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国安20年之唐鹏举:我后悔太专制

《新京报》国安20年之唐鹏举:我后悔太专制

唐鹏举:我后悔太专制

1992年6月,中国足协在北京西郊的红山口召开了著名的“红山口会议”,确定将以职业化作为足球改革的突破口。1992年12月底,中信国安集团公司和北京市体育局在北京足球队的基础上共同组建了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北京国安也成为中国大陆成立最早的一家职业俱乐部。北京国安是目前仅有的参加了所有年份的中国顶级联赛的4支球队之一,也是中国足球界唯一一支从未变更过投资方并始终参加顶级联赛的球队。在整个1993年里,作为球队的主教练,唐鹏举都在为1994年的职业联赛忙碌着,他也是联赛职业化以来国安首任主教练。

坐在面前的这个人慈眉善目,如果不是他亲口告诉我那些往事,我很难相信,他曾经是 高峰、曹限东、高洪波等老国安球员的“噩梦”。

“你可别给我写得太光辉,捧得老高,我没那么好。”他说。

他叫唐鹏举,国安队的第一任主帅。

国安时代-“无情恶魔”

国奥时代-“苦口婆心”

八喜时代-“从善服软”

《新京报》国安20年之唐鹏举:我后悔太专制

从球员到教练再到领队,从北京国安到多家俱乐部再到国字号,唐鹏举一直与足球为伴。

无情

队里谁都被罚过,其中有个惩罚措施是前滚翻,从中场一直滚到底线,队员们起来后眼冒金星

“1988年到1994年,在国安(之前是北京队)7年,我觉得自己是失败的。如果当时我能有现在的经验,成绩一定会更好些。但那时我太强势、太专制。”唐鹏举说,他不太爱提在国安的往事,因为那段时光并不值得骄傲。

老国安球员提起唐鹏举,“严厉”是他们的最大印象。当时队里谁都被罚过,其中有个惩罚措施是前滚翻。从中场一直滚到底线,队员们起来后眼冒金星。

“有队员在训练中受伤了,痛苦地倒在地上,我还拿球闷他。”老唐评价自己:不近人情、极端、武断、霸道,方式、方法简单粗暴。

1994年前,国内足球赛一般采取赛会制,晚上会放录像,演香港武打片。唐鹏举的“军规”是晚上10点必须熄灯,录像一般都放不完,还差十几分钟结束,但他要求北京队的全回去。

“队员回来都有怨气,说其他队都能看完,就我们不行。实际上多看十几分钟,就睡不好了吗?可我那时候就是不近人情。”唐鹏举说。

由于年轻时在陕西、甘肃踢球,唐鹏举崇尚西北汉子的硬朗球风。来北京队后,他发现队员虽然都很聪明,但狠劲儿和吃苦能力不够。比如姜滨在防守时从来不铲球,唐鹏举训了几次都不管用,后来他让姜滨在炉灰渣子地上倒地铲球,大腿划得伤痕累累。

“后来我琢磨,我这不是废人吗,这是人干的事儿吗?可我当时觉得,姜滨你怎么能不铲球,随便让对手过?”他说。

曹限东这样的“大牌”,唐鹏举也没少敲打,“有些队员从国字号回来后就爱翘尾巴,一出问题就觉得谁没传好,谁跑位不对。我就老骂他,别以为自己了不起,队伍里没谁敢不服从我的命令。”

一向很乖的高洪波,也被唐鹏举“修理”过。那时,球员需要通过12分钟跑的体能测试,否则就没资格报名参赛,高洪波是超级困难户。测试期间,足协在基地成立体能攻关小组,把高洪波、郝海东等困难户集中起来练。没过两天,攻关小组的人向唐鹏举“告状”:“我们让两分钟必须跑回来,高洪波要两分10秒回来。我们让3分钟跑回来的,他3分15秒回来,老不按要求跑。”

唐鹏举找到高洪波,一顿呵斥:“你说你尽力了?那你跑吐血了没?没跑吐就给我好好跑。要是人家再来找我,你就给我卷铺盖回家。”

从那以后,攻关小组的人没再找过唐鹏举,高洪波也顺利过了体能测试。

队里最让他欢喜最让他忧的,当属高峰。“一般人,耐力好的话,速度不行,速度好的话,耐力不行。高峰两样都特别棒,一个教练真是带好几批才能赶上条件这么好的队员。辽宁队因为放走了他后悔死了。但是吧,唯独一个弱点,他爱喝酒……”提起喝酒,高峰没少让唐鹏举头疼。

1991年客场对阵辽宁,赛前一天晚上12点,高峰和姜滨两人小心翼翼地回宾馆房间,被唐鹏举抓个正着。高峰脖子上、姜滨眉骨上方都裹着纱布。原来两人出去见朋友,那时候没有出租车,回来坐了个三轮车,半路车翻了,摔伤了,高峰缝了4针。唐鹏举还没来得及责怪,一向讲义气的高峰就说:“唐指您放心,不管怎么着明天我该怎么踢还怎么踢。”

看着爱徒的伤势,唐鹏举没有安排他出场。比赛输了后,上面领导知道了此事,怪罪唐鹏举管理不善。

“高峰啊,真是哪儿哪儿都好,就是太爱喝酒。要是能收着点儿,还能踢得更好。”

1994年,国安在首个甲A赛季中拿到第8名。“当时领导让我继续干,可是太累了,我不想再干了。”唐鹏举选择离开。

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碰到高峰、曹限东这些昔日的弟子,师徒间依然关系不错。“他们当时可能恨我,但是长大了就明白了,我出发点是好的,并且没有任何私心。”唐鹏举说,现在大家都会拿过去那段日子开玩笑,每个人都能举出好多“酷刑”的例子。

他一度是球员眼里的“恶魔”。

《新京报》国安20年之唐鹏举:我后悔太专制

唐鹏举(中)最熟悉的角色是领队。

求曲

唐鹏举举着玩具手枪,推门冲着杜震宇(微博)喊:“睡不睡?”杜震宇乐着喊:“别开枪、别开枪,我睡”

唐鹏举身上,混合着天南海北的气息。唐鹏举的父母是黑龙江人,他在天津出生,1岁到陕西,年轻时在甘肃、河北踢球,在北京退役。做了7年北京队教练后,他带过1届国青、2届国奥,在长春亚泰、广州医药做过领队。回到北京后,主管八喜日常事务。

在王俊生的推荐下,唐鹏举1988年成为北京一队主教练,那时他才33岁,是全国最年轻的一队主帅。

在北京队,唐鹏举的管理模式以“狠”出名。唐鹏举回忆,年维泗不止一次劝导:“你太严厉,太钻牛角尖了。”

1994年,中国足球走上职业联赛模式。不过唐鹏举在甲A元年并未感到跟以前有太大不同。球队还在体委管辖下,队员依然归地方,没什么合同,球队不让你走你就不能走。顶多就是:以前是赛会制,几个球队到同一个地方比赛,1994年改成主客场制了。同年年底,北京队正式归属国安,脱离体委,唐鹏举离开北京队。

1996年初,足协让唐鹏举组建国青队,随后在亚青赛中拿到第二名,获得参加世青赛的资格。

1998年,霍顿的国奥队中,唐鹏举是中方教练组成员。

2003年沈祥福的国奥队中,唐鹏举是领队。当年国奥去西班牙拉练,有一天吃完午饭唐鹏举看到郑智、徐亮、王新欣(微博)几人走在一起,断定他们一定要去打牌。于是跑去敲房门。

里面问:“谁呀?”

唐鹏举说:“我。”

一名队员立刻高声回应:“哦,唐指!”

唐鹏举知道,这是给屋里的人通风报信呢。

磨蹭了一番后,屋门打开,几个人装作正在聊天状,唐鹏举翻了半天都没有找到牌,然后把床抬起来,发现了一堆扑克牌,人赃并获。

不过唐鹏举已经不会像以前一样破口大骂,而是教育:“娱乐可以,但别在国字号集训队里,万一比赛没打好,媒体又知道你们打牌的消息,写出来队员不好好训练和休息,而是聚众打牌,传出去对你们、对球队都不好。”

2004年,唐鹏举去了长春亚泰做领队。他住在杜震宇楼下,经常能听到熄灯后,楼上还有动静,知道杜震宇大晚上又出幺蛾子不睡觉。

唐鹏举就会举着把能打出小塑料球的玩具手枪,推门冲着杜震宇喊:“睡不睡?”

杜震宇会乐着喊:“别开枪、别开枪,我睡。”

一边开玩笑,一边就起到了督促的作用。

做了3年领队后,他与沈祥福在广州医药再次会合。2009年他离开广州,休息一年后,接到昔日弟子郭维维的邀请,来到八喜俱乐部,按照唐鹏举的说法,在这里既是教练又是领队,还兼任着会计。

《新京报》国安20年之唐鹏举:我后悔太专制

唐鹏举(左)和郑智交流。

从善

他拿着一根黄色小棍子,谁不睡觉就象征性打一下,虽然不疼,但队员会立刻关灯睡觉

离开国安后,唐鹏举逐渐悟出一个道理,“管理特别严的话,队员表面服服帖帖,但效果不好。”

此后,他基本没罚过队员,“我们的工作主要还是育人,队员知错,改了,就行了。”

做过国字号和3家大俱乐部的教练、领队,很多人不理解唐鹏举为什么会到八喜。

他解释,是为了感情。

如今57岁的唐鹏举,保持着不错的身材,还能颠球,染着一头黑发。“要是不染,人家看见我会说,哎哟,你怎么为了八喜把头发都愁白了。”唐鹏举说,郭维维一开始要他过来当老总,但是他明白自己不是做领导的料,还是做最基层的工作比较适合。除了管队伍训练,他还要处理各种球队事务,大到转会,小到叫队员吃早饭。

过了八喜的饭点来采访,唐鹏举把记者带到他们餐厅,“吃点儿,别饿着,盘子在右边柜子,筷子在左边柜子,那边还有冰淇淋。”到了房间采访,他拿出一瓶矿泉水:“哎呀,这是凉的,放温点儿你再喝。”

2012年11月中旬的北京已步入冬天,各级别联赛已结束,不过唐鹏举还在为球队的事操心。本赛季位列中甲倒数第二名的八喜接到足协通知,可能要通过附加赛,决定他们是否降级。

“年底了,人家歇了咱没休,确实比较累。我们已经掉级了,要是给了复赛机会没把握住,你们不会后悔吗?”唐鹏举说,为了让大家积极性高一些,可以提出各种建议。有球员说希望每天只上午练,有的说搞搞趣味足球,他都欣然接受,试验一下看看效果。

“这要换做以前在北京队,还提什么建议?我说怎么着就怎么着。”

唐鹏举说,队里有队员因为他在,所以坚持留在队里。这份感情,是因为他如今人性化的管理。晚上有队员要去超市,说8点半回来,唐鹏举会说,别着急,9点前回来就行。有谈恋爱的,女朋友发烧住院打点滴,唐鹏举会说,你去吧,注意休息,明天保持状态就行。查房时,他会拿着一根黄色小棍子,谁不睡觉就象征性打一下,虽然不疼,但队员会立刻识相地关灯睡觉。

“有人说我现在太软,要是罚款,队员们肯定乖乖的。但我觉得,他们一个月才挣多少钱啊?孩子都从小离开家,犯了点错误知道改正就行了,我不赞成罚款。”唐鹏举说。

之前的一次分组对抗训练中,临近尾声时其中一方被进了绝杀球,门将气得大脚把球踢到另外一块场地。唐鹏举没有动怒。

这要搁20年前,这个门将早被罚去做前滚翻了,而且从中场一直滚到底线。

【必答题】

新京报:你干过的最爷们的事?

唐鹏举:也不能叫爷们儿吧,就是我这个人一向说话特别直,什么话都敢当面说,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举个简单的例子,有一次朱和元下队,跟沈祥福闹了点儿不愉快,我就去跟朱和元说:“你别说什么都以命令的口吻,让人家必须这样必须那样,你好好表达你的观点,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还有朱和元看训练时候,我就问他要不要健身,他说好啊,我就说,那给足球打打气吧。再比如,阎世铎看比赛时要坐沈祥福边上,我就不让他坐,给他揪到我旁边来,我说万一他发表点儿什么意见,会影响主教练指挥比赛。

新京报:除了你,国安队中,谁最爷们?

唐鹏举:我还真想不出来,足球圈里让我觉得爷们儿的就只有王俊生。

■ 球迷说

职业化后国安队的第一任主教练是唐鹏举吧,当时没怎么关注国安,只记得唐鹏举是个年轻教练,40岁左右?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少帅啦。年富力强的时候就离开职业化一线了,挺可惜的。印象中他还在国奥和亚泰干过,觉得唐帅挺蹉跎的。也许是职业化与专业教练之间不相合所致。

——腾讯微博网友@duff

在中国,在北京,还有这样一帮球迷,每当国安有比赛的时候总会早早儿来到工体门口,等待开放球迷入场,欢呼着涌入,不管天气怎么样,球队成绩如何,总是不离不弃,20年,我们仍然骄傲,我们是一支团结像家一般的球队,我们有中国最好的球迷和国安共进退,看国安比赛是快乐!冠军我们不在乎!

——腾讯微博网友@傻潴潴

团队

策划:艾国永

统筹:田颖 肖万里微博 包宏广

采编:田颖 赵宇 孙海光 张宾 范遥 田欣欣 胡莹 肖万里 包宏广 韩双明 王春秋 郑世伟 房亮

专题采写 新京报记者 田颖

廿年廿人

●1993年

唐鹏举

●1994年

高 峰

●1995年

金志扬

●1996年

谢 峰

●1997年

高洪波

●1998年

杨 晨

●1999年

胡建平

●2000年

徐 阳

●2001年

杨 璞

●2002年

徐云龙(微博)

●2003年

双 印

●2004年

南 方

●2005年

韩 旭

●2006年

沈祥福

●2007年

张晓林

●2008年

张 路

●2009年

洪元硕

●2010年

王晓龙

●2011年

李水清

●2012年

邵佳一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zachzha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