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播求:中国拳手噩梦 18元起步的泰拳王者

[摘要]职业搏击赛场豪杰辈出,各领风骚,但提到播求,几乎所有的资深拳迷都会眼前一亮。就如同泰森的影响力超越了拳台,播求的名字也早已超越了一名搏击冠军的涵义。

揭秘泰拳王播求:中国拳手噩梦 泰国文化象征

泰拳王播求

撰稿:沈诚

10月28日《昆仑决》达州站,寄托着无数中国拳迷期待的“酷刑者”顾辉经历了职业生涯最残酷的“拷打”,两个回合被KO在拳台之上,这个结果对于他的对手“泰拳王子”播求来说似乎毫无悬念。有人曾质疑播求已经过气,当日播求防不胜防的正蹬,犀利如斧的高扫以及令人胆颤的膝法连击让所有的质疑都变得可笑。

职业搏击赛场豪杰辈出,各领风骚,但提到播求,几乎所有的资深拳迷都会眼前一亮。就如同泰森的影响力超越了拳台,播求的名字也早已超越了一名搏击冠军的涵义,他是最帅最酷的泰拳冠军,他是K-1黄金时代的佼佼者,他是中国拳手12年来的梦魇,他是泰拳文化的传播者,他是传统体制的破坏者,他是搏击传奇。

从18元起步的泰拳王者

揭秘泰拳王播求:中国拳手噩梦 泰国文化象征

与传统消瘦精干的泰拳手不同,播求身材修长,肌肉饱满,线条清晰,绝对是泰拳界“型男”代表,但他可不是偶像派。播求2004年、2006年两次夺得K-1 Max世界总冠军,2010年夺得允许站立反关节和摔法的修搏S-CUP世界冠军,2011年到2012年蝉联THAIFIGHT70公斤级泰拳世界冠军,拿到WMC和WBC双料世界冠军,泰国总理秘书Jongsak Panishakul称播求“是泰国最杰出的拳手之一,是泰国文化的象征”。

几乎每个拳王都会被问及如何走上搏击的道路,有人是为了复仇、有人是为了证明自我、有人是为了财富,而播求的理由则纯粹得多,“因为喜欢”。“我8岁的时候认识了一些练泰拳的朋友,看着他们练拳,我也慢慢喜欢上泰拳,就跟着练。”对于泰拳手来说,8岁已经是一个能够战斗的年龄。“一次我家附近举行比赛,我很想去参加,当时需要报名费,我跟爸爸妈妈要了100泰铢(约18元人民币)报名,因为已经交了钱,所以我就很拼命练泰拳,很幸运我赢了那场比赛。当时没有想过以后要当世界冠军,只是对打拳感兴趣,还能给家里赚点钱,慢慢打下去,没想到后来得到了一些冠军,越来越多人喜欢我,我也感到很幸运。”从为18元报名费努力练拳到如今名扬四海,播求对自己的成功轻描淡写,但每一个奖杯背后都浸透着他付出的代价与努力。他不会告诉你为了练拳从小离家十多年;他不会提及母亲在送他去拳馆回程的路上因为车祸而去世;他不会说每天6个小时的魔鬼式练习和雷打不动的20公里越野跑;他甚至不愿多谈从2006年起就日益严重的膝伤,以及他带着伤所赢得的超过60场国际赛事。264战236胜23负5平,65场KO对手,这就是现年33岁的播求25年来擂台征战的记录。如果你对战绩数据并不敏感,那么以下事实足以让你了解播求强大---他曾在半分钟内连踢19腿将一棵香蕉树彻底踢断。

对于播求来说,泰拳更像是一种身心的修行。“练拳没有什么秘诀,平时要刻苦训练,然后还要多参加比赛,多积累些场上经验。练习泰拳不仅可以强身健体,还能让你有能力保护自己和家人。学泰拳不是学打架,泰拳会教你谦卑、礼貌,尊敬对手。”

亿元官司风波背后

揭秘泰拳王播求:中国拳手噩梦 泰国文化象征

从王者到传奇,播求经历了2次战斗,一次是为了胜利与对手战斗,一次是为自由而对抗泰拳百年的拳馆体制。2012年对于泰国拳坛来说是不平静的一年,拳手与拳馆古老的契约受到冲击,而导火索就是播求的出走。

2012年3月1日播求在原定赛前半个月从波帕姆拳馆不辞而别,一场风波就此开始。拳馆培养拳手,拳手的比赛收入一部分回报拳馆,这是泰国拳馆的传统运作方式。在仑披尼,108磅级的冠军有5万泰铢(8800元人民币)出场费,一线选手在10万泰铢(17700人民币)左右,而此时播求的出场费已在150万泰铢以上。2004年到2011年的8年间,播求创造收入在6000万泰铢(1065万人民币)以上。巨大的利益面前,这种传统的分账机制也带来争议。因为经济上的纠纷,按摩师(后成为播求经纪人)银姆带着播求离开波帕姆,回到家乡搭建自己的班柴明拳馆。

一个月后,播求不顾警告参加了Thai Fight 2012赛事,KO俄罗斯选手鲁斯腾,赛后播求向上台的父亲下跪行礼,上演拳台最感人一幕。但在与波帕姆合约期内出走,没有授权就擅自参加比赛,这违反了拳坛的规矩和泰国的法律,波帕姆拳馆通过律师将Thai Fight赛事老板、赛事推广人 、播求的经纪人银姆和泰国体育局告上法庭,对播求违反合约擅自参加Thai Fight要求赔偿1亿泰铢(1775万人民币)。5月6日,为了摆脱各种纠纷,播求走进寺庙中剃掉了头发和眉毛,卸下了世界冠军的荣光,身披橘色僧袍,成为了一名僧人,法号Sirikutto,在泰语中这有着“无比吉祥”和“无上荣耀”的寓意。5月8日播求以和尚身份度过了自己的30岁生日。

亿元官司引发泰拳届轩然大波,也让人关注到多年来泰拳选手培养制度和报酬分配中的公平问题。这一场拳台下的战斗如此激烈,甚至超过播求任何一场比赛,包括泰国总理和泰国陆军上将Intarat Yodbangtoey都参与其中,最终经过漫长的协商和谈判,播求终于了结了与老东家的官司,重新穿上战袍回到擂台。这场战斗的结果就是—以后播求只为自己而战。

《昆仑决》开启播求全新旅程

揭秘泰拳王播求:中国拳手噩梦 泰国文化象征

2015年6月7日播求空降《昆仑决》重庆赛场,高调签约《昆仑决》,在中国搏击圈引爆一颗重磅炸弹。对于中国拳迷和拳手来说,播求这个名字有着特别的意义。2003年播求代表泰国参加“中泰警察对抗赛”2回合TKO了中国武警选手孙涛。此后分别在2010年、2013年的中泰对抗赛中出战,击败徐琰、董文飞、周志鹏。2014年9月《昆仑决》比赛中播求完胜中国泰拳新锐张春雨。2015年播求连续击败“武僧”一龙、中国泰拳冠军袁兵、KO顾辉,几乎扫平了70公斤级别中国代表人物,成为中国拳手12年来的噩梦。

播求与中国的渊源可以追溯到小时候。“在我小的时候,电视剧《包青天》在泰国非常流行,我会模仿里面展昭的招式和小伙伴对打。我2009年去少林寺看过武僧的表演,以前都是在电视里看的,看到真人表演时感觉非常惊奇,他们能做各种动作,我完全做不到。”在提到对中国武术的印象时,播求说:“泰拳有泰拳强的地方,中国武术有武术强的地方,两者是不一样规则的运动,如果在泰拳规则下泰拳可能要强一点,如果按照武术的规则那就是武术强一些。其实谁强都不要紧,大家可以互相学习。”

2015年播求签约《昆仑决》,与更多的中国拳手交锋成为了可能,不过谁能打败播求成为困扰中国拳坛的一个问题?从技巧和经验来说,播求经过200多场国际大赛的磨练,中国拳手很难在短时间内超越,但播求今年已经33岁了,体能、力量和速度都会随着年龄的上升而逐渐减弱,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年轻一代的中国拳手并非没有机会。不过对于播求来说,比赛的胜负并不是那么重要,过程和成长才是最重要的。在转战《昆仑决》赛场的首秀中,播求开场就被“俄国暴君”卡哈耶-德扎涅夫锐利的肘击暴头,血柱飙射染红擂台,可播求丝毫不退,浴血奋战到底,赛后几乎因失血过多而晕厥。“在比赛的时候,我根本没去想输赢的事,无论比赛过程中发生什么,只要还能够继续站在擂台上,我就一定不会停止战斗。即便输掉比赛,并不意味着生活不再继续,我要不断地在失败中吸取教训积累经验,而不是输了比赛就一蹶不振。赛后我会反思输掉比赛的原因,以及我跟对手的差距。假使以后有机会再跟他打,我怎样才战胜他。”

与播求几乎同时签约《昆仑决》的还有另一位泰拳天王雅桑克莱。作为泰拳两座巅峰,播求与雅桑克莱之间早就火花不断。4年前雅桑克莱就向播求隔空喊话,高调邀战:“我们彼此不认识,我很想和播求打一次,不管是什么规则,什么场地,什么时间,对我来讲,输赢是很正常的,也希望播求能像个战士。”如果此战能在《昆仑决》正式上演,那无疑将成为一场媲美梅威瑟PK帕奎奥的搏击“世纪大战”。而对于播求来说,传奇,还在路上。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体育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揭秘泰拳王播求:中国拳手噩梦 泰国文化象征

扫描下载腾讯体育APP 赛事资讯一手全掌握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grasscen]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