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渡】乒球归化神童:我要为日本拿金牌

[摘要]震惊世界乒坛的张智和,被日媒视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日本队的“秘密武器”。当然,同样被震惊的还有中国体坛,因为入籍日本,代表日本征战,张智和依旧被网友骂惨。“汉奸!从小就是卖国贼!”

遥远的故乡 张智和:我要为日本拿奥运冠军

【点击查看组图:乒乓神童张智和 入日国籍参赛背“叛徒”骂名】

“神奇小子”林书豪当年一夜爆红时,国人还曾YY他能“代表中国男篮”出战伦敦奥运。如果张智和不是身披日本战袍,12岁的他或许也将成为全中国新的追捧对象。

今年10月的波兰公开赛,世界排名286的他在资格赛中连胜谭瑞午(世界排名76)等名将,闯入正赛,创下国际乒联巡回赛正赛最年少选手纪录,他也因此被日本媒体称为“乒乓神童”。震惊世界乒坛的张智和,更被日媒视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日本队的“秘密武器”。当然,同样被震惊的还有中国体坛,因为入籍日本,代表日本征战,尽管在波兰公开赛首轮面对马龙时毫无还手之力,张智和依旧被网友骂惨。“汉奸!”“从小就是卖国贼!”这样愤怒的话语依然充斥在比赛后的评论中。

不过,作为生于日本、长于日本的移民体育人后代,张智和并不懂这些评价代表着什么,张智和的爸爸也说,对儿子来讲,中国是遥远的故乡。

父母逼张智和学中文

11月2日,仙台体育馆,女乒世界杯刚刚结束了一天的比赛。“快走(四声)嘛!”看完球,张智和催促着身后的妈妈张凌和妹妹美和。这纯正的四川乡音遗传自父母,张智和的父母张宇和张凌都来自四川,张智和仅会的几句中文中带着四川味儿。

眼前的他与新闻里小学生的模样已经有了很大变化,尽管还是东宫城野小学6年级的学生,眉宇间张智和已经有大小伙子的模样。两年的时间,他长高了10公分,1米62的他快要追赶上身旁的老爸张宇。

和普通的日本小学生一样,尽管已经是冬天,他依旧穿着薄外套和短裤站在寒风中。两年前,张智和一战成名还是因为以小学生的身份战胜高中生,而如今他已经代表日本国家队征战国际巡回赛。在球馆外,有中年球迷认出了他,拿着赛事宣传册,让他帮签名。“妈妈,你得帮我设计个签名了。”张智和笑着回头对身旁的张凌说,带着点小炫耀。

遥远的故乡 张智和:我要为日本拿奥运冠军

张智和一家人(从左到右依次为张凌、张智和、张美和、张宇)

其实,张智和早已经成为仙台乒乓球圈里的名人。今年年初,日本NHK电视台摄制组就来到仙台,拍摄关于“乒乓神童”的纪录片,当时更邀请日本男队一哥水谷隼助阵,与张智和一起打球;到了波兰公开赛,NHK更派出3名电视记者全程跟拍他。比赛期间碰上刘国梁,国乒总教练都主动向张智和的爸爸张宇询问他的情况:“听说你儿子打得特别好。”

看到记者,张智和马上本能的站好,点头鞠躬示意。“和阿姨讲中文啊。”张凌在一旁叮嘱儿子。不知是否被妈妈这样一提醒,原本就腼腆的张智和显得更加紧张,不论问他什么,他总要皱着眉头想上半天如何组织好中文说出来,很多时候都是想了许久,却只能不好意思地转过来笑说:“不知道要怎么讲……”

其实,为了让孩子不忘本,张凌从国内买来拼音和汉字教材,教智和练习中文,而平时在家里,夫妇二人要求两个孩子必须说中文。而张本智和名字中的“本”,也是不要忘本的意思。不过因为身边的朋友和同学都是日本人,没有语言环境,智和的中文水平并不出众。

“你也很爱看柯南吧?”为了拉近和00后的关系,记者只能硬找话题。

听到记者这样说,智和依旧疑惑的看着记者摇摇头,记者忙用中文写给张智和看,他才恍然大悟。“我们,现在看的是这个。”他从书包中掏出自己看的漫画书,当然,不是记者说的什么柯南。

在竞技体育背后,这是一个典型的两代人移民之家。张凌夫妇乡音未改,虽然能讲一口流利的日语,却很难真正融入无形的文化习俗;而张智和与妹妹美和在仙台当地出生长大,两三年才随父母回国一次,周围同学和朋友都是日本人,对于他们来说,祖国中国有些遥远。每次带两个孩子回四川,张凌夫妇心心念念的想吃火锅,而张智和与妹妹却一点辣都不能吃,吵着要去咖啡屋吃点心,和那些移民海外的“ABC”并无两样。

入籍才能有好陪练

回到父母担任教练的球馆,这一天,与张智和对练的是已经上初三的男生,尽管比对手矮半头,但张智和却能轻松调动对手,让对方应接不暇。“这个男生已经是宫城县打得最好的选手了。”看着场中个头参差不齐,跑来跑去打闹的小队员们,张凌笑说,这里的球馆也就等于国内的业余体校的水平。眼前,这样的“陪练”水准也已不能满足处于上升期的张智和。

【东渡】乒球神童归化:我要为日本拿金牌

张智和在训练

每天在球馆中担任教练,张凌没有多余的时间管张智和,所以2岁开始,智和就跟着父母泡在球馆中,张智和似乎“无师自通”。

90年代从四川队退役来到仙台担任俱乐部教练,张宇一直是拿工作签证。没有拿到居留权时,每三年他和张凌都要返回四川,重新办理一次签证,就算是有些麻烦,夫妻俩人都没有考虑过入籍日本。前些年,张宇还盘算着带着一家人回四川,毕竟离开的越久,以往积累的关系和人脉也就越派不上用场,想要有个好职位也就越难。听说国内最近全面放开了二胎,张宇笑说,如果早几年有这样的政策,可能早就回国了,当时他最大的顾虑,就是怎么给小女儿美和上户口。

“我和张凌思想都比较保守,我们一直是希望回四川当教练的,亲戚朋友还有各家的老人都在那边…….只是没想到智和能打得这么好。”张宇说,张智和在乒乓球上显出的天赋打乱了全家的计划。

尽管张智和和妹妹美和都在仙台出生,但到去年年初打东亚青少年锦标赛时,张智和还是中国国籍。不过根据日本队的规定,选手参加国际成人大赛,必须是日本国籍。这就意味着,如果想让张智和得到更多参加世界大赛以及高质量的训练机会,必须要入籍日本。

对于日本乒协希望张智和能够代表日本队比赛,张宇犹豫了半年多的时间。波兰公开赛,张智和创纪录的从资格赛闯入正赛,成为国际乒联巡回赛历史上最年轻的正赛选手,这条消息在腾讯新闻客户端单篇新闻的评论数近2.5万。

而张宇担心的事情也随之而来。激进的中国网友更不理智地称12岁的张智和为“汉奸”……

“他不知道这些。”回头看了一眼场地内与小伙伴们打闹的智和,尽管以儿子的中文水平并不能明白我们的对话,但张宇仍下意识的压低音量。“智和看不太懂中文,也不会上国内的网站,我倒不担心他。倒是张凌总会看中国的网站,网友说得挺难听的……”说到这里,张爸爸无奈的叹了口气。据张宇透露,有好几次,看到网友对张智和的人身攻击时张凌都偷偷抹泪。

显然,这样的纠结张宇夫妇并不想让张智和知道。对,最好一辈子都不要知道。

遥远的故乡 张智和:我要为日本拿奥运冠军

张智和的妹妹美和(右)

2014年3月,张宇带着张智和来到仙台当地的户籍所,正式入籍日本。在姓名栏,张宇将儿子的中文名里加了一个“本”字。因为张宇要陪同儿子前往国家队,担任智和在国家队的教练,所以他也选择了加入日本国籍,此时距离他定居日本已经过去16年,而张凌则仍旧选择保持中国国籍。

在前往日本前,记者曾询问马龙如何看待张智和的崛起。“我12岁时还在辽宁队吧,只能参加东亚青少年赛呢。”马龙的回答倒是透着些羡慕。

的确,在人才济济的国乒,从以前到现在,竞争都是异常激烈,甚至说有点残酷。很多和马龙一样有天赋的队员在进入省队后,职业生涯就很可能终结了。为了继续追求自己的乒乓梦,不少球员都只能出走海外。

“因为张凌他们都在国家队待过,对乒乓球理解深,家里乒乓氛围浓厚,父母的希望都放在孩子身上,这无可厚非。对于张智和这种选手,我们更应该去鼓励。他们真的很不容易,如果他的父母是中国队的世界冠军,他们不一定会移民日本。但因为国乒太强大,在中国土壤里他们发展太困难。”国乒总教练刘国梁这样看待张宇一家的离开以及张智和的崛起。

妈妈的眼泪

国手生涯输外战曾有想死的心

这次女乒世界杯在仙台举行,张智和的妹妹张美和担任现场球童,与荷兰老将李佼牵手入场。“当年,李佼和我们是一批的队员呢,不过她当时没进入国家队。”看台上,张凌看着眼前的一幕,感慨的说。如今,代表荷兰的李佼已经获得里约奥运参赛资格,43岁的她准备第三次站在奥运赛场上。

【东渡】乒球神童归化:我要为日本拿金牌

张智和的妈妈张凌

直到现在,张宇都笑说:“老婆当年的名气比自己大多了。”同样来自四川的张凌曾入选国家乒乓球一队,与乔红、王楠同在一个组。95年天津世锦赛,张凌更同时出战女单、女双和混双的比赛。

“以前,我是不同意智和打职业这条路的。”曾在国乒顶尖体系中长大的张凌并不愿意儿子走自己的老路,这更多是心理层面的。

媒体只知道张凌参加过95年天津世乒赛,却不知在那次比赛中她在同一天里连输女双、混双和女单三场比赛,尤其是女单输给日本选手佐藤静香后,她几近崩溃。

“给我报了三项比赛都输了,还输给外国人,回去怎么交代,怎么交代啊?我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时隔多年,再度回想起那一天, 和记者说着说着,张凌竟然激动的流下眼泪,坐在一旁的张宇也跟着叹气。私下里,张宇和记者说,仙台毕竟是小城市,也没什么国内的朋友来这边,那些尘封多年的往事已经许久没提起了。

当年“让球风波”主角之一的焦志敏都说,当时的国乒别说是输一场比赛,哪怕输一局,都可能会影响下次上场的机会。

看到妈妈突然落泪,张智和站在一旁盯着正在对话的我们,眼神中透着不知所措,他完全无法理解妈妈为什么会流泪,也理解不了妈妈所说的那些曾经。

天津世乒赛后,张凌逐渐远离主力层,96年后就选择退役前往马来西亚国家女队执教。

张凌一直不希望孩子们走职业运动员的路,她心疼儿子会承受自己曾经的痛苦,所以只希望儿女能上好学,学好文化课就好。张智和3岁开始就上英语班。上小学后,除了学校要求的作业,每周还要上两次数学补习班,就算经常去东京参加日本青少年队集训、出国比赛,她都让儿子必须带着作业,边打球边做功课。张智和很为父母争气,每次考试,文化课都是全班前三名。开家长会,不少当地的家长都向张凌取经,这让她很骄傲。

获日企七年赞助 生活得以改善

因为记者在午饭时间突然造访,球馆订的便当不够分,张凌将自己和美和的便当让给记者,“你回去和妈妈吃饺子。”张凌安抚吵闹着要吃饭的美和。

【东渡】乒球神童归化:我要为日本拿金牌

张宇夫妇经营的球馆

张宇夫妇俩所在球馆中摆着十张球台,每天训练分早中晚各两个小时,30多个小朋友挤在场地内,最小的球员才3岁,夫妇两人既是教练又像是保姆。相比于韦晴光、李隽等人相继开了自己的球馆,张宇夫妇一直在给球馆的老板打工做教练,两个人每个月的收入只有2万多人民币,在日本,这样的收入很普通,一家四口也很少出去下馆子,多数时候都是张凌在家里做饭,日子过得并不宽裕。

2011年3月,日本东北部发生9级地震,地震震中就发生在仙台宫城县以东海域。当时,张智和的家距离海啸发生的仙台海边只有20公里。那天中午,张智和正在家做作业,张宇带着女儿睡午觉。地震时,整个房间一直在晃动,墙壁上也瞬间出现大裂缝,一家人慌忙蹲进狭小的卫生间中。其实当时地震只持续了1分钟,但在极度恐慌下,张宇觉得像是摇了10分钟。“后来看电视,而且是距离家这么近的地方,想想都后怕。”张宇说,那段日子,张凌总是在凌晨3、4点就突然惊醒,觉得有晃动的她带着全家再躲进洗手间。

遥远的故乡 张智和:我要为日本拿奥运冠军

张智和取得的荣誉

异乡的生活没有太多的浪漫,远离亲朋好友,一家四口就是彼此的依靠。

直到今年3月,张宇夫妇所在的球馆老板不再经营,俩人才决定开始学习经营球馆,为将来自己开俱乐部做准备。除了智和,刚上小学三年级的妹妹美和也展现出打球的天赋。“都说美和比她哥哥还有潜力”,说起女儿,张宇脸上泛起慈父的笑容。如今,张美和也是日本国少队的一员。

“明年你来的时候,我们自己的球馆就应该差不多能开始营业了。”张宇笑着对记者说。年初,日本最大的乒乓球器材公司签下张智和兄妹,合同一签就是7年,包括资金以及装备的赞助。虽然没有透露签约的具体金额,但这笔资金足以让这一家四口的球馆和生活得以改善。

日乒计划掀翻国乒?

其实,日本一直是中国海外乒团最为集中的聚集地。因为比邻中国,薪资颇丰,从90年代初开始,不少退役的名将,包括韦晴光、李隽、 韩阳、宋海伟等几代国乒人都选择“东渡”日本,披上日本国家队战袍。如今国乒领队黄飚、女队教练阎森、奥运冠军乔红等人,都曾在日本打乒乓球俱乐部联赛。

留在日本的国乒人“落地生根”,他们大部分人选择在日本各地开球馆,培养人才,有些人更培养出了如今日本乒坛的优秀选手,这其中就包括福原爱的两任教练刘杨、汤媛媛,而日本女乒现任一姐石川佳纯的教练陈莉莉也是中国人。

因为这些高水平中国乒乓球人的带动,日本乒乓球水平得到了巨大的提升,日本男女乒团体实力一直处于世界前四,当地学校中,乒乓球社团也是学生们热衷报名的社团。

遥远的故乡 张智和:我要为日本拿奥运冠军

张智和在比赛

从张智和身上,不难看出日本乒乓球以及体育青训体系的脉络。与中国举国体制下青少年选拔最大的不同,中国人是从小训练大的,而日本的孩子从小是在比赛中长大的。日本最低龄的赛事可以做到小学间的全国联赛,初中和高中那更是开展得非常成熟。张智和当年成名的比赛就是全日本乒乓球小学联赛。

第一次代表日本成人国家队出战巡回赛,张宇陪着儿子一起来到华沙,而费用则由日本国家队承担。“日本队对于青少年乒乓球选手的投入非常大,一个公开赛,他们就能派出50几人的团队来。”去年中国公开赛,看着场馆中“浩浩荡荡”的日本队员,国乒总教练刘国梁感慨地说道。而曾一手带出张怡宁、李晓霞的名帅李隼都感慨:“这两年日本在青少年身上的投入增大,现在国内同年龄的小孩不一定能打得过日本小孩。”

在东京获得2020年夏季奥运会举办权后,日本开始启动“2020年后备人才培养计划”,训练费得以大幅度提高,尤其是对像乒乓球这样优势项目的投入。据记者了解,日本奥组委一年拨给日本乒协的经费是3亿日元(折合人民币1800万),包括聘请教练、支付队员薪水以及一年中各项比赛的差旅费用。这其中用于青少年的培养经费就占到1/3的1亿日元(折合人民币600万)。“在青少年的投入力度上,任何球队都没法和日本队相比。”日本女乒总教练村上恭和信心十足的说道。

在强大的资金保证下,日本青少年选手有了更多的机会参加世界比赛,按照日本女乒主教练村上恭和的说法,“要尽早把青年人扔到世界赛场锻炼。”以张智和为例,不算亚洲内的青少年比赛,光是世界巡回赛和青年赛,他一年能有10次左右的机会出国比赛。今年9月,日本女乒公布参加2016年里约奥运的阵容,14岁的伊藤美诚凭借最近一年的强势表现,入围日本女乒团体阵容,让世界乒坛都为之震惊。

日本国家队的体系也让张智和得到了更正规的训练。在日本,每年都会举行一次全国高中二年级以下乒乓球赛,日本国家队教练会根据成绩和表现,选拔能够进入日本国少、国青的队员。而每到节假日,队员们都要集结到位于东京的日本国家队训练基地,进行特训。2008年,日本成立了国家体育运动训练中心,是将许多项目放在一个训练中心里进行综合训练,让青少年选手和成人选手一同训练。2012年,日本又形成一个体育基本方法,顶尖运动员来带动青少年和群体运动的发展。

“那在波兰你和马龙打完,觉得差距在哪儿?”记者问张智和。

不好意思的摸摸自己的头,张智和一脸憨笑的回答:“就是……怎么打都打不过他呀。”不过智和说,自己真的非常想凭实力,在2020年东京奥运上获得金牌。

遥远的故乡 张智和:我要为日本拿奥运冠军

张智和接受采访

明年4月,张智和就要升入初中,为了让儿子有更好的训练条件,张宇将陪着儿子前往东京,学校就选在日本国家队训练基地附近,边上学边在基地里训练;张凌则带着女儿留在仙台,继续兼顾球馆。虽然有些吃力,但张宇说,既然孩子想打,说什么都要尽全力支持。在张宇夫妇的心中,只要孩子能获得更好的机会和平台,两个人将骂名背后的艰辛一并承担下。

“日本乒乓球崛起对推动世界乒乓发展有益,有人跟你斗才有意思。我希望大家能更大度一些,欢迎所有有天赋的运动员给我们制造难题,包括张智和。”国乒总教练刘国梁中肯的说道。

结语

距离广岛亚运会已经过去了20年有余。20年,中日关系像坐过山车一样,跌宕起伏;20年,中国社会制度和观念急剧变化,不断地扫瞄着每一个人的命运。大环境是我们任何人都无法左右的,却又无法避免身在其中,被时代审判。

我们常说体育无国界,但无可否认,体育本身却有着强烈的民族色彩,否则我们就不会喊出:“为国争光”的口号,“归化”选手存在争议无可厚非。这20年里,日本优势运动项目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中国面孔,“归化球员”也不再是个体选择。尽管当面对中国队时,那些如今身披日本战袍的中国体育人仍会遭遇“汉奸”的骂声,但公众更多的是表达出对这些体育人追求梦想的理解和尊重,这是时代的进步。

在竞技体育层面,20年来,从乒乓人“东渡”,到如今归化选手归来,从他们身上,我们感叹日本体育崛起背后,有着对青少年严谨的培养、普及体系,绝非一朝一夕。这里有我们的过去,或许也能看到我们的未来。

而无论是何智丽,还是那些散落在日本各地、你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他们名字的中国体育人,为孤注一掷的梦想也好,只为生计也罢,其中的苦乐,冷暖自知。独在异乡为异客,唯有祝福。

【进社区参与讨论:归化日本的运动员错了吗?错在孩子吗?】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jerfgu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