,练点肌肉,锻炼锻炼身体也挺好的。”刘春红说。

从砖砌的老宅到配地热的楼房,老刘家的生活品质大幅提升,可刘宣尧却不愿意来楼房里住,天一转暖就回到马家村的老宅子里。

“在这楼里,没有老朋友,还不能钓鱼,不自在,我住不惯。”老刘说。

马云敏倒是和邻里处得不错,没事儿就楼上楼下地串个门、走个亲戚。

刘春红出门也不多,倒不是怕被人认出,只是因为——“现在刚生完孩子,太胖了!”

落了灰的2008

刘春红:那枚藏起来的奥运金牌 落了灰的2008

刘春红(资料图)

刘春红是2004年雅典奥运会和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双料冠军,在招远的家里完整地挂着三幅长长的集体照,分别是2008年奥运会中国代表团全体队员出征、2008年奥运会奖牌运动员和金牌运动员的合照。三张照片都裱好了相框,放在电视机两边。

日子久了,照片上已经落了一层浮灰,隔着乌蒙蒙的玻璃板照片里的面庞透着时代感。相框的两个角,刘春红别上了皓皓刚出生时的照片,还有宝宝和姥姥的合影。一整块玻璃,就只有这两个角是亮的。

距伦敦奥运会开幕不到二十天,身为69公斤级世界纪录保持者的刘春红伤病一直不见好转,最终“不得不选择退役”。那会儿大家的心思都在备战奥运会上,也没人张罗给她办个退役仪式。

退役后,刘春红在北京体育大学读研,又跟随冠军班到美国交流了半年,回国后,刘春红在山东体育局举摔柔中心担任副主任,两年前,刘春红被调到了群众体育处,负责群众性体育活动。

因为膝盖的劳损伤,软骨磨损严重,刘春红退役后就没再拿过杠铃,就连登山、徒步这些费膝盖的群众运动有时也没法完成。不能久坐,不能蜷腿。生了宝宝后,连弓着腰换尿布也费劲。

杠铃退出了刘春红的日常生活,但她还是会关注着队里的比赛、举重的新闻。里约奥运会时,刘春红挺着大肚子看完了比赛,还不忘给龙清泉的获胜发个朋友圈,给之前一起训练过的队友邓薇发了条祝贺的微信。

“小孩挺好,现在都成顶梁柱了,那个时候天天红姐红姐叫的可甜了!”刘春红还是喜欢叫这批年轻的运动员“小孩”。

时而陷入往昔回忆的刘春红没想到,有一天会从新闻里看到的是自己尿样复检不合格的消息。

“出了这样的问题,你会改变对举重的态度吗?”我问她。

“没啥改变,因为这是我自己喜欢的项目,我自己练了那么久的项目,别人一提到举重我还是会去关注,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种事改变呢。”她回答。

“等宝宝长大了,你还会让他练体育吗?”

“我觉得不太可能吧。我不绑架孩子的想法,看他自己。”

彼岸

刘春红:那枚藏起来的奥运金牌 落了灰的2008

刘春红(资料图)

里约奥运会前,刘春红在体育局的老领导就听说,可能要“出事儿”,只不过见刘春红还挺着大肚子,没敢和她说。后来,刘春红问起领导时,领导只是说,我们相信你,相信不是你个人的问题。

“出事”那天,刘春红和往常一样在体育局里上班。局里的电视里滚动播放着体育新闻。“好在,同事们知道了也都是来安慰我的,还没听到过有人在一旁议论、指责我的,可能关系不好的也不敢来提这一茬。”身边人的态度让她很感激。

刘春红始终坚持自己是清白的。

刘曹陈三个人在事情公布当天就拉了一个微信群,她们第一时间想的就是该怎样证明自己的清白,怎么和国际奥委会打官司。陈燮霞的孩子还小,刘春红又大着肚子待产,这场彼岸的听证会,比想象中要难熬得多。

最开始是9月份,延期到11月份,后来又拖到了12月份,因为种种困难,听证会延期了两次。

“我们现在都已经退役了,听证和上诉都只能通过个人,找律师、填材料,当然,还有听证会要交的钱。”多重困难没有让这位前世界冠军动摇。

三个人辗转联系上了曾经帮助奥运冠军佟文打赢官司“翻案”的白律师,白律师又协助她们联系了国外的律师。刘春红粗略地算了一下,整个律师费以及在听证会期间的花销大概要200万人民币。这个金额对于三个已经退役五六年的运动员来说,是笔不小的数目。刘春红已经记不得为了这笔钱打过多少个电话。最终,三个人代表的地方省里支持,听证会才得以举行。

“过程很复杂,而且谁都没遇到过这样的事儿,有时甚至也想过放弃。我们也算是彼此鼓励吧,一定要证明自己的清白,想去和国际奥委会打官司。挺灰心,为了这个项目付出了这么多年,有过那么多成绩,经历过成百上千次的血检、尿检,结果却说八年前的有问题。”刘春红的眼眶湿润,眼圈泛红。她抽出一张面纸,飞快地擦了下眼睛,又擤了擤鼻子,想用应对感冒症状的方式掩饰“不合时宜”的泪水。

为了提请资料和商议听证会前的事务,三个人专门来了趟北京,才一个多月的皓皓离不开妈妈,刘春红只好抱着儿子一起去北京。“我不遭罪,就是他也跟着受苦了。”

一旁哄着外孙子玩的马云敏忍不住抱怨:“姑娘家家的,还在月科儿里呢,摊上这事儿,多烦人。”刘春红不想细说,一个眼神便把话题终止了。

去年12月4日,听证会举行那天,刘陈曹三人都没有到洛桑出席,只能通过“奥委会申诉&WADA”的五人微信群获得细碎的信息。

“我们提出了一些数据包的请求,律师也根据这些东西进行了进一步的分析,他有这方面的经验,但复检出问题情况还是比较特殊。”刘春红说。

听证会结束后,律师也没向她们传达会上的细节,三个人都觉得,这注定是一场温水煮蛙的持久战。

真相?一直等下去

刘春红:那枚藏起来的奥运金牌 落了灰的2008

刘春红(资料图)

招远的家里,刘春红把一些奖杯、奖状摆在了电视柜上,有全国比赛的,有洲际比赛的,还有世界比赛的,但就是没有奥运会金牌。

“奥运会的金牌肯定是要好好藏起来的呀!”

她把北京奥运会的金牌“藏”在最安全的位置。

1月13日之后,她不再是这块金牌的主人。

我给刘春红看了前不久流传很广的运动员禁食清单,她一边笑,一边挨个回想:“牛羊肉我们肯定得吃啊。火锅馋的不行了才吃。我们那会儿不让喝咖啡,现在好像是允许了。运动员的生活比想象中的单调多了,我们吃住都在队里,生病了药都是从队医那儿拿,很多东西都接触不到。”

三个人尿样中检测出的违禁药物“生长激素释放肽”(GHRP-2)在08年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禁用清单中并未明确写明,但属于该清单中被禁止的“肽类激素及其释放因子”之列;而刘春红尿样中检测出的西布曲明(sibutramine,一种有减肥效果的刺激剂)则在08年清单中被明确标明为禁药。刘春红并不清楚西布曲明在2008年已经被标明为禁药,但她说,她后来查了一些资料,资料中说,西布曲明在2011年才在中国禁止销售。

在国际奥委会公布了复核结果后,中国奥委会表示,“尊重国际奥委会做出的决定,并将会同有关部门对此事件展开深入调查,对于发现的违法违规行为,将依法依规予以严惩。”中国举重协会表示“严肃认真对待,深刻汲取教训,对相关责任人决不姑息,依法从严从重给予处罚。”

15天前,我问刘春红:“如果奥委会给出的结果不是你想要的,你做好了(向国际体育仲裁院)继续上诉的准备了吗?”

“我想做好了吧,为了真相,我们可以一直等下去。”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体育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grassce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热门专题
视觉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