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忆大田湾体育场历史瞬间 重庆足球衰败的写照

大田湾有没有田

特约记者吴言报道 大田湾,已经有5年没有举办过正式足球比赛了。

2007年,高荣明麾下的女青在这里踢亚青赛,算是正式足球赛事在这里绝唱,马晓旭(微博)则是最后一名在这里进球的知名球星。黄希扬(微博)、甘锐、李思源、王帆等一帮重庆85后出生的球员,从小在这里看着偶像们踢球,但后来从未在这里踢过一场正式比赛。

那组有关大田湾体育场 “荒废成菜地”的图片在网上被曝光,人们才突然惊觉,在缺乏保养的草皮上,在布满灰尘,摇摇欲坠的看台坐席上,那些属于这座球场的人和事已经逐渐被遗忘。“我们小时候,能够到大田湾训练一次,当当球童都是莫大的荣誉。但是现在怎么就变成这幅模样了呢?”一位85后的重庆球员,非常纳闷。

空门打偏被鼓掌,进球也被鼓掌的姚夏

作为新中国历史上的首座甲级体育场,大田湾体育场第一次在体坛上扬名,其实和足球无关。那是在1965年,四川短跑运动员陈家全,在大田湾竟然跑出了百米10秒,追平当时的世界纪录。这是现年50、60岁的重庆人,至今都津津乐道的一件事,那个无网络年代,街头巷尾添油加醋的传播方式,更让大田湾发生的这件事充满传奇色彩。事实上,陈家全的这一成绩,是得到了当时国际田联的认可,被誉为“全世界跑得最快的五人之一”。

陈家全的家乡,1997年前叫四川万县,之后叫重庆万州。所以四川人会把“世界记录”的头衔挂到自己身上,重庆人则认为是“我们重庆人”创造了奇迹。类似的经历,也发生在姚夏身上。出道即在大田湾,出众的技术和速度,加上当时重庆的优秀球员得输送到四川的惯例,“猎豹”从大田湾跑到了成体。

作为重庆人,姚夏从未代表过重庆踢过球,每次到大田湾都是以 “倒戈”的身份出现,而以下两次无疑是最让姚夏记忆深刻。第一次是1997年的首次川渝德比。刚刚拥有前卫寰岛的重庆球迷,恼恨四川队从不把主场放到重庆来,营造了场面火爆非凡的主场气氛。结果在山呼海啸中,姚夏终于给重庆球迷送上一份大礼——面对空门时,“猎豹”竟然一脚将球推到门外。看台上的重庆球迷一片掌声:“还是重庆崽儿耿直!”第二次,则是2003年的末代甲A,已代表青岛比赛的姚夏,再次造访大田湾。但这一次他的家乡球迷,却鼓励他进球。因为那场比赛,重庆力帆必须输球,才能在中超保级。结果,姚夏打进青岛第一个进球后,全部大田湾球迷又开始鼓掌……

没当警察的魏新,和当了警察的刘劲彪

姚夏从重庆走出去,在甲A混得风生水起时,他在重庆体工队中的老友魏新和刘劲彪,还在大田湾苦苦为了一个上场名额而挣扎。现在,魏新偶尔还会带领着重足青年队,在大田湾训练。每次走到这块场地时,闻到熟悉的草皮味道时,他说他都有些热血澎湃的感觉。他最美好的岁月,就是在大田湾度过。

也就是在大田湾,让魏新的生活经历了一个拐点。那是1996年,把主场设在大田湾的重庆嘉陵,无缘甲B,也差一点让球员魏新变成警察魏新。因为连续四次冲甲失败,让魏新郁闷到极点,他一度有不踢了的想法,重庆市公安局已经决定要他,“你要问我那个时候有没有想进国家队的想法?我明确地告诉你,一点都没有。”魏新坦承。但后来,前卫寰岛来了,魏新从寰岛替补,寰岛主力,力帆队长,一直踢到国家队主力。

踢右边路的魏新,怀念在大田湾的两个边路直上直下的日子,而刘劲彪怀念的是大田湾的雨。1998年的甲B,把主场设到大田湾的重庆红岩,踢得风生水起。和江苏加佳的比赛,更是而被誉为重庆足球史上最经典的画面。那个一个夏天的雨夜,大田湾3万多名观众,无一人退场,全部冒雨观战。时任重庆红岩主帅陈亦明(微博)也走到雨中指挥比赛,以示和球迷共甘共苦。最终红岩2比0获胜,刘劲彪则远射打进了第一个进球,而就在3年前,他还从四川队退役,去当过一段时间刑警。

“那天,我们已看不清看台上有多少人,但穿透雨点声的呐喊,却清楚的飞到我们耳边。那种气氛,你就是发烧40度,大概也是浑身来劲。”刘劲彪回忆起那晚的大田湾,都恍若昨日一般清晰。

尹明善,也不会忘记2000年那个冬天,他在大田湾正式宣布力帆入主足球。那个时候,尹明善常常会走到大田湾体育场下那个简陋的更衣室中,鼓励或批评球员。

于涛(微博)在这里差点没命高钟勋的诅咒一语成谶

高峰代表前卫进的第一个球,是在大田湾。那是在对上海申花的比赛中,那是一记禁区外的抽射。那场1比0的比分意义不仅仅是体育场,恰逢重庆直辖,很多重庆球迷在夜色中开始围着大田湾欢庆游行。

大田湾记录的,还有郝海东的经典。当年在八一队踢“贺龙杯”时,重庆球迷就对这个9号不陌生。但1999年2月在重庆举行的亚俱杯中,郝海东的两记世界波,帮助大连万达2比0完胜磐田具比洛。那时,徐根宝不仅是大连万达的主帅,还是拥有上海有线02。就在重庆,他让杜威、于涛、郑伟等人,和万达同吃同住了一天,以便学习到国内顶级球员的精髓。

当然,于涛也想不到,5年后他差点在大田湾没命。那是2004年5月,上海和重庆的中超中,于涛和力帆球员相撞倒地,鼻口出血神志不清。于涛承认,他差点就“挂了”。一位当时在场上力帆队球员后来心有余悸:“要是于涛就这样没命了,我肯定受不了这个刺激,说不定马上就退役了。”

没什么比生和死的界限更能打动人了,大田湾也险些成为中国第一个“球员命丧当场”的场地。

李章洙在中国执教的处子秀,是在大田湾。那是1998年的夏天,韩国人在山城特有的酷暑中还穿着西装。当然,最后前卫3比2击败八一的比分,让李章洙忘了身上的汗水结了几层盐碱。“说实话,当时大田湾的场地条件,我不是很满意,但重庆球迷太热情,这让我受宠若惊,草皮什么的就统统不在乎了。”李章洙2011年在恒大酒店里,回忆自己和大田湾的初体验时说。

2000年,也就是在这里,足协杯决赛中场休息时,力帆和前卫完成重庆足球的交接,90分钟后,李章洙带领刚刚变身的力帆队夺得足协杯。李章洙当然也不会忘记,他在大田湾的被出卖。那场“渝沈之战”,重庆外援保罗在大田湾摔了球衣,李章洙在教练席上一言不发,电视镜头里则记录了一位重庆球迷在大田湾看台上声嘶力竭的“假球”呐喊。

就好像命运的安排一样,也就是在那个年代,高钟勋在大田湾通道里,悲愤的喊出了“中国足球没戏了”的名言。这句从大田湾飞出的诅咒,10年后真得到了应验,一帮足协官员被抓,一帮球员在忏悔,而中国足球距离世界杯愈来愈远。

大田湾,这个曾经记录着这些辉煌与荣耀、悲愤与郁闷的球场,也在命运的捉弄下,破落。

重庆足球衰败的写照

特约记者吴言报道 11月26日,一组关于重庆大田湾体育场“荒废成菜地”的图片在网上迅速传播。不少球员、网友,都对曾经见证了重庆足球辉煌与沧桑的大田湾体育场沦落至这般田地而感到心酸。

11月28日,重庆市主管体育的副市长吴刚做出重要批示,要求市体育局必须在半个月内完成大田湾体育场跑道的修复改造工程,并对市民开放。压力之下,重庆体育局于29日召开发布会,称有关大田湾体育场“荒废成菜地”的消息“不属实”,因为重庆市全运会足球队和重庆市田径队仍在大田湾体育场训练。

“菜地的确是有,但是种地的是看场地的临时工,闲来无事,在跑道和看台护栏之间的空地种的菜,这样的做法确实不对,我们已经批评了他,并已经把菜拔掉。”重庆市大田湾全民健身中心主任杜忠勇说。其实,关于大田湾将会改造成重庆市最大规模的综合全民健身中心的消息由来已久,但迟迟未见动工,这当中,钱自然是最重要的原因。而且,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现在“健康重庆”的口号,也已经无人提及。

“大田湾体育场的设计寿命是30年,但如今已经运行了60余年,经过了有关部门的鉴定,属于危房。因此,看台已经完全封闭起来,不允许上去踩踏,这才有了现在的杂草丛生。没有整修,首先是体育局没有这个财力,其次是2009年大田湾体育场被鉴定成文物,它是受到文物保护的,要重建不是那么容易,至今没有立项。”杜忠勇介绍说。

作为重庆体育的象征,大田湾的周边,曾衍生红火的体育用品产业,单靠卖球衣就能赚大钱的商家,不在少数。在甲A初期,马明宇的家人还专门在大田湾开了一家体育用品专卖店。但现在,大田湾周边的生意,已经显得有些萧条,一些门面已经租不出去。这在足球红火的时代,是无法想象的。

其实,无论是整改与否,都不能改变大田湾的足球痕迹正在被逐渐消除的事实。因为即便改造成功,这里也和足球没有太大关系。事实上,自从大田湾体育场。2004年和职业联赛绝缘后,恰好也是重庆足球逐渐式微的开始。力帆几次降级不说,就连体育局重金打造的重足,现在也面临着政府一旦撤资,企业接手意愿又不甚强的尴尬。至今,没有任何迹象表明,重庆在未来几年内,还能拥有顶级联赛球队。

就在大田湾“荒废成菜地”的图片广为传播的同时,当年在大田湾叱咤风云的高峰、姚夏、郝海东、高钟勋正在广州参加老甲A。高峰甚至在微博中感叹“心疼呀!很怀念大田湾体育场,那里有我的美好记忆。”

大田湾再也回不来了,那个见证它辉煌的时代,同样已经一去不回。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读完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责任编辑:lukeguo]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

    视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