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毒枭曾斥资打造南美劲旅 时隔27年后再度捧杯

“我是灼烧皮肤的火焰,我是浇灌旱地的清泉。我是坚不可摧的堡垒,我是守卫财富的宝剑。”去年,美剧《毒枭》在第一季播出后,获得了广泛好评。该剧主题曲的歌词,正是对哥伦比亚一代毒枭巴勃罗·埃斯科瓦尔(下图中)罪恶一生的最好写照。这位大毒枭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但他建设城市、资助穷人的“善举”同样不应被遗忘——尽管这样的慷慨是以洗钱为主要目的。时至今日,提起1993年被警察击毙的埃斯科瓦尔,为数不少的麦德林人仍对他有着积极评价,新科南美解放者杯冠军麦德林民族的球迷更是如此。埃斯科瓦尔为麦德林这座城市的足球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也成就了日后民族队的辉煌,使得这支球队一跃成为南美劲旅。其更为哥伦比亚足球的崛起,带来了不可磨灭的积极影响。

毒枭曾斥资打造南美劲旅 时隔27年后再度捧杯

国民竞技时隔27年又夺冠

扶持麦德林两大球会

出身于贫苦家庭的埃斯科瓦尔,小时候很难有机会进入到正规的球场。因故,埃斯科瓦尔在通过毒品生意发家之后,将大笔资金用在了球场建设上。可以说,这笔投资对哥伦比亚足球来讲,最具有深远意义。他自掏腰包,在麦德林几个较为贫困的城区兴建球场。同时,对于已经建好的球场,埃斯科瓦尔派人对照明等硬件设施加以改善。这一切使得麦德林的足球氛围日益浓厚。许多有天赋的孩子可以告别街头足球,来到真正的球场挥洒汗水,不少出生于麦德林的哥伦比亚球员就得益于此,这其中就包括了曾经的国际米兰球员、矮个子中卫伊万·科尔多巴

相比于草根足球,投身职业足球圈才是埃斯科瓦尔所更为看重的。带着洗钱的目的,埃斯科瓦尔将投资扩展到了麦德林的两家俱乐部:麦德林民族和麦德林独立。这其实并不是埃斯科瓦尔的投资创举,从上世纪70年代起,哥伦比亚先后有7家俱乐部引入过贩毒集团的资本。鉴于大毒枭的特殊身份,埃斯科瓦尔并没有成为任何一支俱乐部的主席或公开股东。他通过内部操作为两支球队同时注资,不仅为球队提供转会资金,还向球员发放高额薪水。在他的扶持下,两家俱乐部的成绩取得了快速的进步,尤其是接受资金援助更多的麦德林民族。上世纪70年代,依靠着本土球员的出色发挥,民族队曾数次进入南美解放者杯,但在进入80年代后却沉寂下来。1988年,依靠着富裕的财力,麦德林民族成为了国内联赛的亚军,再一次获得了南美解放者杯的入场券。

毒枭曾斥资打造南美劲旅 时隔27年后再度捧杯

毒枭发小发掘J罗

本届南美解放者杯开赛前,民族队绝非夺冠热门。然而,其在小组赛中5胜1平,一球未失,以压倒性的优势从拥有阿根廷飓风、乌拉圭佩纳罗尔和秘鲁水晶体育的小组出线,跻身16强。之后,民族队16强战再克飓风,在挑落罗萨里奥中央和圣保罗后,他们进入决赛。凭借着刚刚加盟球队的米格尔·博尔哈在次回合的关键进球,民族队两回合2比1战胜厄瓜多尔山谷独立队,时隔27年再次获得了解放者杯的冠军。而提起1989年的那支冠军队,就不得不提到埃斯科瓦尔。

上世纪80年代,埃斯科瓦尔以毒品生意起家,逐步成为哥伦比亚乃至南美势力最大的毒枭。在鼎盛时期,埃斯科瓦尔聚集了装备先进的私人武装,一度让哥伦比亚政府都对他束手无策。依靠毒品取得难以计数的财富之后,埃斯科瓦尔的野心愈发膨胀,开始将势力向政坛延伸。为了收买民心,同时也为了洗钱,他开始在麦德林进行大笔的投资,甚至向穷人们分发现金。这自然成功让他收获了安蒂奥基亚省的民心,而他对基础建设的投资则使麦德林成为了一座繁华的城市。笔者曾在哥伦比亚工作数年,每当乘坐哥国国内航班来到麦德林上空时,透过飞机的舷窗,都会被这座坐落于山谷地带、立体程度堪比重庆的现代化城市所震惊。而麦德林星罗棋布的高楼大厦,其中有相当一部分都来源于埃斯科瓦尔直接或间接的投资。

同大部分哥伦比亚人一样,埃斯科瓦尔从小就热爱足球运动。其青少年时期的玩伴古斯塔沃 ·乌佩吉,也对哥伦比亚足球有所贡献。乌佩吉在上世纪60年代时与埃斯科瓦尔家住在同一个街区,年龄相仿的他也同少年埃斯科瓦尔成为了很好的玩伴,两人一起骑车、一起踢球。1971年,乌佩吉随家人搬到了其他地方,自此和埃斯科瓦尔走上了完全不同的人生轨迹:乌佩吉成了位于麦德林南部的恩维加多俱乐部的管理人员,而他的发小则成了腰缠万贯、盘踞一方的大毒枭。正是乌佩吉,发掘出了现今的哥伦比亚当家球星J罗。J罗12岁那年曾代表托利马少年队来到麦德林参加全国性比赛,被乌佩吉一眼相中。在乌佩吉的力荐下,J罗来到了恩维加多俱乐部,并在这里成长为日后的巨星。

27年前首冠毒枭操控?

1989年的那支民族队,拥有不少实力派球员,“疯子”门神伊基塔名声最响。彼时的伊基塔,还没有成为彻头彻尾的“疯子”,在比赛中发挥稳健的他是球队的重要保障。后来因在美国世界杯上射入乌龙球而遭枪杀的哥伦比亚国脚安德烈斯·埃斯科巴当时也在队中,加上比利亚尔、路易斯·阿方索以及乌苏里亚加等人,民族队纸面实力相当强大。麦德林民族在那届杯赛中同厄瓜多尔的埃梅莱克、基多和同属哥伦比亚联赛的死敌百万富翁队同组。在前3场比赛中,民族队开局不利,以1比1的比分连平3场。在小组赛第4轮坐阵主场0比2负于百万富翁后,民族队压力山大。还好球队重振旗鼓,在接下来的两场比赛中获胜,最终以小组次名出线。

1/8决赛战胜阿根廷竞技队后,民族队在1/4决赛再次迎来了国家德比的对手——百万富翁队。首回合在波哥大,民族队客场以1比0取胜;次回合回到主场,民族队依靠着智利裁判埃尔南·席尔瓦的几次争议判罚,以1比1逼平百万富翁队,跻身半决赛。毒枭埃斯科瓦尔是否用自己的力量影响到了比赛结果,至今没有明确说法。在半决赛中,民族队遭遇乌拉圭球队达努比奥。首回合客场,双方0比0互交白卷;次回合回到麦德林的阿塔纳西奥·吉拉尔多特球场,主队状态火热,以6比0横扫对手进入决赛。民族队决赛的对手是巴拉圭奥林匹亚队,双方在各自主场分别以2比0取胜。最终,民族队依靠点球大战中的5比4胜绩,获得了球队历史上的第一个南美解放者杯冠军。

由于当时民族队的麦德林主场无法满足南美足联对于决赛赛场至少5万人容量的要求,决赛次回合麦德林民族只得将主场移到了首都波哥大。夺得冠军后,哥伦比亚首都被绿色占领,麦德林民族的球迷在百万富翁队的家门口欢庆,让波哥大成为自家的欢乐海洋。同年12月,民族队以解放者杯冠军的身份参加了当年的丰田杯,对手是AC米兰。双方在90分钟内战平,在加时赛的最后一刻,AC米兰获得了一个前场定位球,任意球大师埃瓦尼主罚命中,民族队遗憾告负.

随着解放者杯冠军再一次回到麦德林,民族队主帅鲁埃达和他的球员们开始畅想今年年底在日本举行的世俱杯。根据赛制,欧冠冠军和解放者杯冠军将直接进入上下半区的半决赛,麦德林民族有望在决赛中对阵皇马(数据) 。“我的最终目标,是带领球队进入世俱杯决赛。”上任之初,鲁埃达就曾向球迷和俱乐部许下了这样的承诺。仅仅一年之后,这位颇具个性的主帅距离目标已经十分接近。比起27年前的狂欢,鲁埃达率队赢下的南美俱乐部最高荣誉,让民族队的拥趸更为开心。因为这一次,麦德林民族赢得清清白白、正大光明。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ergiozhou

相关搜索

热门视频

    积分榜

    独家策划

    视觉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