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渡】女篮名将:为梦想归化日本 无关爱国

[摘要]近年来,80后的李莎莎、王新朝喜等昔日篮球国手相继选择入籍日本,有不少人更是成为日本国家队的主力,这就让归化日本再次成为大众眼中的焦点。

1964年生人,89年入籍日本又早早退役的何智丽,以及她当年的遭遇离我们似乎有些遥远,而近年来,80后的李莎莎、王新朝喜等昔日篮球国手相继选择入籍日本,有不少人更是成为日本国家队的主力,这就让归化日本再次成为大众眼中的焦点。

相比于何智丽曾经离开时的“仇恨”、“逃避”,你明显可以感觉到,80后的球员前往日本打球不仅仅是梦想的延续,也是为了一份更好工作和生计。王新朝喜这批篮球人已是足够幸运,她们有相对宽松的舆论氛围和机会。尽管外界仍有不理智的谴责甚至谩骂,不过在她们看来,归化日本,不过是一个选择,一条出路。虽然她们的国籍变成了日本,但无论是其内心,还是在身边人眼中,她们永远也抹不掉的身份是中国人。

那么,就在个人发展与大环境的冲突下,这些为生计和梦想散落在日本的80后中国体育人,又有怎样的人生与感悟?

归化名将:不想被说中国人不努力

女篮名将:归化只是出路 日本的环境更公平

“李莎莎”更名“川村李沙”

女篮名将:归化只是出路 日本的环境更公平

“时尚买手”李莎莎

亚锦赛一战成名后,王新朝喜作为第一个代表日本女篮征世界大赛的中国人,成为媒体追捧的对象。其实,在王新朝喜前,还有一个中国女孩身披日本女篮战袍,距离世锦赛只差一步之遥。

留着一头日本女生最钟爱的栗色卷发,拎着黑色提包,高挑的李莎莎刚走进星巴克,坐在一旁的顾客都不禁抬头偷瞄她。这两年在日本兼职做时尚买手,培养起李莎莎敏锐的时尚感。

“你走在大连的街上总被认成是大模吧。”记者笑着调侃她。“我还真是篮球运动员。”说着,李莎莎爽朗的笑着,边挽起裤腿,给记者展示左脚脚踝处那道13厘米的伤疤。

李莎莎不停在思考一个问题:“退役后我能做什么?”她不想退役后只在体制内找个职位,她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2003年,她留学日本,进入日本女子体育大学学习并效力于日本女篮联赛。 “篮球对于我们来说是梦想,也是生存下去的工作。”李莎莎实在的表示。2009年,李莎莎正式入籍日本,改名为“川村李沙”,并入选2010年捷克女篮世锦赛日本队阵容,而她也是第一个入选日本女篮的中国人。

“练得真苦啊,一天四练。”尽管曾经入选中国女篮二队,但跟随日本队备战世锦赛期间,川村李沙切身体会到日本篮球人的敬业,每天回到宿舍里,她都累得一头躺在床上,就这样度过了赛前3个月集训。其实日本国家队每天规定一天两练,但队中36岁的老将三谷蓝都带头加练。“你就觉得,少练一分钟都不好意思,她们真的都非常敬业。”现在回忆起那段日子,李莎莎仍然很感慨,她没有落下过一分钟的训练,不想被说“中国人不努力”。世锦赛前的一系列热身赛中,作为主力中锋的川村李沙场均15+,那时,如今日本女篮核心、亚洲第一中锋渡嘉敷来梦还只是她的替补。

梦想一度离川村李沙很近,近到她的行李都已经提前跟随日本队运往了捷克。

然而就在启程前往世锦赛前两天,日本女篮主教练中川文一来宿舍找到李莎莎。国际篮联在最后时刻决定,川村李沙因曾入选中国女篮二队,禁止代表日本国家队征战。教练坐在一旁,婉转的安慰她,川村李沙只是一直点头,其实她一句话都没听进去。她明白,按照日本女篮的计划,这批参加世锦赛的队员也是冲击伦敦奥运的固定阵容,所以不能出征世锦赛就意味着国家队未来的大门也就此关闭。

“对,梦想就这么结束了。”这是川村李沙当时的第一感受,因为身份而带来的无奈。尽管自己在国籍那栏已经变为“日本”,付出了和日本球员一样的努力,但那道无形存在线却一直在。

国青名将归化日本被称“叛国”

女篮名将:归化只是出路 日本的环境更公平

李明阳(中)

尽管李莎莎在最后时刻被国际篮联的一纸禁令约束,但在采访过程中,李莎莎一直强调,当年入籍日本、加盟日本女篮,中国篮协方面一直是“开绿灯”的。相比之下,另一位归化名将李明阳则没那么幸运。

2013年,原中国国青女篮队员李明阳入籍日本,改名为“杉山美由希”,这条新闻在国内再次引发巨大争议。据媒体报道,2010年,李明阳以重伤需要调整为理由离开北京首钢俱乐部,但同年年底李明阳就前往日本,更加盟日本香颂化妆品队。新闻爆出后,媒体更用“叛国”形容李明阳,上一次中国体育人被冠以这样的形容词还是30年前网球名将胡娜滞留美国未归。

“不是为钱,这是孩子的个人选择。”李明阳妈妈何女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说道。双方各执一词,李明阳家人认为孩子在北京队练了一身伤,再练下去就废了;而北京队方面则回应说,李明阳以休整为理由“欺骗”俱乐部,独自跑到日本打球。在当年腾讯网针对李明阳事件的调查中,有52%的网友表示“不能理解,不该加盟日本”“去哪儿不行啊,非去日本”,39%的网友认为“能理解,为了生活”。

在个人利益与大环境发生冲突时,尽管相比于何智丽的年代,中国民众的态度已经发生了巨大转变,但每当有这样纠纷发生,“民族情结”往往会战胜理性的分析。

王新朝喜:用实力赢得日本人尊重

女篮名将:归化只是出路 日本的环境更公平

王新朝喜闭着眼睛

2013年李明阳事件爆发后,另一位归化名将王朝新喜也面临入籍日本的选择。根据规定,只有入籍日本,她才能代表日本参加更高水平的世界比赛。当年没有犹豫将15岁的女儿一人送出国上学,倒是面临入籍问题时,父母犹豫了。“我爸当时担心的,就是怕大家对我有误会,老人嘛,肯定不希望看着自己的孩子被人家那样骂。”王新朝喜入籍日本后,老两口甚至都没有和邻居们提起这件事。

那一年东亚运动会,王新朝喜就首次代表日本队出战,那次比赛的举办地正是自己的老家天津。女儿代表的日本国家队对阵中国,比赛前现场志愿者发两国的国旗,母亲拿了中、日两国的国旗。看到女儿在场上连突带投,老两口刚要站起来喊,却又忍住,只能使劲挥着两国的国旗,喊着女儿的中文名字“岑静”,为她加油助威。

入选日本国家队的这一天,王新朝喜用“悲喜交加”形容当时的心情。“开心的是,终于实现了进入国家队的梦想,难过的是不是中国国家队。如果是中国国家队,我可以不用顾虑很多,可以告诉大家,让大家和我一起高兴。”她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里这样写道。至今,王新朝喜都没有开通微博等国内的社交软件。

武汉女篮亚锦赛中日女篮决赛前,王新朝喜站在日本队的最前面,奏日本国歌时,摄影师捕捉到她闭着眼睛的一幕。“这还差不多。”很多记者看到这张照片时发出这样的感慨,怎么听上去都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说真的,比赛前站在那里我什么都没有想,当时只是在闭眼回忆教练布置的战术,每次重要比赛前我都会这样。”当再度被问起那一幕,王新朝喜诚实的回答腾讯记者,并没有按照“感动你我”的剧本顺着说下去。的确,在那样高度紧张的决赛前,运动员心中只想战术才是合理的。“我就是中国人,这一点不需要用说什么来证明,用自己的努力、实力赢得日本人的尊重就够了。”王新朝喜这样坚定的说。

相比于大环境和父母的纠结,不论是王新朝喜还是李莎莎,在她们看来,入籍日本、代表日本队征战世界大赛是梦想,更像是在认真对待一份工作。

初三那年,还叫“王岑静”的她在一堂体育课中,被前来交流的日本教练发现。当时身高已经长到1米84的她一下子引起了教练的关注。母亲1米70,父亲1米84,这样的基因给了朝喜身高优势,也让她意外闯入篮球的世界,那一年她15岁,谈不上什么篮球技巧,就连最基本的投篮和运球都不会。

只身一人来到岐阜女子高等学校,王新朝喜与三名日本同学住在同一个宿舍,朝喜本来就很内向,加上日语说的不灵光,她很少在宿舍讲话。当时没有手机,虽然学校照顾,让她免费用学校的电话打越洋长途回家,但前半年的时间里,她几乎每天晚上都要躲在被窝里哭。来到名古屋13年,父亲只在王新朝喜刚来时来这边看过女儿一次。

2015-2016赛季三菱电机俱乐部的秩序册,王新朝喜和三菱男队的主将石崎巧的照片被放在了封面上,听说记者是从中国来采访王新朝喜,队友渡边亚弥伸出大拇指。在日本女篮联赛WJBL2014-2015数据表中,王新朝喜以场均10.8个篮板位列第二位,仅次于日本女篮当家球星渡嘉敷来梦,而她的命中率也排在全联盟第六位。今年女篮亚锦赛,王新朝喜代表日本获得亚洲冠军,也取得了里约奥运会的入场券。她用自己的努力赢得了尊重。

归化日本只是选择

女篮名将:归化只是出路 日本的环境更公平

王新朝喜代表日本出战

“有没有想过,其实没代表日本打世锦赛也好,万一碰上中国,以你的实力,得被中国网友骂死。”记者问李莎莎,2009年李莎莎加入日本国籍的新闻曾在中国国内引起巨大争议。

“没有,既然我决定了为梦想到日本打球,就不会在乎别人怎么说。”当被问及同一个问题,没有片刻的犹豫,李莎莎坚定的回复记者。

李莎莎、王新朝喜这一代入籍日本的中国体育人都是80后,她们是生长在90年代初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下的一代。和中国绝大多数80后一样,她们对传统的颠覆使人们觉得这一代很另类,她们自信、有个性,敢于表达,不相信说教,喜欢独立判断。相比于何智丽一直远离媒体,尽管大环境依旧有不理解,但女篮的两位姑娘并不遮掩的直面敏感问题,这是时代变化的转变。

当年李莎莎在入籍日本后,记者曾问中国女篮名宿郑海霞如何看待这样归化的情况。“这说明这个姑娘对于篮球事业十分执着,十分喜爱,可能是由于国内没有给她更多的机会,更好的发展空间,她才会去其他地方寻求机会。毕竟谁都是要生存的,要生存得更好,所以我的理解是这件事是无可厚非的,很正常。”郑海霞中肯的说道。

归化日本已成产业链 免费上学退役进企业

女篮名将:归化只是出路 日本的环境更公平

11月3日这一天,是日本的明治节。王新朝喜站在宿舍的镜子前,仔细的整理着身上的西装制服,平时习惯了穿宽松的运动服,偶尔这样,让她觉得束手束脚。这一天,她所在的三菱电机俱乐部要和自家企业三菱公司员工进行交流活动,回馈企业员工对球队的支持。这样的交流活动类似于国内公司里的“团建活动”。“我们除了是篮球队员,还是企业的员工呀。”王新朝喜笑着说。

“其实当时我爸妈没犹豫多久,主要想的就是去日本让我学语言,多项生活技能。”王新朝喜这样说道。而王新朝喜父母则代表了如今不少家长的初衷。很大一部分中国家长把孩子送出国外打球,也是看中了国外的教育质量更高,如果在国内进了专业队,学业基本上就要荒废了,孩子打出来了还好,打不出来又没有文化知识,退役后找工作就会成为很大问题。

来到日本,不仅能够学习语言,由于日本男女篮俱乐部大多数是企业赞助,受过大学教育的队员在退役后都可以进入企业工作,这也解决了后顾之忧。

除了王新朝喜,2010年,被称为“青岛心”的魏新成为首位被日本方面归化,并入选了日本男篮集训队。小伙子是从青岛55中学毕业后,到日本就读高中,出国的目的完全是为了留学。据他的同学和家人讲,从青岛走的时候,魏新的篮球基础几乎为零,只是个头比一般孩子高出一些。

“现在很多孩子家长也让我帮忙联系,希望能送孩子到日本,边上学边打球。”李莎莎说,如今训练营中,不少家长都向她咨询去日本留学打球的事宜,而李莎莎也计划将自己的篮球夏令营带到日本观摩。

对于归化球员,国际篮联在2010年开始启用的最新规则中有着明确的规定:参加FIBA国际比赛的每个国家,可以拥有1名年满16周岁后才获得该国国籍的球员,但最多只能有1名归化球员,且该名球员此前没有代表过原国籍国家队参加过类似奥运会、世锦赛等世界级赛事。如果一名球员在16岁前就拥有该国国籍,则不算做归化球员。正是因为这项规定的出炉,日本篮协近年来“归化”政策也作出改变,“归化”的流程其实已经形成一道成熟的产业链,由基层教练推荐或“中间人”自己挖掘有意到日本读书的球员,然后联系日本的高中或大学,不仅学费全免,还包生活费。球员毕业后,能凭借打球的特长进入还不错的公司上班,即使不打职业篮球,也能生活安稳,一般也就具备了申请移民的资格。

归来的困惑:日本篮球环境更公平

女篮名将:归化只是出路 日本的环境更公平

李莎莎开设篮球夏令营教学

最近半年,李莎莎将工作和生活的重心放在了老家大连。除了为小学上篮球普及课,今年夏天,她和好友、CBA名将杨鸣开设篮球夏令营。

这个下午,她要接连赶到大连明星小学和嘉汇学校,为小学生上篮球普及课、训练营的专业课。在车里换上运动裤和篮球鞋,将长发随意的高高盘起,这一天,赶上大连入冬后大降温,室外的气温降至零下,室外篮球课中,李莎莎只能戴上羽绒服背后的帽子,一堂课下来,她的双手都冻僵了。好友纪妍妍心疼的说:“你是不是傻啊,搁着每天逛逛街,喝喝咖啡的工作不做,跑回来受罪。”

去年回到大连后,李莎莎发现,尽管当地有23家针对青少年的篮球培训机构,然而这23家中,由职业、专业篮球运动员开设的训练营极少,多数都为在校的体育老师开办。一节篮球课,1个老师带着30多个孩子,而多数家长都抱着送孩子来减减肥的目的,课程也谈不上专业的基本功培训。而在日本,篮协会组织退役的职业篮球运动员,定期到中小学进行篮球基础培训,这绝非只是一次性的样子工程,而是大部分退役球员定期的义务工作。李莎莎有去小学上普及课的想法正是出自在日本的经历。

“你看,他们的步伐特别乱,这就是基本功不扎实。”看着训练营里的小选手,李莎莎皱着眉头,“我在中国专业队打了这么多年,也在日本打球,其实说真的,打到最后就是看谁的基本功更扎实。” 2个小时的训练课中,她坚持将课程前1个半小时都只针对运球、步伐训练,每个动作都细抠到位。最后半个小时才让孩子们进行对抗训练。

主攻日本篮球的专家朱彦硕曾和记者这样形容中日篮球运动员的差别:中国运动员是手工制成的,而日本球员则是流水线上下来的,说的就是两国运动员的基本功扎实程度。李莎莎希望通过自己在两国最高水平国家队的经历,推动国内基础篮球的规范度。

“有杨鸣这块招牌,你又在日本打过球,训练营的招生应该很不错啊。”如今CBA联赛这般红火,记者猜李莎莎一定也赚了不少。

“真没赚到钱,没搭钱就不错。”李莎莎无奈的笑着说。

在此前的采访中,一位退役国手曾私下和记者透露,如今开设这样的篮球训练营,场地和生源是最难解决的问题。有些体育馆场地宁可空在那里,都不对外租借,而不少生源控制在大学老师手中,一句话:“没回扣,没戏。”

“你会遇到这样的问题么?”

“我只是觉得,现在做点事儿真的很难,在日本只要你是国手,想在学校开展这样的训练班,场地都是免费给你的,学校也特别支持。”李莎莎没有正面回答记者的提问。

此前一位篮球经纪人曾私下和记者透露:如今国内有些打不出来的队员,要上一队很困难,淘汰率比较高;有些要打出来,可能还要花钱打通关系,这对家庭条件一般的球员来说很困难。

“只能说,在这一点上,日本各级别国家队的选拔都很公平,如果不是公平,王新朝喜这样的球员根本不可能进国家队。”李莎莎这样说道。

叶落归根 归化名将也面临养老难题

女篮名将:归化只是出路 日本的环境更公平

在名古屋,记者观看了王新朝喜所在的三菱电机俱乐部与神奈川东芝的联赛。比赛当天,名古屋下了一天的小雨。尽管如此,比赛结束后,不少球迷仍等在球员通道外。刚走出球馆,王新朝喜就看到了当地朋友抱着孩子来给她加油。她赶忙走上前,见到小朋友,1米89的她没了场上的霸气,弓着腰逗起孩子。

“你这也到了该嫁的年龄啦,自己也生一个呗。”站在一旁的记者笑着调侃朝喜。1987年出生的王新朝喜马上就要28岁了。

“可不是嘛,我爸妈老催我,每次发微信都说要给我介绍男朋友。”边逗着孩子,朝喜笑着说。“我这天天打球,又老回不了国,还是别耽误人家了,等退役回去再说吧。” 没有选择在日本长期定居的李莎莎也说,父母是她这样奔波的最重要因素。

和王新朝喜一样,同样在日本打拼的李莎莎、李明阳她们都是80后,是家里唯一的孩子。如同现在中国大多数独生子女一样,这些入籍、扎根在日本的篮球女生也到了要考虑临退役后是留在日本发展,还是回国嫁人生子,照顾双方父母的现实问题。老话说,父母在,不远游。

“家里有什么事儿,他们都不会事先告诉我,我基本都是后来才知道。”王新朝喜说,就连拔牙这样的小事,父亲也是从医院回来后才用微信和她说的,她知道,父母想让自己安心在这边打球,不用分心惦记家。

现在,王新朝喜大概半年能回一次天津,看望自己的父母和家人。但每次遇到大赛集训,她就只能一年回一次家。从15岁打球到现在,王新朝喜自嘲说除了篮球,自己其实什么都不会此前在接受腾讯采访时她也曾表示,之所以选择三菱俱乐部,自己也有小算盘。因为企业在天津有分公司,退役后可以回到天津分公司工作,这样一来,不用担心退役后的工作,又可以回家照顾父母。

前往日本采访前,记者通过李莎莎联系李明阳。“姐,家里最近出了点事儿,实在没心思接受采访。”李明阳用微信这样回复给李莎莎。如今日本女篮联赛正在进行中,听王新朝喜说,李明阳所在的俱乐部教练是个出名严厉的韩国人,远在异乡却帮不上家里,这样的滋味一定不好受。

结语

2015年武汉女篮亚锦赛,王新朝喜与日本女篮一起,站上冠军领奖台,更是赢得里约奥运会参赛资格。“真的,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她用“美梦成真”来形容站在冠军领奖台上的心情。

相比于何智丽这代“东渡”日本的中国体育人,王新朝喜这批篮球人是幸运的,她们有相对宽松的舆论氛围和机会。虽然我们不该忘记那段血泪历史,但也更不能忽略日本体育给我们的启示。

父母给了“王新朝喜”们出众的身体条件,但能够入选亚洲最高水平的日本国家队,可以说,是日本的训练体系培养了她。“ Made in Japan”背后,是日本篮球在高度职业化、重视校园篮球以及基本功训练体系。在国人还盯着“归化”球员争论不断时,日本篮球已经通过自身的努力崛起,连续两届亚锦赛,中国女篮都不敌日本就是最好的证明。如何从这些“东渡”的篮球人身上学习到日本篮球的先进方面,才是我们最需要关注的。

从60后的何智丽,再到80后的女篮,归化日本的中国体育人的生活已经发生了很大的转变,那么移民日本的体育人后代现在又过着怎样的生活?敬请关注《寻找散落在日本的中国体育人》系列三,记者将继续探访想为日本争夺奥运金牌的12岁乒球神童——张本智合,为你解读00后眼中的世界。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beppeko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