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体育频道 > 正文

蒋丞稷沈坚强感悟丰富人生 游泳明星这样蜕变(图)
http://sports.QQ.com   2004年01月09日 08:44   自定义来源   东方体育日报 沈坤彧 郭知欧

         看似不羁的蒋丞稷认为婚姻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蒋丞稷和沈坚强,他们是当年叱咤世界泳坛的重量级明星。   

  走出游泳池的两人,在退役多年后的今天,各自有了稳定的事业与家庭。沈坚强与同为游泳运动员的庄泳已完婚一年半,今年,夫妻俩将迎来家里的新成员,沈坚强说:“猴年,我们一定要抱上‘猴娃’。”而早在一年多前就与一位圈外女孩子领了结婚证书的蒋丞稷,近日也将郑重地办一场酒席以示“有个结果”。   

  两位泳坛明星自此对人生都有了不同以往的感悟。

  蒋丞稷进修回归感悟良多“生活是要慢慢沉淀的”   

  不期然地撞见了蒋丞稷。听见熟人招呼他:“蒋丞稷啊,侬消失了这么久总算回来啦。”寻声望去,看见了身着一袭酷似美国空军皮茄克的蒋丞稷。突然间思绪便被回忆的子弹击中,岁月竟丝毫没有改变蒋丞稷,他还是从前那个清朗的男子,仿佛还带着一身刚从水池里爬上岸的清新感。   

  蒋丞稷消失的这些日子是去了美国读书,“不是读什么硕士,就是普通的公派进修。”原以为离开了泳池中的纷争便能享受悠闲的生活,到了美国,才发现等待自己的是比原先更沉重的负担。“我只要醒着就是读书,从早上8时到晚上11时。说真的,我对读书感到恐惧,因为这是一片全新的领域,我不能像操纵水那样轻易地操纵自己学的科目。”   

  然而进修时光也并非只有压力,蒋丞稷在那里渐渐体会到一些从前在中国永远不会明白的事情。“我在美国感受到一种氛围,从事体育事业的人是真正受尊敬的人。中国有很多根深蒂固的理念,靠我一个蒋丞稷是无法改变的。我现在才明白,很多事情光靠冲劲是不够的,必须找到根本,对症下药。所以我开始慢慢相信一点,就是凡事用时间来解决。”   

  回来两个星期了,蒋丞稷还在等上级给他下派任务。“应该是做教练吧,总要从事一些和游泳有关的事情。”但以蒋丞稷的心气,他这一辈子不可能也不应该甘心做一名普通教练。蒋丞稷毫不否认他的野心:“我的终极目标不是教练,做教练只能创造一部分,而我要创造更多,必须站得更高。”   

  蒋丞稷永远以直率的姿态示人,他不怕说出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想法,因为他无所惧,就像他自己说的,做人其实很简单,也就求个心安理得,每晚都能睡上个安稳觉。   

  然而,他也毫不避讳地承认,自己的失眠史已经有十多年了。是他心口不一吗?“我每晚都要想很多事情,因为有太多事让我想不通,而我必须考虑清楚了才能睡觉。”蒋丞稷说他老了,思想有些落伍了。“年轻人说我很傻,他们信奉按劳分酬,我觉得他们说得不错,但我是从小拿五毛钱办张游泳证,直到退役都吃国家用国家的人,我还是觉得奉献是应该的。”这样的思想冲击多了,他考虑的事情自然也就多了。而蒋丞稷喜欢这样的冲击:“我从前喜欢和年纪大的人聊,现在喜欢和年轻人聊,只有这样才会在思想上碰撞出激烈的火花。”   

  蒋丞稷现在用“生活是需要慢慢沉淀的”来形容目前的状态。他说最近看冯小刚的访谈,印象很深刻。冯小刚告戒年轻导演要悠着点,这句话被蒋丞稷牢牢记住。“生活要大富大贵,但要用平静的心态争取。重要的是一点一滴的积累,悠着点,并不是不努力。”   

  1975年出生的蒋丞稷过完年也快奔三十了,他如今逢人总喜欢说自己是30岁的老男人了。让这个30岁的男人回顾生平有什么最大的遗憾,他淡然一笑:“这个问题我只有到60岁时才能回答,我现在30岁,还有很多遗憾可以扼杀在襁褓中。”

  白天修学业 晚上数零件 沈坚强将游泳进行到底   

  沈坚强是游泳运动员退役后的榜样,但现在的成就不是天上掉下的馅饼,来时的每一步都饱含了汗水。   

  沈坚强因为希望能出去看看,就选择了去日本筑波大学完成了四年半的研究生学业。对于运动员来说,读书原本就很勉为其难,更何况他还要在一个陌生的国家学习另外一种原先根本就没有接触过的语言。在日本,沈坚强必须和任何留学生一样,要学习也要打工。由于晚班比早班的工资高,因此他选择了在工厂做晚班的记数工,要做就要做到最好,这样的的性格使沈坚强在工厂很快成为不可或缺的一员。“我平时的工作就是要把零件的个数数清楚,这项工作不容易,有些日本员工做到发疯。我虽然不是正式员工,但比他们做得都好,等我要走的时候就连老板都承认离不开我们这些中国留学生。”幸好,研究生的课程并不算太多,这才使他有机会两头兼顾。   

  在日本,沈坚强学到了很多游泳俱乐部的生存方式,既然在国外是行业,那么随着中国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游泳俱乐部也将在国内风行。抱着这样的信念,沈坚强决定把游泳俱乐部作为自己的终身事业:“我想这和我的性格也有关系,过去在训练时我的人缘就比较好,现在还能在这行里有一点号召力。不过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自己的想法和可行性,争取达到双赢。”

  婚姻态度·蒋丞稷

  找个人一起走完下半生   

  蒋丞稷刚从美国回来便去了父亲的坟头,“告诉他一声,我回来啦,还有要告诉他,他的儿子下个星期六要结婚了。”   

  结婚证是2002年领的,现在,是举行个仪式的时候了。“我们的婚礼不会请很多人,重要的不是昭告天下,而是让一切有个结果。”就像很多人谈到自己的爱情时形容得最多的那样,蒋丞稷也用“平淡”来形容这段感情。“也许是做运动员时经历的大风大浪太多了,生活中的激情便比常人少了很多。”   

  两人在一次朋友聚餐时结识,顺顺利利地一路走来,没有经过什么大风大浪。“主要是聊了以后觉得两人思想方面很合拍,便在一起了。当然不是爱得死去活来的那种,到了这样的年纪,结婚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找个人过下半辈子,这是蒋丞稷的婚姻理念,他也是在经历过感情的波折后才知道,真正的爱不是轰轰烈烈,而是相濡以沫。“所谓结婚,就是找个人陪你走完下半生。虽然看上去平淡,但其实你心里清楚自己是爱她的,自己只要她。尽管看上去很平淡,但其实你自己心里很清楚,你是爱她的,你想要她而不是别的什么人陪你走完你的下半生。”

  婚姻态度·沈坚强   

  人逢喜事精神爽,年届不惑的沈坚强仍然与做运动员时一样英俊潇洒,和中年发福的商人形象完全不同,即将当爸爸的沈坚强仍然保持着运动员的好身材。   

  谈到即将出生的孩子,沈坚强自然按捺不住自己的兴奋:“我们要抱猴娃!”而他所说的“我们”中的另一半就是当年泳坛“五朵金花”之一的庄泳。一年半之前,这对泳坛曾经的“金童玉女”在美国拉斯维加斯领取了结婚证书。用沈坚强自己的话来说:“我们也就是花300美金在美国买了个证。”当两个人因为感情至深而走到一起时,一切手续都只为了他们的感情服务,沈坚强开玩笑地说:“不知道这样的结婚证在中国是不是会承认,不过我们计划得很好,为了孩子有合法的父母,所以还是走了传统道路。”   

  尽管沈坚强和庄泳各人有各人的事业,沈坚强经营着沈坚强游泳俱乐部,而庄泳则打理着郁金香广告公司,虽然两人事业都很忙碌,但他们还是在矛盾中取得了统一。   

  “就像是布置家具,我喜欢古色古香的东西,但她不喜欢,那么这些方面就比较迁就她。”体贴的沈坚强现在特别关心她的健康:“她的公司是做户外广告的,这工作特别累,现在她的身体特别需要保养,因此我希望她能多多休息。”   

  而对于和庄泳的这份“迟到爱”,沈坚强也显得特别稳重,也很现实。他说:“主要是这个社会太现实了,我30岁才刚刚退役,35岁事业才刚刚起步,这时,怎么可能给别人一个稳定的生活环境?没有事业很难结婚,我也要求自己在有能力让对方过得幸福后才在一起。”沈坚强和庄泳的幸福生活令人羡慕,而他对于现在的生活也非常满意:“无论是事业还是家庭都非常顺利,我觉得退役之后,我的人生道路一路顺畅,我想确实很幸福。”他脸上的笑容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不过他一刻都不会放松,他的生日10月10日和梅艳芳正是一天,他开玩笑地谈起了危机感:“前段时间我正好在香港,梅艳芳只比我大整整一岁,看到这样的消息

(编辑:小佳)

关注体坛】【体育论坛】【  】【关闭
361°勇敢做自己




网友意见留言板