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体育频道 > 正文

怀念爸爸傅其芳
http://sports.QQ.com   2005年04月06日 12:09    

  一年一度清明节又来到了,每到此时我就心痛如绞,我那可敬可爱的爸爸虽然在三十几年前就离开了人世,但他一直栩栩如生地活在我心里。

  提起我的爸爸,我非常自豪,他是中国著名的乒乓球运动员,杰出的乒乓球教练员傅其芳。解放初,他听从共产党的召唤,从香港回到祖国的怀抱。作为国家级乒乓球教练,他为国家培训了一批优秀的运动员,并指导他们在二十六届、二十七届、二十八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中荣获三连冠,为祖国取得了巨大的荣誉,确定了我国在世界乒乓球运动史上的霸主地位。这辉煌的成就也使他成为家喻户晓的著名教练员。

  爸爸有如此巨大的成就,与他酷爱乒乓球、刻苦钻研球技、废寝忘食的训练是分不开的。我听奶奶说过,父亲小时候为了打球可以不睡觉、不吃饭。为了生计奶奶在乡下给父亲找了一个教书的工作,可是父亲知道上海有一场乒乓球比赛,就再也没有心思教书了,他怕奶奶反对,就擅自去上海打球,奶奶为此还赔了三担稻谷。还有一次奶奶托在上海的远亲给父亲在钱庄谋了一份差事,可是父亲还是把精力放在打球上,钱庄老板写信给奶奶说,你儿子根本就不是经营的料,于是辞退了他。从此,父亲就一心一意地追求他自己所喜欢的乒乓球事业,把乒乓球当作自己的生命。

  爸爸对乒乓球的热爱对我们兄弟姐妹的影响很大,我们都喜欢打乒乓球,爸爸也常指点我们,所以我们都打得不错。也许是因为我最小,爸爸格外偏爱我,为了鼓励我多练球,他把一块在当时非常罕见的红双喜乒乓球拍送给我。记得这块球拍曾在学校引起轰动,让我幼小的心灵十分得意,参加校队活动更加积极,凡是有乒乓球比赛肯定有我参加。

  十年动乱,因爸爸是从香港回来而遭受批判,并剥夺了他打球的权力,还埋没了他所有的功绩,使他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受尽了凌辱。在1968年4月15日批斗会后的第二天爸爸含恨而去。

  爸爸的死有如妈妈头上的天塌下来,一夜之间她的头发全白了,悲痛笼罩全家,母亲再不允许我们提起乒乓球这三个字。我也离开校乒乓球队,那一年我才15岁。失去父爱,对我的打击很大,我再也不能打乒乓球了,但我还是把父亲送给我的红双喜乒乓球板珍藏起来,因为这是父亲留给我的最珍贵也是惟一的遗物。

  粉碎“四人帮”后,爸爸也平反了,在我们的努力下,父亲的骨灰从八宝山迁移到杭州凤凰山烈士陵园,每年的清明和忌日我们兄弟姐妹都可以去扫墓了。站在父亲的墓前,我拿着心爱的球拍,想到英年早逝的父亲悄然泪下。我对爸爸说,爸爸我是多么想念你,在我最需要父亲教导时,你离开了人世,是妈妈辛辛苦苦把我们培养成人,现在又鼓励我们从新拿起球拍。我已经退休了,还参加了社区乒乓球队,去年在区运会上得了团体银牌。虽然我没有继承你的事业,但我像你一样热爱乒乓球。虽然你去世这么多年,但世人并没有忘记你,经常有人向我提起你,让我感到无比自豪。电视上也经常会出现你的形象,你还是那样的年轻,那么的魁梧,那么的充满自信,这个形象永远定格在我心里。浙江省宁波市镇海区傅美菊(来源:中国体育报)
361°勇敢做自己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